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那就是未來、如果會危害到曾與自己並肩作戰的伙伴、如果未來的自己會、成為"敵人",那麼,就從現在的自己,下手....

魯艾利腦中很快達成這邏輯,只想到救急而沒有考慮太多,甚至不曾懷疑過眼前是否為幻象;當下選擇靠向最接近的礦石堆,毫不猶豫地將右肩擦著狠狠滑下。

『嗚咳---』
雙膝一軟跪於地上,咬牙忍住傳來撕裂般的疼痛,
抬眼看著闇騎是否會產生同樣的影響。

『你!!』
他 - 或該說那個未來的自己 - 顯得很驚訝,伸手搭住自己的右肩同樣跪倒於地。

『嘿嘿...』
魯艾利不知道為什麼自己還笑得出來,但推測奏效給了他力氣站起,搶在對方來阻止前再次以全身的力氣靠上礦堆。

- 把右手傷到不能拿劍的話,就沒事了。
只有自己最瞭解自己,魯艾利是這麼想的。

四周溫度驟降,原本就半身濕透的他更覺寒冷。
汗濕的前髮扎入眼睛逼他不能不閉上,幾度更是痛得沒力氣再接再厲。
耳邊聽到像是要他住手的聲音,攪在一起無法辨認,可是他並未直接受到外力阻止,顯然闇騎自顧不暇。



- 右手還能動,還不夠...

顫抖地扶著礦堆,手指掐進濕軟的土堆帶來詭異的氣味。

搖晃著站起,冷不防地左手被人拉住。


終於來阻止了?
對方喃喃說著什麼聽不清楚,聲音在耳裡糊成一團。
不、管他說什麼....


『還不夠...』
艱難地將重心往右偏,魯艾利覺得牽制的力量方向很奇怪,在下落時輕易揮開箝制,然後是陣女孩的尖叫突破聽覺迷霧進入到他的意識。

「不要!!!!
 可惡!快住手啦!」

魯艾利靠坐於自己的傑作上,大口喘息的動作似想要把痛苦排解出去。
他覺得身體很熱,與附近的冷空氣做抗衡,也許是眼花,他開始覺得進入眼裡的光不是地城中的提燈光線。


「起來!跟我回去!」

左手被抓住,對方手心很熱,接觸面並不大,魯艾利遲鈍地分辨聲音,從來者喋喋不休的語氣中發現是瑪麗,是同伴。


同伴來了?
才想要鬆懈下來的心情被不遠處的黑色人影打亂,闇騎還在的話,他自己也有害。
魯艾利勉強說出拒絕的話,推開瑪麗,背靠著障礙物的他連轉身的力氣都不想花,短暫吸氣後催動左手。



「不可以!!
 魯艾利!拜託!!」
衝來撲上的力道並不大,但仍延遲了魯艾利本來的意圖。


『不、不這樣的話..你們會...』

如果他還有氣力他會跑遠一些才這麼做,他也不願意讓同伴看到。
何況若敵人也在附近,他該要告訴同伴潛在的危險,但這危險其實就是他本人的話,他不知要如何開口.....



「特 -- 拉 -- 克!!!」

在喪失意識前的最後,他聽到瑪麗哭喊著這個名字,對他來說另一個也能令人安心的名字。


特拉克在的話,應該就沒問題,他會把瑪麗帶離危險的。
他會明瞭、判定情況,做出正確的抉擇。魯艾利還記得最初跟著騎士團旅行到北方村莊時,曾經對這位年齡與他相仿卻判斷力出眾的年輕德魯伊感到敬佩。


五感逐漸遠離了他,魯艾利昏沈的腦袋裡卻迴盪著與剛才完全不相關的想法。




如果...到時...

我真的變成那樣...闇黑騎士...

我的好友啊~
身為光之騎士的你不要猶豫、對著我揮劍吧!




拜託你了,艾德翰......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