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寫在鮮網

 

 

創作的契機,也許只是同樣是女人,想為三葉作另一種出路。

「女人何苦為難女人」
這樣的想法。

就像是FFX系列,有人大肆抨擊FFX-2的大結局是狗尾續貂太過牽強,TIDUS只是夢境的結局比較符合「美感」時,我只能搖頭不同意。

為了「美感」而捨棄「幸福」是不應該的。
如果有那種「幸福」的可能性,我願意用盡一切邏輯去設法推衍出來。

原作故事中的三葉在那樣最後的最後,如果連那份平靜都得是壓抑出來的,未免也太辛苦了。
但是總悟一人不足以填補三葉的「遺憾」,近藤一直對她很好所以不在填補名單內,於是最大的缺憾「土方十四郎」,就必須來擔當這份重責。

而當土方十四郎一個人辦不到時,在他身邊愛他的人必須來幫忙。
在我的文當中,這個人必得是銀時。
是他的責任,是他最終能得到「土方十四郎」的責任,是他身為「土方十四郎」選擇的人的責任。

所以我多寫了銀時SIDE,因為單單土方這邊獲得三葉的諒解是不夠的,銀時也必得獲得她的諒解和首肯,不然平衡會崩毀。

寫作過程中感謝讀者的留言,提及「沒想到就這樣直接面對血淋淋的傷口」一事(笑)
大概是身為A型人,當然在之前會猶豫徬徨焦慮逃避,可是也很清楚,只有一起跨越那樣的傷痛,傷口才不會像是不定時炸彈那樣爆發。那是一種覺悟。

在我家的設定中,三葉不能成為銀土的障礙、心結,逝者不應該被思念和愧疚束縛住,也不應該束縛他人。要土方原諒自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土方只有一個人我也不覺得他能夠跨越得過來(更有可能是就這樣深埋進去,他已經埋過一次),所以銀時的存在才如此重要。

寫完三葉篇後,我覺得心情輕鬆很多。
倒不是因為銀土的進展,而是我覺得我家的三葉,可以真正繼續走出屬於她的下一步,不管那邊是天堂還是要投胎,我覺得她的牽掛已經消失,這是我覺得我能對逝者作到的最大補償,所以我很滿足。

女人何苦為難女人,這是我寫BL的習慣。
如果可以、我會逃避不去處理女人的問題,但是碰到像是三葉這樣的好女人,逃避她是大不敬(笑)

這是我寫三葉篇的心情,感謝曾經來訪的各位<(_ _)>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