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要醒了",是感到耳邊的溫熱來源不是自己的體溫。
稍微移動了一下頭,然後察覺"枕頭"也跟著調適高度,讓肩頸的壓力改變、舒緩,雖是舒服到可以翻身繼續睡的程度,
隱約憶起倒下前說兩小時的,推算疲勞恢復程度恐怕已經遠超過了吧?那群混水摸魚的傢伙......

再一動,是陣莫名的草莓香竄入知覺。
為什麼?

慢慢回復的視覺裡,是密閉房裡不該有的自然光線,還有、被微風帶動的一叢銀白自然捲。

「下午安,有沒有睡得好一點?」
細嚼慢嚥土方留給他的巧克力,一邊端詳戀人睡眼惺忪的模樣,甜味從嘴裡擴散到心頭。


宅土縮回去之後,感覺到土方的確睡得比較輕鬆,加上四周完全沒有干擾因素,料想土方醒來時應該感覺會好很多。
松陽老師曾說決定睡眠品質的要素在於深度而不是長度,所以課堂不准睡覺、要的話就是下課十分鐘徹底昏迷......老師啊我可是助教根本沒有那十分鐘休息所以我才上課睡的啊!

眼前戀人一手揉眼抹臉的姿態止住了又一次狂奔到他處的思緒。


『嗯......』
是太過疲累、也是想起幾天前這男人答應會"準時報到",土方並沒有追究銀時又擅自進入自己房間的事。
也許是、已經察覺自己看到自然捲時的焦慮成分比以往都低,取而代之的是安心的事實。
『我睡很久了?』

「還不到黃昏,照阿銀我的行程你還可以滾兩小時再準備吃飯。」
把手上所剩無幾的巧克力亮給土方看,
「要不要來點餐前甜點?
  十四的愛我不忍一人獨享啊~總要回敬一下才是。」

眨了眨眼,終於想起來巧克力的來由後羞窘得想別過頭去,卻也心知是徒勞無功的舉動。
從大前天逃離萬事屋後,應該有很多時間作心理建設,卻是逃避般的忽視到現在,依舊束手無策。

『你...拿完酬勞就該上工吧?
  別再磨蹭,快點...』

雖是徹底明白土方的用意是要自己回去工作崗位,可是臉頰透紅、眼簾低垂這麼說的話就根本是暗示了另一種意味了。
真選組副長土方十四郎,你真的知道你剛剛說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嗎?!

覺得許久未見的一股血氣從什麼地方沖上來了而大感不妙的銀時努力壓抑住,明白現在不是該強出頭的時刻。
還不到、還不到時機。

「放心!在多串君體力回復到不會被阿銀我一碰就昏過去前,我都會忍耐的。
  到時、可別想要一次付清喔~」
『咦?我不..唔——』

咬起一小塊巧克力,叼著送進戀人微張的嘴裡。
被誤會而想解釋的土方在欲拒還迎的糾纏間,與銀時共享著草莓的微酸和牛奶巧克力的至甜。
然而,不知該閉上還是該睜開的眼裡看到的是銀時瞳仁裡流傳過來,不同於一般的甜蜜。




「這筆帳,阿銀我會細水長流地慢慢收。」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