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38的無料。

 

1715 

前言

將軍暗殺篇的後段劇情終於揭示了阿銀的過往中最大謎團,然該段過往是讓人事前難以想像的沈重真相。
一方面很感激空知老師如此深刻地來刻畫阿銀這個角色,也對他的遭遇和轉變無比心疼。

閱讀當時內心被劇情鑿出的坑洞深不可測,無論如何吶喊痛嚎或反覆閱讀過往的糖份都不足以彌補這份刻骨銘心的痛,即便爆出更多銀土小段子想治癒自己,腦中卻浮現了一個銀捲髮孩子抱著膝蓋坐在坑底的影像。
解鈴還需繫鈴人,阿銀內心的這份傷痛唯有松陽老師才能撫平,於是本篇應運而生。

希望這篇也能帶給您治癒的效果。

作者:草左@到去年為止每年只畫兩張圖,這篇插圖乃是乃是個人畫力極限,請無視透視和光影問題吧哈哈哈(* ̄▽ ̄)y

 

人們都說,在竹林邊緣的小路旁有個深不見底的坑洞。
不知道怎麼形成的,也沒有人真的往裡面探頭看過,但匆匆路過的人總繪聲繪影地說裡面有怪物。

其實,他們說對了,坑底有一隻大大的怪物。
如果我不坐在坑底那塊木板上,牠就會跑出來作怪、傷人。

在一些風大的日子裡,我會聽見彷彿野獸般的兇惡吼聲,從板子底下傳來。
這時只能用盡全身的氣力壓住,直到聲音消失。
老師說要我保護好其他人,所以我總是乖乖地坐在上面。


d4
 
上面有時會傳來一些歡樂的、足以令我好奇的聲響。
我抬頭,除了圓圓的藍天,什麼都沒看到。

天也不總是藍色的,隨著光線變化:深黑是夜晚,霞朱時是黃昏、慘灰色時則會帶著風和討厭的雨滴下來。

除此之外,上面的世界,與我無關。

偶爾會有不屬於坑內的東西從上面掉落進來,在碰到坑底後消失得無影無蹤,我當它們都進了怪物的肚子裡。

有一次,我伸手止住一截樹枝,只因瞧見樹葉間結了一個蟲蛹。
壓抑著期待經過一晚,看到牠化為蝴蝶破蛹而出,待翅膀乾硬後飛了上去,消失在藍天裡。

不能陪伴我啊?也對,這裡有怪物。

 

3fe9


 
「原來如此,你救了牠呢?」
不久之後,上頭有人這麼說著。
「牠很感激你喔~給你留下一個禮物。」


輕飄飄落下的,是一小撮如蒲公英的光芒。
說來奇怪,光芒落到坑底後沒有消失,也沒有減弱。
我拿起來放在掌心,像是雞蛋一樣的重量。

「你為什麼不把洞填滿呢?這樣就可以到上面來了。」
上面的那個人問。
 
「我沒有東西可以填,落到坑底的東西都會被怪物吃掉。
  而且、石頭壓不住怪物。」


老師曾說,每個人都有專屬於自己的戰鬥。
怪物吃掉除了我以外的東西,所以這裡就是我的戰場。

「如果放進去的不是石頭,而是剛剛的光呢?」

但那個奇怪的人沒有放棄。

「剛剛的光還好好地在那邊發熱,不是嗎?
  暴風雨要來了,你能不能幫我保護這些?」

那個人說等暴風雨過後會再來,「你辦得到的。」

 


飄落下來的,是幾束結了蛹的樹葉,剛剛好抱了滿懷。
不知為何,向來不介意溫度的我,第一次覺得坑裡暖了一點。

 

 

 

3fe9


 


蝴蝶們在放晴後都飛了出去,比起強留牠們在坑內,還是配著藍天更適合。
那個奇怪的人依約來訪,一邊稱讚、一邊將蝴蝶們給的光投送下來。
這是我第一次知道,原來光有這麼多種顏色。


「你做得很好,那麼願意繼續嗎?」

 


我點頭之後,那個奇怪的人帶來各種委託,和各種光點。
光像是網子一般鋪滿了坑底,終於連木板都沒有我能坐著的空隙了。


「怪物還很吵嗎?」

 
「......最近很少聽到了,大概是被光遮住的關係。」
被提醒一般,我發現已經好一陣子沒有想起怪物了。

 


