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啦我家小魯也很正(喂)




對特拉克來說,在山米爾的生活令他想起幼時跟隨師傅瑪洛士的日子:早起晨禱,協助格得整理藥草園、閱讀屋內收藏的書籍、看顧病患等等。恬靜、與世無爭的平和日子,那時特拉克年紀雖小,見識過戰亂的他也能懂得珍惜。
廚房變成兩位同齡女孩的戰場,想做和事佬的格得被兩人協力轟出去,安格妮絲和瑪麗彼此開發"適合病人的"菜單,然後還留在醫療所的病患便成為頭號實驗者。

然而效果出奇的好,餐點變得豐盛的事情傳回騎士們的駐紮營地時,還一度傳出有人想要受點小傷以便過來醫療所吃一吃不同凡響的料理 - 這件事當然在鬧開之前被副隊長技巧性地控制住,他本人則依舊每日前往醫療所慰問受傷的同僚,以及魯艾利。

「啊,早安。」
熟習艾德翰來訪時間的特拉克闔上書本,輕聲問候,然後苦笑了會兒,搖了頭,
「跟前天一樣,沒什麼起色。」

最初,在適當醫藥的照料下魯艾利的高燒退了,營養狀況也在伙食不虞匱乏下調養回一般水準,但魯艾利仍似被無形空氣奪走了氣力。除了吃飯喝水等生活必須及換藥,他整日清醒的時刻很少,更常讓人見著的是他對別人露出的逞強微笑。格得診斷不出原因,而除此之外又無其他明顯病徵,也只能當過渡期來處理,冀望魯艾利能逐步康復。

特拉克在某晚被魯艾利的呻吟吵醒,下床察看卻找不出異狀,只當他是做了惡夢。之後他與艾德翰討論過想趁艾明瑪夏的研討會還在進行之際,讓魯艾利去艾明瑪夏接受治療。也許那邊的醫者更見多識廣,可以找出病因。
艾德翰不置可否,說明自己會選擇優先尊重魯艾利的意願,但若當他病到不可理喻時,會考慮這個作法。

「你真的很看重他呢。」
特拉克短暫地下了結論,換來艾德翰苦澀的笑。

「因為這世界上,可以完全信賴的人實在是太少了。」
目光暫時從特拉克身上移開,看了看他背後睡著的魯艾利,
「感謝雷米斯神的恩澤我很早就找到幾位,而我、不管是不是騎士都會願意為了守護他們而努力。」

因為珍惜而守護嗎?果然是很堅強的人。
這個人的過去大概也很精彩吧?

特拉克看進艾德翰的雙眼,那深邃的湖水綠之中有著比初次見面印象中沒有的憂慮,和淡淡的哀傷。
對特拉克來說,要推算他與魯艾利的關係並不困難。而就算不沿用直覺,他也已經從艾德翰對魯艾利畢恭畢敬的態度中得知端倪。如果當初魯艾利是自願離開艾明瑪夏的,現在他會執拗得不肯回去的決心恐怕也不是艾德翰三兩句能勸說得了。

以艾德翰的立場則更為艱難,他對魯艾利自身的恢復力有信心,但情況不容許他樂觀;若真要前往艾明瑪夏就醫,麻煩僅會更大。治癒師若原為艾明人,要認出魯艾利的身份根本是輕而易舉,而並不是所有人都像是格得這麼有見識的,對於想要繼續旅行的三人會造成莫大妨礙也說不定。怕的是萬一必須輾轉給多位醫者看過才能醫治好的話,人多口雜,艾德翰知道不可能請他們全部低調行事。

要是一開始排除在艾明瑪夏行醫的醫者,又要找出對毒物或魔物造成的傷害有所專精研究的治癒師...
有能力能掌握到這些人背景、專長還有資歷、行事嚴謹度的資料的人......
艾德翰頗不情願地把思緒導向那唯一的人選上。
但不管怎樣,若事情非得如此發展,他會盡力去達成。

在第四日下午,甫從藥草園回來的特拉克很高興看到能自行清醒、下床活動的魯艾利,但稍後便明瞭樂觀得太早。

『我覺得、再不動的話...就好像會動不了了。』
吃力地在小房間內走動,魯艾利試圖不依靠家具來支撐。
『醫生...怎麼說?』

特拉克猶豫半刻,決定說實話。
「他查不出原因,可能是蛇藤毒的過渡期。」

『哈哈......』
乾笑了兩聲,微微掩飾過剛剛膝蓋不靈活地撞上桌腳的疼痛,
『看來在我...自己恢復之前,得害你們卡在這裡了...』

「別這麼見外,魯艾利。
 瑪麗和我都不介意的。」
特拉克放下預定要幫格得分類的藥草籃,拿出房間櫃子內的草紙。
「只是、現在去艾明瑪夏的話,說不定可以讓參與研討會的醫生..」

『太麻煩了。』
直截了當的拒絕,理由卻很站不住腳。

特拉克轉身看向魯艾利,眼神嚴厲卻未發一語,他明白這是特拉克表示不悅的舉動之一。
突如其來的暈眩令魯艾利使勁地搖頭,伸手抓緊了床邊的椅子。

『我不要、不要回艾明...不能...回去..』
含糊不清的語調,意思卻夠清晰。


他說"回去"?
不想、不能回去?
是、家鄉嗎?所以才說"回去"。
他沒察覺自己的說法嗎?

「再這麼固執的話我可是會把你五花大綁送去喔!」
端著下午茶餐點托盤的瑪麗插入對話,這下午茶也是最近廚房大戰後的新菜單。
在她的催促下魯艾利走回自己床邊,坐下時卻像是失去支撐力道地摔上,體力不支可見一斑。

魯艾利一而再、再而三的抗拒態度讓特拉克都快要贊同瑪麗說他一定是做了大壞事所以不敢回去的說法,但如此便是質疑著眼前一直跟自己旅行的伙伴,以相當不信任的方式。
特拉克儘量放緩了語氣,
「你的病情還不知會怎麼發展。
 艾明馬夏的醫生很多,至少讓他們檢查一下...」

『我沒事...頭..昏而已...』
扶著額頭,以手指關節狠狠地敲了太陽穴附近。
『會好的,沒問題...』

 -- 我們也相信你會康復,但不想賭你自己的恢復力。
特拉克心想,思考該要怎麼說服這個意志堅定的笨蛋。

魯艾利抬起頭打量了房間,深褐色的眼裡突然多了層疑惑。
「房間這麼暗,你們怎不點燈?
 還是旅費不夠?可以拿我的錢包去...」

很無關緊要、為了轉移話題的問句卻帶來意想不到的震撼。
瑪麗一臉求救似的望了望特拉克,後者僅輕輕地搖頭,走出房門找格得。

「魯艾利....現在還是白天....
 你、看不見?」

她臉上有著不知該是疑惑還是擔憂的神情,她很不習慣這樣的不安。
自從與兩人旅行以來,戰鬥方面有強到不像話的魯艾利,魔法後援與其他事務有特拉克處理,瑪麗幾乎不需要為兩人擔憂任何事情。
但現在,儘管魯艾利的狀況比前幾天都來得好,她明白那份未知依舊存在。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