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漂浮了很久的樣子。

腳著不到地,魯艾利不知該往什麼方向走,甚至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在走動。
有點類似之前夢到女神啟示時的情況,但是黑翼女神缺席了這場夢境。

轉了幾圈,魯艾利聽到了聲音,似是在呼喚他,從某個發著微光的角落。
其實也不知道要如何拉近距離 - 發現儘管像是"走"了還是沒能更接近的魯艾利半是放棄地想了想,再靜下心來聆聽那個聲音,及它所傳達的話語。

然後,慢慢過濾這聲音的主人他是否認識。
答案是否定的,喃喃低語如同禱詞卻在細聽之後是連串問句,而內容 - 魯艾利在聽懂了之後感到驚訝 - 卻是很匪夷所思的。


「冀望、渴求著力量的人們....你們願意花多少代價來交換?」

魯艾利等著那聲音反覆,最能辨認的僅是這句。

『這是女神的考驗嗎?』
魯艾利笑了笑,
『如果代價是自己必須付出的,那僅能稱作覺悟!
 為了能獲得更強的力量,我想我有那份覺悟!』

信賴自己的強,和、願意變得更強的那份決心。

劍無聲無息地落入了魯艾利的掌心,比自己平日習慣的闊劍還要沈重;四周沒有明顯的物體,所以他肆意揮了幾下,找出它的重心和熟悉其速度。
依著微光和自己的手指,他設法辨識刻印在劍脊上的文字,卻發現那並非人類使用的文字,可能為其他種族,或是神族間使用的。
不知為何,他對這柄劍有點印象,或許曾經在兒時的床邊故事聽過..



- 夠了,不要再念舊了。

自己必須前進,不管前方是什麼。


魯艾利再次嘗試移動,這回比較有進展。
他周圍的空間突然有了變化,緩慢如霧氣攀升,凝聚成實體浮現。
是地下城,潮濕、陳腐的感覺,還有種沈澱的死寂環繞,他不怎麼喜歡。
魯艾利想起自己剛離家時所跟隨的冒險團便是群地城熱愛者。
雖然很想埋怨協助、安排他入隊伍的路卡斯幾句,但跟著該團跑遍各地大小地城的確對磨練技巧很有幫助。

這是哪個地城呢?
魯艾利努力回想,從浮現的蛛絲馬跡中推敲:塵土的氣味、各地城不同的特產,牆上的燈火、裝飾等等。



『巴里.....』

魯艾利有點納悶,為什麼是巴里,這算不上有什麼紀念價值的地方?
他只曾造訪過幾次,當年同行的伙伴對於挖礦興趣不大,在短暫居住期間他也僅因接受班克爾的老鐵匠幾次委託,下巴里從烏漆嘛黑的鐵礦堆裡找出略有價值的銀礦原石。

他繼續走在唯一一條路上,身為戰士的敏銳直覺讓他感應到不遠處有戰鬥的氣氛,偶然吹來的微風中除了鐵鏽和朽木的味道外,他知道前方有魔物。
巴里的魔物對魯艾利來說構不成威脅,如果這就是考驗的話,他會覺得女神小看了他的能力。

『所以最好來點特別的吧~出現什麼我都奉陪!』
戰士的本能在血液裡蠢蠢欲動,魯艾利換了心情,宛如挑戰般的說出。

漂浮在地城的空氣隨著前進變得紊亂,人群間特有的、不明所以的恐慌氛圍瀰漫過來。
魯艾利握緊了劍柄,內心設想著是哪個冒險團體遭遇危險,或者是為了開採礦物而誤入魔物巢穴的礦工?

只要魔物存在,愛爾琳就永無安寧之日吧H
事情似乎不應如此單純,魯艾利聯想到的卻是女神的啟示:前往提爾那諾。
也許在那裡能找到解答、能找到讓人類免受魔物侵害的方法;
也許能有方法連接樂園和愛爾琳,也許....

在一切也許成真之前,魯艾利對眼前的景象極為詫異。
如同撤退、逃難般的人群並非原先預想的冒險團體或礦工,竟然是身著重裝盔甲、手持雙手武器卻因敗戰而看來狼狽不堪的騎士們。

『你們...?!』
魯艾利閃身避開他們,一瞥他們即已消失在後方的黑暗中。
撤退得那麼快?
本該是人民最強也是最可靠的依賴 - 騎士團 - 到底是碰到什麼魔物如此不堪一擊?

