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8

昨天跟菜頭兒大吃的咖啡廳,是從我學生時代就沒有進去的帕O瓦,經過昨天實驗,廚師一定是變化系的


因為下雨鞋子都濕了進去之後店很溫暖加5分,桌子太小扣10分
看到菜單其實覺得菜還不錯+10分,看到「獵人風味XXX餐」,
我就隨口問了「是強化系的話奶油會炸出來這樣嗎?」

菜頭兒大「如果是變化系怎辦?」
我「大概端上來的是其他東西吧」

因為獵人那個配蕃茄我不喜歡,所以就抓侍者小弟(受)來問可不可以換成其他蔬菜,
侍者「我、我幫你問一下廚師」

咚咚咚跑走了,一會兒回來,「可以換其他蔬菜」
我「那可以換磨菇嗎?」
侍者「我、我幫你問一下廚師」
咚咚咚跑走了,一會兒回來,「可以換其他蔬菜」


咦?剛剛是不是母體變換過了?



菜頭兒「你調戲得很愉快嘛!」
我「看得出來呴?」

嘛哪總之我點了獵人套餐


隔壁桌的師生點了啥我不知道,他們的先上,侍者端上來時老師「咦」得很大聲,「咦?你們青醬是這樣嗎?」
侍者「這是青醬、綠綠的」


但是我跟菜頭兒大還有那老師都不覺得那麵是綠的,綠的是那幾根青菜。
我「果然是變化系耶」



不久,菜頭兒大點的羅勒麵來了,
好綠的一大盤



我「 我可以舉手請侍者小弟來嗎?」
菜頭兒「不用啦、算了算了~」


我「隔壁的老師還沒動他那盤咧,我好想叫小弟來喔~~」



廚房裡的變化系廚師,你是怎麼把麵對調的?
你變出了菜單裡沒有的東西啦~~~

菜頭兒「(嚼嚼)這是想偽裝成九層塔的羅勒嗎?」
我「我覺得比較像九層塔(嗅嗅」



對不起我想起來了前面更正,小弟答應幫我換紅椒

我的隔很久才端上來,
我「說好的紅椒呢?」
麵裡面白白的一片(奶油麵)


我企圖想換的磨菇一開始告訴我說不行,只能給紅椒,然後在正式送上來時真的換成某種菇類,
「這些該不會是想說服自己是紅椒的磨菇吧?(戳戳」

整體吃起來還可以,只是超級清淡,於是我打開胡椒罐和鹽巴罐,理所當然地發生灑過頭的慘劇,
「為什麼有這麼大一撮卡在瓶蓋上啊!!」
不過也正因為這樣才吃得完,太淡了

結帳的時候,我看了帳單上寫的是什麼,很困惑
菜頭兒大點的羅勒麵,他們代號是「麵」(結果送來青醬,BTW老師那盤一點奶都看不到)

我的這盤才是正宗奶油麵,他們代號是「G面」(不過因為是雞肉其實可以理解,話說雞肉不好吃)

我在結帳的時候,裡面的小妹妹端著兩盤綠到不行的青醬麵,給侍者說「來!兩盤
為什麼你們的青醬代號也是奶面啦!!
我都覺得我那盤上的奶油快哭了

我好想認識這位變化系的廚師
↑我真的這麼說了,


侍者小弟問為什麼,
我「我只是很好奇要怎樣才能把這個做成那個、那個做成這個www」


酵母麵包說    
好微妙的餐廳......用這麼特別的代號,是不想讓客人知道到底他們吃到了什麼嗎 XDDD



話說左邊(距離不到半公尺)的師生好像是很嚴肅的討論,右邊(距離不到半公尺)是四人一組的純正基督徒在討論耶穌的光還有生死啥的
我跟菜頭兒大是安定的腐
現場如果有人能看氣場,應該會覺得我們這三邊的氣流很有趣



酵母麵包說    
話說,這間我很多年前去過兩三次吧,不過印象中只喝了飲料,沒吃到謎之餐點 XD


TO 酵母麵包: 飲料很普通,咖啡就普通的烘焙,鬆餅加上起司有謎之史萊姆效果(=切不斷)
其實我是莫名的鬆餅控,通常菜單有鬆餅我一定點,昨天是忍住了wwww



カオリ┌(┌*・ิд・ิ)┐     
太難以理解了 :-o


結得席得     
帕多瓦以前鬆餅很好吃啊。(五年前我還在學校的時候)


我還在找好吃的鬆餅之路上


回頭看菜頭兒大的筆記,我補充一下
侍者小弟答應我的紅椒沒有出現在我的盤子裡,但是當隔壁桌的獵人奶油麵搬來的時候,盤子裡的紅色是紅椒,而不是蕃茄(他們沒有要求換)www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