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6

銀土witness)進度
OK哭夠了,式姬也自動戰鬥SET好了(喂)
來今日預定(找BGM...



看完星星、寫土方消失、阿銀暴走,然後是互動scene、接夢境、接結語
直跳五年的夏天,來寫絕體絕命不睡覺跟病毒磨的阿銀

病毒很安分,因為明瞭什麼要來而安分
觀察、發現計畫全部被打亂(雙萬事屋突入)一邊感嘆果然自己果然是吸引禍源的體質,知道時光小偷壞了必須等源外修

潛伏在萬事屋附近等機會,一邊憐惜地給「自己」一點接受現狀的時間

第一晚要做什麼還不確定,但是應該料想是這個自己在知道怎麼做之前不會輕舉妄動
也許是向這個自己所熟悉的世界說再見?
不知道有沒有必要去跟松陽老師說再見(思)
也許入手錫杖?

↑有可能PASS,那畢竟是僧侶的東西。
如果變成去拜訪、告別老師之後意外得到的東西,會讓整個魘魅服來由更有意義

我家阿銀說他想拜訪老師
那麼通過

於是告別完回大江戶,發現這個自己不僅沒有獨處時間,甚至直接捲入更多人的場合覺得很沮喪(炸)
哭笑不得啊XD

但是因此看到朝思暮想的土方,一邊覺得嫉妒又欣慰又心疼又後悔,差點又被病毒給侵奪了,努力去什麼地方冷靜。
也因為被那個自己看到了,推知可以進行下一步了

確認等源外把時光小偷拖回地球防衛基地,半夜打電話給老爹,跟他講計畫,老爹一下子識破他是阿銀「銀的字,你是原先的銀的字對吧?」

與源外老爹的見面scene還不確定要不要寫,畢竟電話上就可以講完了。
而且阿銀不能跟他見面(還是怕傳染),所以應該是放置、取貨這樣狀態,也許叫三郎送貨

剛剛源外說他要坐在三郎裡面操作、跟阿銀見面QQ
老爹你真的好愛阿銀

源外老爹要不要講一下大人組的心聲?QQ
像是當初立墓的心情?

他說要整理一下,沒關係,有時間整理



先來熬過星星片段

是說這幾天,我家土方一直在醞釀要寫other side
他說的是首次重RUN時的那一次。

說真的,這第一個五年已經夠虐了。
但其實最虐的應該是首次重RUN的那段「沒有阿銀存在的世界」

不過以土方的立場來講,他要相信(?)一個在他記憶裡從來不曾存在的人與他共享靈魂這點,是非常難的。

電影forgotten處理過類似的情緒,但是那是母子、父女,是因為一起經歷過才抹殺不掉,問題是重RUN後,那些事情根本沒有發生,要怎麼表達出來那種失落呢?
在我的邏輯目前是沒有辦法的

而且根據我的推理,土方好幾次要不是阿銀去救根本活不下來

↑白子黑子三葉篇動亂篇都是補完土方之路,如果阿銀不存在,坦白說我不大清楚土方為什麼還活著(認真

有一點像是沒有美奶滋的土方要怎麼活的感覺(思)

不過如果是把資料重寫的這種感覺的設定,就能夠挖出來那個深層記憶...只是要是什麼必須貫串全文....那個"什麼"還非得要是神來之筆不可(思)先吃飯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