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来个属性通知、

童话风,
年差18岁、幼稚园生X老师,
H有(!)的纯爱银土
而且要挑战2000字内的极短篇(思)

我每次字数都会炸得很厉害orz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盛產各類莓果原料的城鎮,順應自然的它成為盛極一時的糖果生產地。
鎮上七成以上的人都從事糖果業相關的工作,於是很多小孩子便養成了隨時吃糖果的習慣。
不少大人總以「小孩子等換牙後再來減少糖份」為由放任學齡前小孩過份攝取,被甜食餵飽了不吃正餐的問題讓不少幼稚園老師頭痛,而其中最有正義感的一位決定要貫徹他的控糖政策。


『所以從今天開始,大家到這裡第一件事,就是把身上甜的東西交出來放到箱子裡給老師保管,只有做對的事情才可以慢慢領回糖果,搗蛋的話還要扣糖果!。』
新進教師土方雙手插腰對著一群四、五歲的孩子們發號施令。


不過開頭就不順,孩子們想到的藏糖果方式永遠讓土方老師驚訝,感嘆小腦袋裡的鬼靈精如果能用在學習上該有多好。

 

「我來幫老師收糖果吧!」
說話的是個轉學來不久的銀髮孩子,個頭是全班最大的幾個之一,平常一張愛睡不睡愛理不理的臉曾讓土方老師擔憂過他會不會是問題兒。

 

 

雖然狐疑著,土方老師仍是微笑謝謝他的心意,
『那麼銀時同學希望有什麼獎賞呢?只要不是糖果,老師我能辦到的都可以喔~』

「每天一根棒棒糖,還有,我畢業時想要老師的特別禮物。」
對於提條件疑似很老練的銀髮孩子,毫不猶豫地說。

 

 - 也許這孩子比較早熟。
被銀時說話的口氣嚇一跳的土方老師決定觀察一陣子,孩子小歸小,大人有時候還得向他們學習呢!



不知道為什麼,任何糖果都躲不過銀時的"火眼金睛",他總有辦法找出其他孩子身上私藏的糖份。
當然一開始班上抗拒得很厲害,例如曾經圍毆過銀時而被土方老師喝止,或者是各種小小不合作運動如弄亂教室、公共區域,甚至是對土方老師本人的惡意行為:在鞋子內放圖釘。

 

最後,是家長找上門來。
憤怒的家長向園長控訴土方老師散播各類糖份不利於身體的說法、恐嚇小孩子、乃至於要求孩子聯合抵制吃糖,更打算將從孩子們搜刮來的糖果販賣營利。

 

「這是對鎮上所有在糖果工廠工作的員工的大不敬!」
中年男子一拳敲在桌上,得理不饒人的態勢令辦公室的其他人鴉雀無聲,讓一同前來的家長氣焰更盛。


『我不知道孩子們對你說了什麼,我也無法約束他們說什麼。
  但我知道我教導孩子們的是如何保護自己的身體、如何面對誘惑而能克制、瞭解這世界上有努力才有收穫的道理。』
比往常更冷靜的土方老師表明自己並沒有霸佔搜來的資源,親自帶眾人去儲藏室看糖果儲存狀況、數量日誌還有最重要的,對個別孩子的成長觀察等等。


種種親筆寫的資料讓家長啞口無言,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自家孩子的成長,心虛的他們最終不了了之。

 

「老師,大人都這樣壞,老師會討厭大人嗎?」
好不容易送走家長們,輪值的土方老師獨自打掃教室時,被背後突然的聲音嚇到。
是銀時,說折回來拿忘記的東西時聽到辦公室有吼叫聲所以留下。


他家是單親家庭,每次土方老師想做家庭訪問,銀時都說家裡大人不在。
於是家長不曾接送過,他則每日乘坐同一輛車號的計程車來往,司機雖有鬍渣墨鏡,看起來只是廢柴了點而無暴戾之氣。

『大人...有時候只是個子、聲音大一點的孩子,還算不上討厭啦。』
「那老師喜歡我嗎?」

 

狀似很認真地問了普通孩子會問的問題。
不是第一次被這種問題突襲的土方老師微笑說當然喜歡,彎下腰幫忙把銀時的帽子拉正。

「那我要親親。」

也不是第一次被這樣要求的土方老師蹲了下來,本來準備吻在臉頰上,卻被銀時伸出雙手捧住臉頰著實地吻在唇上。

 

『唔?!銀、銀時同學!』
險些被嚇到失去平衡坐下的土方老師為了不傷孩子的心忍住不抹嘴,但不禁疑惑一般孩子對親吻的認知應該都止於臉頰吧?
特、特別是不會知道要把舌頭...

 

想著是漲紅了臉的土方老師很認真地對銀時說親嘴是要對喜歡的人,卻被他一句「我很喜歡老師啊!喜歡到想娶老師的地步!」堵得無言。

 

 

慌亂間決定下週一定要到銀時家庭訪問,土方老師以『銀時以後還會碰到很多可愛的女生,不要把話說得太早』為由,哄著銀時趕快回家。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