我把手伸下光層,掌心抵著木板,那不屬於自己的脈動透著木板傳來是
再清晰不過的證據。

 



「覺得光不夠的時候,如果自己能成為給予光的人,
  這樣、坑很快就會滿了。」


那個人說我已經快要學會怎麼製造光,接下來應該不難。

 



「就算填完了,怪物還是存在吧?」


只要察覺自己不在,怪物一定會起來作亂的。


「所以我不能離開這裡。」

 



「這樣啊?但是你不從坑裡出來的話,會無法獲得更多光呢?」


他說他將要遠行一陣子,不知何時能回來,無法像以前一樣帶來委託。
但只要我出來,村子裡的其他人都會願意幫忙。


「我可以等你回來!多久都沒關係。」
我清開光球們坐回木板上,抱著膝蓋心想只不過是跟以前一樣。
「我答應過的!要保護其他人不受怪物傷害。」



「但你不是怪物,你的價值不是被牠束縛住的。」

他說,這陣子我證明了自己除了保護者以外還能做很多、
讓自己也成為"光"的事情。


我抓著頭髮、掩著耳朵不想聽,然而一點用都沒有。
他的話語就像是光球一樣,落在坑內。

 


 
「你知道光球之間是相互倚靠的嗎?
  如果不持續補充的話,它們會一個接一個熄滅。」

 


別讓你的努力前功盡棄,最後、那個人離開前這麼說著。

 

 



那天,我第一次把頭伸出坑外。
 

 

3fe9

 


之後,我再也沒見過那個人。

比起坑底,外頭的世界讓我覺得一切都變化好快。
竹林在一夕之間消失了一半、道路從這端開往另外的方向使得村莊的重心也跟著遷徙,委託我、給我光的人們來來去去,都沒有留駐。

 

 

唯一沒變的是填坑這件事。

 

21

 


 
我在坑上面又搭了一塊木板,立了告示,初期更是一直守在附近,
一拿到光球就拋下去。

 


看著它轉著圈掉落下去,才知道原來坑這麼深。


當時、那個人無法瞧見坑底的我吧?
他卻能看見、能相信我都看不到的東西,引領我去相信自己。

 


「所以、這是最後了。」
幼時會需要兩手捧住的光球,長大之後看來不過是棉花糖球大小。

 


我慎重地捏著它,像是放入最後一塊拼圖般安進木板下最後一個空隙,
看著光填滿了坑,與平地無異。

 

 


「裡面的怪物一次都沒有出來,我成功地保護了大家喔!老師。」

 


我也終於成為、可以給予他人"光"的人了。

 

 

 

 

 



「阿銀、好了嗎?」
「再不來的話,我可要把炸蝦全部吃掉阿魯。」
「汪」
『笨自然捲!明天沒上班的人給我動作快點!』

 


「我馬上就過去!」

 


再見了,坑底的怪物。
 

 

 

 

 

 

 

 

 

 

 

 

 

 

 

 

 

 

6

 



「生日快樂,銀時。」

 

 


— 完









補一下幕後(?)


被519虐得亂七八糟的時候,我家松陽很努力想要傳電波給我,但是我/我家阿銀有點接收不良(整個想封閉狀態)當時的寫作筆記有以下一段話:



「被要求"活下去",還真的是最殘酷的話語呢、老師」

失去老師,就什麼都沒有了嗎?
銀時,抬起頭來看看四周吧!

到了最後,你想說的、是「謝謝」,還是「對不起」呢?
你想成為哪一種人?




然後、看百度目光的新回文,腦內就有個影像



跨越好幾格的長長的坑底裡,有個小阿銀抱著膝蓋坐著。
只是安靜地坐著,餓了會吃坑底不管什麼東西,渴了會等坑上面落下的雨水。

「底下有大妖怪,所以要壓著,免得出來害人。」

安靜地、抱著膝蓋坐著。




就這樣花了幾天把腦內的影像寫出來。
本來有一度這個小銀就要一直依賴外頭這個「奇怪的人」(不肯從坑內出來、也說願意一直等),結果老師想出了「光球相互依靠不然會熄滅」這樣的說法,慢慢把小銀哄出來。

這方法真是太妙了我自己都想佩服我家松陽(喂喂)




阿銀是個值得疼愛的孩子,而他也一直很幸運,身邊一直有人愛他,而他也懂得愛人。

這樣的世界,真的很好。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