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是在左手打著右手嘴裡大吼著「我才不會寫出銀魂同人文」鼻孔噴出了最後一絲老媽根本沒有生給我的骨氣之後誕生的東西。

時間  2007/07/03 Tue 15:06:22

 

「搞什麼嘛!」


扔開山崎送來的報告書"潛入第一天下午第三次中間報告:還是沒有叛亂跡象。"


「這種東西不寫這麼多次也可以!」
                                                                               
焦慮地點起煙,人稱鬼之副長的土方甚至沒心思發現這是庫存最後一包的倒數第二根。
自從局長行蹤不明(阿妙小姐很好意地說那天見過近藤,後來怎樣則不清楚),所有的決策工作和應付上司的問題全部落到他頭上,更別提還要讓散漫的隊員分批在值勤間隔搜尋局長的下落。
                                                                               
本來想把這麻煩差事找一下體制外的人幫忙,沒想到他家直接成了事故地點,一個看來腦筋遺留在星際、說話丟三揀四的駕駛開著太空船把它毀了。
沒料到事情還可以更複雜的土方在獲知"萬事屋解散,失去記憶的銀時行蹤不明"後很乾脆地放棄了依賴他人的想法,認命地叼著煙加班。
                                                                                

是說、那個人怎麼會搞到自己喪失記憶?


從部下的閒聊間聽到的說法是被車撞了兩次,第一次是為了買少年JUMP,第二次好像是在大街上就莫名其妙被撞倒在地。
                                                                                


....怎麼可能啊?



反射神經那麼好、可以幹掉一半宇宙海賊"春雨"的男人、
被稱為"白夜叉"的男人怎麼可能...
                                                                                


「去!」


隨手捻熄了煙頭,土方起身拿了外套,心中嘀咕著"為什麼我要替那個男人辯護"一邊喚著沖田進行下一輪的巡邏兼找人。
                                                                               
---
                                                                               
是的、完全沒意義的一篇。
可是好像有什麼東西萌芽了(誤)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