還是真如當初與自己父親爭執的類似原因導致:騎士團已形同個人軍隊,早已忘卻保護人民的初衷?


「不敢相信!
 為什麼、那麼強?!」
殿後的領導者 - 看來應該是隊長之類的 - 在替部下確保後路時低語。
目送他跑過,魯艾利突然被勾起一絲印象,似乎曾經在父親的部隊裡看過這位褐髮騎士。


『因為你們所信仰的根據、根本就不存在!』
遠遠傳來的回語,力道足以穿過前面的房間和迂迴走道,卻宛如低吼,
魯艾利感受到字句間的強烈恨意。

信仰的根據?
是....女神?

魯艾利沒花多久做了正確的聯想,他隨即聽到了重物遭受敲擊、落地的聲響。
他沒時間猶豫,提劍快步往來源跑去。




『你們在做什麼?!』





※       ※       ※       ※       ※




「你們是從哪裡來的?北方?」
艾德翰溫和地問著。
「你的口音聽起來像是北方人。」

「是北方沒錯,名為提爾克那的小村莊。」
側座於馬上還在調整位置的特拉克覺得很不好意思。
因為身著長袍與德魯依服讓他無法跨座於馬鞍僅能側座,如此要保持平衡並不容易。
他向艾德翰說明原先欲借用馬匹是想以拖行擔架的方式來運送伙伴,但當論及擔架本身的堅固程度是否能承受馬匹拖行力量時,發覺不得不打消主意。
特拉克表示待回到駐紮營地後會換上較為輕便的服裝以利馬行。

也因知特拉克還未熟習如何駕馭馬匹,艾德翰先行牽著馬陪走上一段後才躍上自己的馬。

「唔...過去的戰場上我們都是用馬車來載運傷者的,那是在傷者不只一位的時候。
 單人馬匹載送的話也是有方法,只是對傷者和騎馬者有點不方便...」
艾德翰頓了頓,開始思考到時可能他不單是視察、監督情況,而是必須親自給予協助。

「說到這個..你們駐紮在哪裡?有幾個人?
 雖然我讓部下儘量肅清了主要道路,但不能保證一定安全。」
手拂開前髮,從離開騎士團活動範圍後便不曾鬆懈的眼神迅速掃過兩人周圍。

被艾德翰話語提醒的特拉克留意、學習對方如何透過韁繩與馬對話,設法跟上。
「我們總共三人,瑪麗在我留下的咒術圈內看護受傷的那位。」

「你只留下一名伙伴看護?
 ..不得不說是相當大膽的作為...但也沒辦法。
 雖然距離當年大戰已經有點久遠,現在或許還不是能這麼安心旅行的時代。」
示意特拉克需要帶路,艾德翰策馬改走在他左後方。

「我信賴她的能力,我想這是旅行中最重要的。
 現在應該不遠了,有馬的話速度會快上許多。」
他努力回想駐紮地的位置,所幸逐漸展露的日光讓他在辨識路徑上更為方便。

「這邊...沿路走回去,在一座有著紅色大門..應該說只剩下門框的廢屋後面。

 ..怎麼了?」
眼見艾德翰的表情有了微妙的轉變,特拉克謹慎地問。

「風向改了...」
皺起眉間,艾德翰收緊了韁繩,馬兒似乎也感應到什麼,不安地嘶鳴了幾聲。

「這表示危險嗎?」
特拉克跟著警戒起來,儘管附近平和如昔。

「不、不確定,但.....」
艾德翰閉上眼睛似想讓感官更敏銳些,連呼吸都止住。
「有、聲音。
 還很遠,但是接近中。」

睜開的湖綠眼眸迎上燦金的日出光線,艾德翰絲毫不畏懼地看著日光估算時間,
以及陽光所能形成的助力。
他推測沒有任何已知魔物能夠以如此輕盈的腳步和此速度前進,何況現在的風向不會洩漏他們的所在地,魔物沒有向他們進攻的基礎,而他們不懂得逃避。

如果推測屬實,那麼接近中的肯定是前來求救的人,而且這並非是攜帶傷者能有的速度,不妙!


「能跟上的話就儘快吧!」
只拋下這句,艾德翰拍拍馬頸在其耳邊說了句話,隨即策馬狂奔離去。



特拉克被其速度驚得一愣,在設法穩住後試圖加快速度。

「茉莉安女神....請庇佑我們.....」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