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名是我家的三葉篇。
預定是我家銀土的和解,所謂屋頂上的床單......(並沒有!)

以下是我寫阿土的心路歷程(?)
或許應該說是我的(笑)



啊喔土方的心路歷程啊、說不定是我的吧(呆
我從十歲就開始走了,現實跟2D的都有 。
                                                                               
                                                                               
說十歲、是指哥哥ERIC的事情。
那時我應該還沒有開始跑同人(第一篇正式的同人作品是小五的作文簿上寫了海盜王子的衍生 - 老師一定沒看內容,裡面其實鼓吹的是我當時根本沒意識到的兄妹亂倫(炸)),而DA3魅影重生的架構是在十七歲時,那個冬天定的,要說那是我對哥哥的畢業文也可以,連帶影響到我對幽白的畢業文,後話了。

                                                                               
因為愛,所以退讓。
因為愛,因為知道自己不能給人幸福、給所愛之人想要的幸福,所以退讓。
這心境我太過熟悉,是哥哥的心境。

                                                                               
現實中,我跟艾夏也比較像是這樣。
我喜歡艾夏,但是礙於上面,特別是在學校很活躍的我媽,我完全必須保持距離,免得有任何風吹草動的證據成為謠言往上流傳,小學時大家都很八卦的,我必須保護他。
(母上直到我高中都還耳提面命「在路上不要跟男生說話、連看一眼都不要」)


而艾夏本人,幾乎就是八卦製造中心,我記得是四年級的事情,他三下轉過來的。
那時幾乎每兩週就會被傳他又跟哪位女同學「好了」,班上幾乎所有的女孩都被傳過跟他"有一段",我沒有。

                                                                               
我覺得我做得很好,也許是因為一直記得哥哥的故事的關係。
我喜歡艾夏,我會願意做任何去討好他的事情。

可是我身為幹部、是風紀是副班長是班長是文藝股長是清潔股長,我不能有任何不公正、不能藉故一直看著他、跟他說話或者是做出任何會被看出偏心的事情,儘管我非常想這麼做:想第一個借給他筆記、第一個借給他漫畫、希望從他手中接過什麼、發回作業簿的時候一定要叫到他的名字,而且要多叫幾次。

希望笑著面對他,希望關切他、當他受傷的時候、看起來沒精神的時候、希望能夠多陪他說一些話,多聽他講一些自己的事情。
                                     
                                         
但是不行,所以我沒有。
喔是的,我很清楚那是什麼痛。
我表演、表現得很成功,也因此直到現在,我家人都還不知道曾經有過這樣的一個人在我心中佔了這麼大的份量。
                                                                               

在艾夏小六消失之後(因為付不起房租所以一夜之間跟扶養他的阿姨逃走了,這些都是後來才知道,其實關於他的很多事情,我都是從旁人聽到的)
我的確想過,如果我曾經多表現了一些關心,事情會不會不一樣?

                                                                               
我相信、艾夏自己對我的確是跟其他人不一樣的。
因為畢業紀念冊上他沒有像是其他人一樣,用有緣再見四個字佔滿版面就算了,他寫了整整兩張,寫他這三年半來的感想,寫他對我的期許(要我孝順媽媽),他也、在寫之前特地問我「你希望我寫在哪裡?(有顏色分區的畢業紀念冊)」

                                                                               
艾夏是我貫徹哥哥教導給我的戀愛觀最為成功的例子,而這樣的作法延續到國一我開始瘋狂迷上幽白的南野秀一的時候。
國中階段是我最瘋狂、熱情的年代,基本上很衝,為了幽白我可以做出很多非常熱血、不求回報的事情、愚蠢的事情(族繁不及備載)。
                                                                            
  
但是戀愛上面,雖然是2D,我一點長進也沒有。
南野秀一因為這角色的本身特質,讓我再度去嚐到,那種「喜歡,但是不行」的痛。
那時我玩同人已經訂立了規則「不得改變重大歷史(EX:有死人或傷殘都不能改)」
而南野秀一,我知道他最終不會是我的。
                                                                               
我只能拿他當哥哥、當朋友,儘管我很想以女孩的身份去做所有女孩對喜歡的人的妄想,我連同人都沒怎麼做到。
而最終,成為DA7的雛形的幽白畢業文(WHICH原先預定是漫畫,長達72回的大劇本,六個世界的crossover撰寫,所有幽白的角色外加我為了幽白之前所寫/畫的外傳的所有自創角色都出動了)我也為自己的這種心情,做了結尾。


我安排他娶了麻彌,一個應該要獲得幸福的好女孩。
劇中的我的代表人物也費盡千辛萬苦把麻彌從危險境地救回,一路上協助,正如同在魅影重生的Ange如何協助ERIC去追Christine一樣。
                                                       
                       
是痛,那個過程。
能忍受是因為相信這麼做才是對喜歡的人真正地好,
所以就算痛也要去做,因為是正確的事情。
正確的事情如果要索取代價,痛就是代價。

                                                                               
回到土方跟三葉。

                                                                               
因為愛所以必須遠離,因為愛所以不能表現出來,因為愛所以必須退讓,這些心情都是副長必須經歷的。
這種戀愛觀就必須跟自己本身的願望衝突、抗拒誘惑,甚至是扭曲自己的作為,加上副長本來就不擅長接受別人的好意,他這一路走來艱辛。

                                                                               
而、我之所以不覺得三葉是銀土的障礙,阿銀甚至是阿土的「出口」也正因為副長的退讓態度。

                                                                               
如果要逃離三葉,他就必須去什麼地方,當然真選組本身是個再好用不過的藉口,但是明眼人如三葉肯定會找到其他的空隙。
當然原作中的土方並沒有拿銀時當任何程度的擋箭牌,我這邊論的是心情上的。

                                                                               
如果當初土方離開三葉是因為怕傷害到她,那麼解決方法之一可以是、
身邊的人不是自己能傷害到的,阿銀就是這種人。

阿銀夠強,不論武技、生活態度或是最重要的,心靈。
在阿銀身邊,土方可以完全拋開這種擔心對方受傷的顧忌,可以終於放鬆。

如果哪一天他也真的能理解、去接受甚至去回應我家阿銀疼惜他的心情,那麼也許,我家阿土會真正愛上阿銀,認同阿銀是他這一生不能缺少的人。
於是他就能進而去掌握自己的心情,知道自己想要這個人,去提出要求。

                                                                               
因為痛過,所以更能認知那種"不可或缺"的感覺是什麼。

                                                                               
我碰到薰是寫完魅影重生大綱的幾個月後,那時我直接跨越了那種「想要、但是不行」的猶豫,我知道我絕對不能放手,只有這男人我絕對不能放,我可以用其他的全部來交換這個男人。

                                                                               
所以我哭著對哥哥說我不能遵守你教導給我的事情了,
I knew I had to move on.


                                                                               
至今,我不後悔。
我希望有一天,我家阿土也能走到這個地方,跟我一起回頭看,那段年輕的、心路歷程。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