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0
講一下我小學時候的事情


座標屏東鄉下
我念的國小很小,大概是一年級一班的那種小,也就是同班同學會跟你呆六年的小(笑)大家大多來自同一個村,一些人根本是親戚,是鄰居,家長大多互相認識,都在當地工作。
我們班非常幸運,當年那個如GTO一般降臨到我們學校帶動很多改革/我相信他絕對改變很多學生的一生/當然也改變我們班很多人的男導師,只教導我們這一班兩年,然後就轉校離去,他以往聽說都在山裡偏遠學校工作,他最初對我們這群小五的評價是,「你們很單純」
他說都市裡的孩子不大一樣,說的時候很保留(?),然後誇讚我們很純真,跟山裡的孩子很像。


我對國小那段時間的記憶,也許因為是鄉下,是非常平和的。
是一段看得到希望的時間,我說這句話的意思是、我看得到家長們對孩子的期望,還有那份平和,大家都想要把自己的孩子弄得會讀書、會做人。
我覺得我能從那時候中午來送飯的家長們、來往我家的那些工人、開車來賣菜順道去拜土地公求明牌的人身上,感受到活力,還有兢兢業業做好事讀好書的感覺。

比對我後來進入不同學校接觸不同的人還有甚至,學校高層的人,那些家長會的家長,那些主任、導師之間的種種,國小時期還真的是咱GTO導師所說的,「單純」

那也是個沒有分級制度的年代。
我小二拿起來看的書(然後把自己嚇得半死XD)叫做孔雀王+明王傳,那個在現在是分類R18。
沒有版權所以一本漫畫書可以從30元賣到50元不等,城市獵人會被不同家出版社亂出一通,親戚也跟著亂買一通,都是彼此無法銜接的版本,唯一記得的是在最後Q&A裡面小編回應為什麼主角名被改為孟波,理由之一是他覺得蠻好聽的。

那的確是一個衝撞的年代,至少在我們GTO導師的帶頭下,我們當時都覺得我們這班無比幸運。導師徹底改造了班上所有同學,讓他們樂於舉手發言(國文課數學課)樂於看書(提供課外書&答應每天講鬼故事)樂於發表自己的意見,還有開拓對自己的村子之外的意識與興趣。

我寫作文可以交同人文(當時還不知道自己是在寫同人文,話說導師應該沒仔細看就打分數了,我第二篇寫的是兄妹啊啊啊啊XDDD 我很多年後才知道骨科是不行的)美術課可以交臨摹圖(當然是畫漫畫),可以自由看課外書不怕被沒收,這些體驗和自由甚至都不是當時其他班級有的,更遑論後來的國中高中班級

那也還是個保守與無知的年代。
應該是三年級的時候,廁所就是一條溝,如果前人有拉一沱在那裡大概就要等到某個時間沖水才會消失。因為要走過整個操場才能去上,所以我大概一天就上一到兩次廁所(還蠻痛苦的)。
然後同學某日口耳相傳說前面第二間有好東西,我也就禁不住好奇心去看了,當時認真看不懂,大家都只說是「很色的東西」,但是因為那東西插在一沱....裡面,廁所也很暗(當然沒有什麼個別照明,我甚至不記得有沒有垃圾桶.....)我只記得是一個短髮裸女被背後的男人擁抱(狀似不情願?!)的照片,那東西到底是什麼,是AV的照片(?)還是真的被偷拍什麼的然後為什麼在廁所啦!還好死不死插在一沱....裡面想要毀屍滅跡的地方錯了吧!!

其他學校怎樣我不知道,不過咱GTO導師倒是還蠻注重到了這個時候最好要教導一下的性教育,所以請了衛生所(?)的女老師過來宣導一下正確概念,當時已經有同學來月事了,我則對這玩意兒還有什麼地方會長毛之類的一無所知。
男生們則由GTO導師自己開課,因為後來雙邊都幾乎不講(很難講)自己聽到什麼,我還真有點好奇當時男生組講了什麼。
喔對,後來GTO導師有開放全班發問的時間,然後就有男生發問何時做愛做的事情比較好(問的是時間),答應要誠實的導師說他喜歡早上做(........喔對,他在教導我們的時候娶老婆,婚宴非常給面子的就在我們村中廣場廟前舉辦,然後我每次看著他老婆的時候就會想到這個....)

關於學校推行國語,同學們可以講台語也會罵髒話(不然我怎麼學)可是印象中沒有真的怎麼罰,那時來自學校的(意識型態?)壓迫並不是很有感覺,對整潔還比較要求,因為是鄉下而且沙土落葉居多很難掃。
會關心我們要唸書要考試,當時還有同學一直被家長抓去種田不准唸書,我記得咱GTO老師多次跟該位家長溝通,才終於讓留級快三年的同學小學畢業。

五年級,有同學當了乩童XD
會拿菜刀切舌頭的那種(照片為證)本人說沒感覺不痛+沒傷口。
GTO導師表示不希望同學真的那樣走下去,該同學也是班上數一數二的皮的,會跑給拿著竹掃帚的導師追....可是畢業的時候那位同學是哭得最厲害的人之一(沒記錯的話也有照片....不過好像不是我的照)

雖然說是學校高年級傳統=全班學樂器好在朝會時演奏國歌國旗歌,所以班上每一位同學要嘛會打鼓(節拍)(男同學居多)女生都會用直笛吹那兩首曲子+頒獎用曲。
我雖然是司儀(第一天突然被直接抓上去嚇破膽,從此對麥克風有極大恐懼=只要拿著麥克風手就會發抖到像是得帕金森,不拿反而沒事)但也都會吹

隨便收個尾。
我覺得我國小的日子真的過得不錯。
大家感情好(不好也沒辦法都同班,BTW我三年級疑似被討厭+被女同學抓破臉,四年級則某一天中邪一般一直說出奇怪的話惹惱同學,但也後來都和好了,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我為什麼會說出那些惡毒的話...我理智知道我不是要說那些話,但嘴巴就是說出來了,我跟該幾位同學沒有深仇大恨)有共同回憶,聊電視聊當時新聞聊興趣一起看故事書、看漫畫、玩碟仙.....

當然這些經歷都只能代表我一人經歷的,不能代表同時期的其他也許生活在極端水深火熱(?)的人,我跟國小的同學除了極少部分一起到了國中以外,就已經全部失聯,只是突然間有點懷舊,有點想知道他們後來變成了什麼樣的人。

最後,年份
俺75學年入學的,不多不少33年前。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