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最初搬入那間寢室時,還覺得自己很幸運:畢竟雙人套房在艦上的配置都屬奢侈 - 只要室友不難相處的話。

「看來你就是我新室友了,歡迎~」
先搬入的銀捲髮室友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親切地握手後幫忙把為數不多的行李提放進門。

餘下的床位和公用空位整體來說不算太糟,反正自己的私人物品不多。
是說他桌上那堆糖果山是怎回事?聯誼各寢室用的嗎?

「啊對,我吃很多甜食,你不介意吧?」
邊說邊抽起糖果山的基座:巧克力Bar,無視山崩拆開包裝咬上一大口,內餡的粉紅色液體流出看來怪可怕的。

所以是家鄉帶來的慰藉品?
照這種消耗速度會在抵達下個星系前就吃完了吧?

「坂田銀時,叫我阿銀也可以,同是藍星系出身的伙伴多多指教啊~」
紅眼在微笑時瞇細了時的弧度,一瞬讓眼前飄出了記憶裡才有的秋葉景色,還有夕陽下的那個人曾經看著我的眼神。

眨了眼把那樣的意象壓回去,配合著對方換了手來握,
『土方十四郎,請多指教。』




☆    ☆    ☆    ☆    ☆    ☆    ☆    ☆    ☆



「土方學長!這裡、這裡!」

以往受訓時認識的山崎學弟在大食堂中使勁地揮手了好一陣,我才終於在覓食人群中看到他。
大概是長得太不起眼了的關係吧?

「學長也終於加入這裡了哪!宇宙旅行還是比較有趣哪?」
蓄著以軍人來說略長的頭髮,山崎以比記憶中更開朗的天真微笑問著。
當初訓練結束後他加入情報部,現在則是在這艘名為登勢的船艦上服務。


「出任務跟旅行不一樣,我不會搞混。」
出手拍頭糾正了山崎那看來有些刺眼的笑容,被揪起的是當初選擇想要離開駐守單位的心情。
原本以為以自己的個性會在一地待很久、也曾經自大地以為宇宙是太遙遠的彼端不適合自己;
結果是在沈寂到底轉念間申請調動,一口氣跑到必須在各星系間出任務的特殊單位,真的是、始料未及。

「喔對!總部的近藤先生說這幾天新部隊報到太混亂了,他暫時走不開。
  等學長在這邊生活稍微安定之後會來找你喝兩杯的。」

『啊~我會期待的。』
就算是離開家鄉還是能夠見到些老面孔,讓因為明天要開始正式訓練的浮躁心情安定不少。
走回寢室的路上,我不禁伸手撫摸在來到這裡前動過手術的後頸,儘管已經摸不出傷口在哪,一股異樣的感覺仍纏繞在後腦,造成輕微的偏頭痛。

我加入的是在任務人員身上裝入特殊功能晶片,藉以增進各項能力來因應不同任務的計畫。
所有的參與者都必須在計畫開始前接受各種體能與心理測驗以確認適任,並接受手術植入晶片接收器。
研究人員解釋晶片植入和取出時造成的傷口會在縫合後幾分鐘內癒合,之後不會影響日常行動或劇烈運動,但是實際副作用會因人而異,我只能希望若真有副作用不要是難受的那種。




「唷~你回來了!
  我從35-6-C那邊交換了一點七彩棉花糖,你要不要來一把?」


"把"是什麼單位?!而且那根本不是"一點"!
銀時根本整個人被包裹在七彩棉花糖棉被裡面在跟我講話!
而且仔細看我的床位也有一條包好的棉花糖棉被?


『你一直都對甜食這麼飢渴嗎?』
發現自然捲在接下我婉拒而拋過去的棉花糖棉被後眼神亮了起來一臉感謝我選擇不吃的模樣,不自覺地嘆了氣,心想未來這傢伙該不會在出任務時吵著吃糖?


「並沒有~雖然從小就很喜歡甜食,中途被醫生警告再吃會死所以戒了一段時間。」
銀時手摸了脖子,
「仔細想想好像從裝了這東西之後開始的。」


『是副作用?等等!被醫生說過量會死、那現在?!』
差一步就要把銀時從那七彩棉花糖海中徒手撈出,卻被他輕輕揮開。
「沒問題、沒問題的!我現在很懂分寸的。」


『......別弄到被踢出計畫了。』
壓抑住自己多管閒事的衝動,畢竟對方能被選入這個計畫也有他的原因,把心神放在自己身上比較對。


「多串君呢?有沒有什麼需要我幫你掩飾的地方?」


『沒有。我戒煙了。』
瞪了銀時一眼,要他拿掉那個不知道怎麼來的怪稱呼,對他亮出手臂上的尼古丁貼布。
其實已經戒了好一段時間,貼布只是預防。


「那麼你這幾天吞的止痛藥是為了減輕哪一種副作用?」


『......』
整理背包的動作停了下來。
自以為一個拿藥吞下的小動作不會被注意到,銀時注意到了但默不作聲?

回應間的沈默太久,一會兒銀時笑著搖頭不再追究,滾回自己的棉花糖海設法吃出一個夠他今晚睡覺的空位。



這個人.....也許並沒有他外表顯現的糊塗或大而化之。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