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父親又來信了,郵戳是4/22,有印象嗎?』

被提問的黑髮青年嚼著手工餅乾一邊思索,
「4/23地球日....媽的生日是5/22....你第一次獨立破案是4/30,
ワタリ協助爸脫險紀念4/28....沒有?」

充滿靈氣的黑色眼珠轉了轉,青年腦袋轉出數個備用答案,
「看來這次日期不是重點?」

『很難判定,這封信很輕,我想線索不多。』
較L年長,家人之間代號為F的青年撥了下自己的捲髮,偶然自瀏海下現形的眼神
除了銳利,更帶有興奮。

F小心翼翼地將信件放在L面前的茶桌,蹲在單座沙發的L仍端著茶杯,
視線越過紅茶熱氣,仔細檢視信件本身:郵戳、郵票、住址筆跡等。
厚度看來僅放置一張賀卡,L以指尖捏起,察看信封封口方式、紙的材質、
受潮氧化程度。

「拆開來吧,比對信件本身與外包裝。」
F至書桌抽出銀質拆信刀,讓其在手上俐落地耍了幾下才接過信,自封口上方
揭露它所保存的秘密:兩小張同來源的筆記紙及一張塔羅牌。

『死神 反,這倒有趣了。』
明瞭塔羅牌的意義,並確認方向 - 寄信人於牌之背面簽寫了4/22字樣 -
F把牌按照寄信人的用意放置。

另外兩張紙的邊緣並不工整,寄件人意圖將其對折得完美而使折痕不只一道,
同時發現此點的兩兄弟對視互笑,果然是父親的手藝程度。

『Falcon,你我跟爸爸的相處時間、方式不同,也造就我們對他的認知不同。
我想爸爸沒必要特意假造一份扎記來混淆 - 我相信這是原稿。』

「如果拿去化驗還比較能讓我信服過...算了。
就來做大膽的假設吧!」
F將紙張拿起,如教學般一一指出說明。

「這張紙是自父親專用的記事本撕下,其上標寫的筆跡、標屬年代的浮水印
都假設沒問題。行事曆上的日期是11/4-11/17,唯一寫下的線索是在
第二面的"挪威"字樣。
你我都知道父親是很討厭去寒冷高緯地方的,然比對浮水印也因此可判定
與那唯一一次的北歐行相符。
......還需要我再說下去嗎?」

L端起盤子舔掉其上的餅乾屑,眼神卻飄過桌子上的塔羅牌又回到哥哥身上,
『到目前為止與我的推論相同,請繼續。』

F的眼裡閃過不解,但細微到幾不可見。
「之前的分析是為了補充你可能不清楚的事情 - 是你四歲那年。
Does the year ring a bell?
在父親去挪威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情?」

『巴塞隆納.....』
似是恍然大悟,L咬起拇指進入思考模式。

「正是,那場意外時父親親自燒毀了自己的筆記本,事後母親則為避免追查要求他
改用另一系列的特殊筆記。這些都是由他們親自確認的事實,也因此更加否定
這兩張紙的真實性。」
F將兩張紙穩穩地放在L面前,定定地望著他。

It's your move.
F以眼神示意。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