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還蠻、清水的( 思)
只有最後(疑似結局畫面?)是女性向走向(思)

不過這系列真的是私心大到K隆星去沒錯(默)





電視畫面上斗大的標題「大江戶K牌美乃滋千面人事件」報導。
在麵店吃麵的人看著電視新聞。
(圖示:一般麵店,之前出現過的老者還是在畫面上)

時序進入第四天,記者訪問負責人(長得就像是其商標秋比特,只是多了鬍子)馬由奈比先生,提及傳出工廠到現在還沒復工就是因為收到恐嚇信,提及只要復工工廠就會被炸的事情。而信上顯露出濃厚的反天人思想,表示這種「外來物」應該要被遣送回其原星球。

負責人表示完全沒這麼回事,一邊掏出手帕擦汗,說明只是為了大江戶居民的安全他們要確定全部的生產槽都無毒了才會復工(不過說著說著連鬍子都擦下來了)。

臉上蓋著JUMP躺在沙發上的銀時顯然很無聊,要神樂轉台,就算看無聊的午間劇場「100001次告白」也總比各種美乃滋千面人追蹤報導來得好。
嚼著醃昆布的神樂一邊換台一邊問銀時為什麼千面人要這麼做。

「也許他只是單純地討厭美乃滋。」
被JUMP蓋著的聲音顯得模糊不清,銀時倒很老實地回答問題。
內心則在嘀咕為什麼這麼簡單的事件江戶警方還抓不到兇手啊?

每天聽一樣的新聞很煩耶?

「那些稅金小偷到底在做什麼?」
不知不覺地說了出來。
腦中卻想起那個視美乃滋如命的男人,這個事件應該對他來說是很大的打擊吧?
不、也許、像是他那種有備無患的男人會利用人民稅金在自己房間偷偷藏起一箱又一箱的美乃滋,伺機丟上網路拍賣大賺一筆吧?

感覺上是不錯的生意,也許該跟他批點貨來賣,賺點外快....

等等、想到哪裡去了?
一定是因為太餓了。

就算是武田●矢唱的主題曲還是掩蓋不過自己飢腸轆轆的聲音,銀時一鼓作氣爬起來,摸著腰間的210元,沈重地在丸子、巧克力聖代和草莓牛奶間猶豫不決。

銀時對隔壁間打掃的新八詢問:「新八、1、2跟3選一個!」

新八心不在焉,「不管是什麼我都只選擇阿通小姐!」
又消失在紙門後。

銀時搔頭,「又不是問這個...神樂,我出門一下。」
專注地看著電視的神樂完全沒回頭。

走上街的銀時看著一樣繁忙的街景,
「如果只是對美乃滋下毒就可以造成江戶動亂,千面人也未免太天真...」

「萬事屋!」
從不知哪個空間迸出了個人,直接把銀時踩到地上去。
「老闆、我有急事委託!」
(圖示:完全蹲在銀時背上的人)

銀時回頭、「你是...真選組的..」

「是的、我是山崎。
有很重要的、很十萬火急的委託!」
「怎樣都好啦從我背上下來!」
「啊、抱歉。」

輕巧地從阿銀背上下來,蹲到阿銀前面。
正想撐起來的阿銀又被不知從什麼空間裡飛出來的羽球拍砸到頭,再度垮下去。

山崎俐落地接住羽球拍,晃一晃柄的部分從中掏出一張紙捲。


「拜託!請拯救真選..不、請拯救我們的副長吧!」
「啥?」

------

「老闆您也知道最近的美乃滋千面人事件吧?」
喝著冰紅茶的山崎平淡無奇地開場,
「雖然美乃滋一族是近期才逐漸興起的,他們把日常飲食從NOUVELLE CUISINE概念(重視材料的新鮮及美觀)從中衍生,打破"食物"只是單純攝取的常識而發展出來的美學。所以不管牛丼、黑輪、煎餃到香蕉、巧克力等甜點都要加美乃滋,有的甚至連咖啡這些飲料也不放過...※」

眼前的銀時只是顧著吃不吃白不吃的巧克力聖代。
在確定舔乾淨杯邊的巧克力之後,
「這跟你的委託有什麼關係?」
(圖示:拿起杯子伸出舌頭極端誘惑人的姿態舔舐著杯子的銀時←同人表現法)

「啊、這、實際上是...」
山崎低下頭進入回想模式。
(圖示:臉上似乎帶著驚恐的表情,山崎的側面)

第一天的副長還可以被鐵鍊綁著,看著我們燒掉他的庫存。

第二天白天在沖田隊長的嚴加看護下也平安無事地完成巡邏和公文,可是晚上我們又必須死命地從隊長手上搶走不知從何而來的美乃滋,沒收副長莫名其妙拿著的口袋一樣的東西,和他抽屜裡的奇怪飛行機。

第三天早上我們埋伏的成果是暫時拘留一位闇撫一族的天人,沒收他的寵物倉庫"裏人"裡提供的25箱美乃滋,為此逮捕行動副長差點把屯所一半毀了;

然後今天是第四天,幾乎整夜沒睡的隊長和不知從哪來的女僕型除草機小可愛(頭上帽子有奇怪的簽名)把屯所裡外翻了一遍就是為了找出我們沒收的美乃滋。

還好局長當機立斷在之前就把所有的美乃滋交給Bebop號上的賞金獵人做太空廢棄處理了...

