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湊銀土吧上的活動所弄的短篇(逃)

濕氣有。

【想打麻将·红组】男人的良心永遠曇花一現

題目是「难忘今宵」,很勉強很克難地選了下去,為什麼白組的題目看起來好好寫TAT....

喵叔這陰謀好可怕啊-----

 

 

 

「十四,還可以嗎?」

『......』

 

很偶然地,他會就這樣停下一切動作,好似先前的猴急、躁動和不達目的不罷休的耍賴都是假的。

是這男人曇花一現的良心時刻。

 

『說了...你就會停嗎?』

明明就不是真心的、辦不到的.......

 

「欸嘿嘿...」
『別裝可愛!那一點也不可愛!』

 

在這種時候也會特別像是小動物一樣蹭上來,真把那頭捲毛當成治癒用毛皮了嗎?
手腳可像是章魚抓住獵物那樣沒鬆開的意思呢、哼!

 

「因為小阿銀和阿銀我都還蠻精神的,但是十四又不知道出神去哪裡了...不想要被拋下嘛~」
『我去哪你管得著嗎?』

 

今天是有點想睡了......但也不到沒做完會睡著的地步,
笨自然捲又是在擔心什麼?

 

「所以真的可以囉?。﹏。」
『哼!看吧....うん~はぁ...』

 

認輸什麼的....誰會說啊!!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