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友人BLOG上提及,L自己講說「業神君跟我很像」,因而推及
當死亡筆記本送到L面前,他也應該會走一樣的路的,一點小反駁。

這問題在各大DN版不知道吵了多少次了、
我是「他才不會做出跟神一樣的事情」的那一派(笑)

龍崎L如果這麼相信「司法」、相信世界上的「正義」,他就應該要是
法官是警察是一般來說跟「正義」的形象較為符合的職位,
而不是「私家偵探」的身份。顯然他也不怎麼信這一套。

以這點來說,如果提供一個機會死亡筆記本放在他面前,
是的確有可能、他會拿起筆來寫名字。

那麼、事實上呢?
有沒有可能他其實並沒有那麼強烈的正義感呢?
有沒有可能他並不覺得自己一定要去達成正義、像是積極地四處找罪犯、
把他們送進司法制裁、以便讓世界更好呢?

他要是這麼積極,他就不會只是私家偵探、只是一個所謂「警方的最後王牌」
,而應該是「世界警察最強且最有力的武器」(在前線)了。
如此才能說他拿到筆記時、真的會興致勃勃地認為
「太好了!伸張正義的時間到了!」

正義這種事情,個人以為龍崎L,以他過往所累積的人情世故經驗,
他已經很看得開了。所以他並不憤世嫉俗,他知道世界上有多少的
「不正義」,但是他知道以一己之力,就算是他、L、
擁有這麼龐大的資源的人,也是無法改變這世界的。

有沒有把自己視為神,這點,個人覺得是龍崎L跟業神月最大的差異。
神即正義,如此觀念下,拿到筆記後,做為自然也不同。

龍崎L之所以提及「正義」一詞,是因為他反對著業神月的「正義」。
在FBI接連喪命時他更是如此認為,對方的「正義」已經太過火了,
而己方、他覺得比較貼近「人類」的正義,必須維護住,
即便是看來無能的司法、法律,他依舊是集合眾人智慧和時間歷練下來
的產物,不是單憑一個人的能力跟腦袋所構成的「神之法律」可以顛覆的。

然而除此之外,我覺得,龍崎L本身,其實不是那麼具有正義感的人士。
他當偵探出於個人趣味的成分比較大。
也因此,他跟那個積極想要改變世界的高中生,是不同的。


那句「業神君跟我很像」的意思,我想應該是存在於、龍崎L的確曾經一度
「想要改變世界」,其實在人成長的某個階段都會陷入這種「我要拯救世界」
的想法裡(去問問看吧、真的很多人都有,我這階段時是國中),
所以他能理解業神在執行制裁的背後的那天真的一面(這樣世界就會變好)

他能瞭解,但不表示他會認同、會照作,因為經歷過「人生」
龍崎L已經知道哪些事情會改變,哪些事情不會改變,我說的達觀意指此。

至於只是制裁罪犯的效果,有不少同人文都有說到壞處、請讓我引用cloudy
的說法:犯罪組織只要繼續找出代罪羔羊去給KIRA送死就好了,根本不會改變。
一些還在辛苦臥底的警探可能會突然發現他們苦苦追查的線索、關鍵人物
因為突然曝光、還來不及放長線就先被KIRA幹掉,一切重來。

寫寫筆記就可以改變世界嗎?

業神月會相信這種神話,我想,龍崎L,他並不相信。
所以,龍崎L並不會做相同的事情。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