「所以、拜託老闆!
設法讓副長回復正常吧!」
頭低下去,山崎拜託著銀時。

「聽起來多串君這回還真的鬧得雞飛狗跳啊...」
銀時逕自點了草莓鳳梨香蕉船大快朵頤中。

「是的,我現在能坐在這裡也不知道犧牲了多少同伴才....」
『山崎退------』

一字一頓,宛如從地獄來的怒吼。
腳下還有說著「山崎、我們不行了、拜託你了」半死不活的真選組組員死命地拖著,鬼之副長身邊圍繞著地獄的業火,殺氣極重地站在甜食店門口。



「副、副副長----」
被嚇到快魂飄的山崎回頭看。

『我就知道...』
臉上表情相當嚇人,土方險惡地笑著,
『你在偷偷委託萬事屋把所有有美乃滋的人都消除對吧?』

「耶耶耶副長我才不會做那種事!!」
『你就這麼想讓美乃滋消失嗎?』
「我沒有啊副長!!」

『美乃滋的敵人、就是我土方14郎的敵人!!』
說著揮刀朝山崎砍去。


---

※http://www.jaa.com.tw/6-2-2-2002Aug4.asp
原文刊載於日亞航機內雜誌Asia Echo 2002年8月
引用時略更動了順序。

要加入奇怪的因素還真有點困難(思)

----

鏘地一聲,這擊當然由阿銀拿木刀直接擋下。
(主格,還在空中的兩人,推估出刀的副長側面,阿銀以右手木刀拿直的方式格住攻擊。
山崎被阿銀踢飛至背景)

「多串君,這次真的很不像你喔。」
似乎是認真了的說著。
不過阿銀嘴邊還有冰淇淋的痕跡。

『萬事屋!你別來礙事!』
暫時收刀備戰狀態,
『愛惜生命的話就別接下委託,否則、休怪我不客氣!』
一刀指向銀時。

舔去嘴邊的冰淇淋,
「平常你就沒客氣到哪裡去...
 其實不過就是美..唔!」

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副長再度揮刀,阿銀縮著也僅恰恰好避免被砍頭。


『看來連你也是那種冥頑不靈、不瞭解美乃滋的重大意義的人...』
氣氛變得愈加險惡,副長身邊的空氣出現變化,開始形成一股旋風,看起來就像是什麼有名必殺招式(可參翔龍升天破之類的東西)
『我現在就讓你們全部升天...』

被嚇到往後退的銀時跟山崎撞在一起(臉特寫)。
「你你你們副長何時學會這招的?!」
「這招要升級到25才能使用啊~不愧是副長一天內就達成!」
「現在是稱讚他的時候嗎?!
 什麼升級啊?!內訌哪會有經驗值?!」

被逼到牆邊的兩人大難臨頭卻仍在進行無關緊要的觀念澄清。
(圖示:鏡頭是兩人背面。
兩人坐著,鏡頭僅照出副長逐步逼近的腳和垂下的刀尖散發出強烈氣勢。)
(圖示的背景則是店內的人逃光,有人大叫警察來了之類的)

『局中法度第45條:死後不准變成鬼,武士應該潔淨地成佛...』
唸唸有詞的副長。
(圖示:把刀平舉的副長帥氣特寫....
 唯一不同是那個刀、請參考鬼哭鳴斬劍!XD)

「啊啊啊副長等等!那把武器是犯規的啊----」

山崎的無效哭喊。

一旁阿銀的眼神突然變得認真,抽了木刀切入旋風中心,由下向上直擊土方腹部。
出手雖快但力道不大,本來僅是力求解圍,然而土方卻彷彿結實地遭受這擊身體向後飛出去,摔向五米之外的桌椅和玻璃甚至挾著這力道摔出了店外。

「副長!!!」
完全忘記之前差點土方被幹掉的山崎一溜煙地衝出店外,和其他還能活動的隊員一起圍繞住土方。

銀時很納悶為什麼自己這次如此容易制住土方,這個男人過去明明可以跟他對拼得不分軒輊。
難道他就如香蕉超人那樣,沒有美乃滋做動力來源就什麼都不是嗎?

緩緩走出店,手上的木刀尖端沒有血跡,土方應該能馬上站起來才是,嚷著『這點小傷不算什麼』地揮刀過來。可是他沒有等到。
山崎首先發難大叫救護車,其他人也跟著大吼(原始方式)。

一輛巡邏車停在銀時旁,沖田開車載著近藤。
「唷、老闆!
 為了我的升遷下次出手重一點吧。」

(圖示:沖田人畜無害的微笑,背景有被抬上救護車的土方)
(圖示:目送著救護車與巡邏車離去的,同一位老者)


---

嗯、昨晚要寫的時候、宿網掛了(煙)

大家的私心都重得很
我家阿銀是一直吵到我讓他出場為止(所以是提早了)
因為報復他、所以我砍了他的戲份跟甜頭

本來這篇進度可以讓他抱到土方的(就是土方揮刀過來時會跌倒之類的這樣)
沒辦法、拿到鬼哭鳴斬劍的土方氣勢太強了
我只好順著寫下去*聳肩

鬼哭那把是臨時冒出來的
我看到畫面時只是一邊稱讚副長好棒的氣勢好美的眼睛...
然後慢慢看到畫面左邊出現骷髏頭....

「那是啥?!」

我是還蠻真心想讓爆吐獨触葬出現的(喂)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