1018

每次看到「明明我只是要寫OO為什麼在鋪陳就花了XXXX字」的發言,就會想到
當年我看完真世總共也只是要寫後來番外中的索格獨白的那50字(X)而已,結果一下筆就是書開頭那邊,結束的時候第一次23萬字什麼的,然後寫了一堆番外和解說雜七雜八才終於寫出那50字。
這路繞得真夠遠
#Homage


    
這時就要放記憶
.hack//SONG FULL 〝記憶〟

  


然後因為我是買專輯的,專輯版很慢
.hack//Liminality OP 4 - Kioku (Memories)

 


這才是有看動畫的人熟悉的速度

我覺得速度變快了,感情和韻味全部都不見了,很像是這餐廳要關了我們趕快唱完把客人掃地出門的感覺

然後因為所以,完整版的千夜一夜,畫面是這個ww
.Hack

 


我聽了超過千遍的曲子,好幾年沒聽還是覺得很神

雖然我覺得五版要改的地方真的多到、麻煩到、巨大到我覺得我辦不到,可是看看我正在寫的碎屑篇,這也算是從10開始建立(因為有基本架構),就會覺得還有希望。
不要害怕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好幾年沒聽了,還是版本真的不一樣,我覺得剛剛聽的版本氣勢不大一樣...

我把我當年的檔案挖出來聽,其實是一樣的。
但是我腦中唱的那個聲音,是很用力的在吶喊,我想是那個我的魂之吶喊吧

我想我的身體都還記得多少個夜晚無數次反覆唱著這首歌時的絕望

因為剛剛最後一句的時候,眼淚掉下來了

啊、我想念我的孩子了

當年在夢境裡,我的孩子退著躲的那個冰箱,現在也還在我房間服役呢

是說、17年前的這時候的我,正是偷偷摸著紙筆在寫Homage開頭那些文字的時候啊。

失業、住回那個毫無遮蔽的家裡、不能出門,連在廁所都無法偷哭、被瞧不起

就算是後來有工作了,甚至是逃離了那第一個很有病的工作、到了被同學說是養老的研究機構裡,一邊工作一邊準備考試,
那個夢是在這種相對安穩的情況下,白天,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睜著眼睛睡著時,做的。

被那孩子怨恨的眼神嚇醒的時候,我人坐得很端正,手也還握著滑鼠,眼前的網頁很白,而我淚流滿面。
另外兩位同事都沒發現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