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這是你第一次裝偵察晶片,試著到處走走看...
  能適應資料量的話就向我報告你看得到的房內現狀。」

測試人員幫我把墨鏡調好位置,我則像是適應新眼鏡的近視者緩步在測試間內行走。
墨鏡的存在只是方便我把視線定位,以及調適初期因為不適應資料量而造成的畏光反應。

『你的白袍領口上有女人的頭髮,髮尾分岔而且開始變色,應該要請她注意保養。」

「......我會轉告松子的,謝謝。
  還有其他嗎?」
沒料到我第一個報告的是這個,臉上的慌張神色只閃過一瞬,已經合作幾次的桂小太郎隨即回復一本正經的模樣要我繼續。

偵察晶片的設定是增進觀察力和記憶力,並讓人依據接收到的各種外界訊息分析、過濾以做出即時判斷。
世界像是一瞬間清晰了數倍,平日被選擇性忽略的跡象一下子全湧了上來,我大概花了幾分鐘才開始有系統地替桂提供資訊:從房內陳列物的屬性、材質使用者習性,到包括整理測試間的人員哪一角落的灰塵沒有掃乾淨。


「很好!沒有排斥現象,然後反應速度比預期值還快...
  跟阿銀適應的時間差不多,你們在測試數據上真的很多很接近,像是......」


桂接著念了一堆實驗用數據出來,若是平常的我大概連記都不記,晶片的功能則強迫我接收數字而且進行分析,最終歸納出『兩者在同樣情境下有八成相符的行為模式』的結論。

「啊、差點忘記問!等等辰馬要請大家在"微笑"那邊喝一杯,你把阿銀一起帶來吧?」
『謝謝,我會轉告銀時的。』

我避重就輕地回答,收拾好自己的東西便離開測試中心。
這種還沒有決定是否參加,就已經被他人預設會跟"任何免費飲食機會都不放過的銀時"一起出現的現象不知何時開始的。

加入特殊武裝部隊以來數週,受限於星系間旅行所需的時間,除了受訓、測試模擬,僅出過單人任務,行程像是回到學生時代般鬆散,因此讓部隊間互動也處於較為輕鬆的氣氛。
我知道其他人偷偷暱稱阿銀跟我是"偽雙子",不相像的只有髮色跟五官。
我個人是對這樣的稱呼表示不滿,而就連極力撇清的舉動也會被視為害羞的一部份,被眾人拍肩不要在意。

怎麼可能不在意?
我跟那個會在寢室放A片還邀請其他人來開吐嘈大會的傢伙哪裡相像了?!


「多串君~辰馬竟然又中了出勤頭彩,所以他願賭服輸今晚請大夥兒喝一輪,你也來嘛?」
才走回寢室開門,銀自然捲笑嘻嘻地丟下收拾一半的混亂,湊上來。

結果根本不需要我轉告嘛!我沒好氣地丟下背包。
『我沒打算參加。
  請幫我向辰馬致意,祝他一路順風。』

「咦咦是因為十四怕生嗎?他也只會請我們都認識的...」
『我只是不想再為你善後而已。』

想起前幾次這樣的場合,到最後竟然演變為我把爛醉的銀時拖回寢室打理,整夜聽他夢囈胡言亂語,隔天還得為他掩飾查勤什麼的就一肚子火。
話說辰馬所屬的快援隊竟然連續被抽到,到底什麼時候才輪到我們出勤?


「這次不會、一定不會!」
像是要講什麼祕密般的湊上耳邊,還把雙手壓上肩膀,
「我跟情報部的全藏確認過了,快輪到我們而且一去就是幾個主星連著跑,所以十四不用再煩惱沒事做只能照顧我了?」

『......我沒有在煩惱那個。』
以自認最冷靜的口吻回話、推開銀時,走到衣櫃掏出換洗用物。
『說好了這週寢室換你整理,剩下的我不管了!』


「沒問題!那麼就等十四準備好一起出發吧!」
把話說得很滿,銀自然捲笑得像是已經獲得我的回應一般,動作俐落地繼續清理他弄亂的寢室。


在記憶中比對過往說謊成功的經驗,總是自己獲勝的次數多。
那到底為什麼、我好像怎樣都騙不過這男人呢?


莫名鬱悶起來,我開大水流,把那些無謂的情緒設法沖走。


☆    ☆    ☆    ☆    ☆    ☆    ☆    ☆    ☆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