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場版背景寫來治癒自己(?)的文


之二


來做自家的設定(喂)
剛剛看著灼的正座五年後土方突然飄出來的句子






與你失蹤的資訊越傳越多,沒有一項像樣的,
但它們逐步拼成了一個我打從心底不相信的樣貌,
堆在公文桌上、彷彿嘲笑著與你相關的人的努力



身邊認識你的眾人是驚訝、是悲傷,或者只是頑固。
末了、當瀏海長到刺進眼裡時,
我才瞭解,驅使著自己前進挖掘所謂的真相的動力,是憤怒





像是你這種人會惹上的傢伙才絕對不會幫你收屍!
只有你才能夠把自己的消失處理得毫無痕跡,在這種危急的鬼時候還搞失蹤根本、根本就......





「副長?您的手?!」



『......該換個新茶杯了。』




生前(?)應該還是茶杯的碎片有幾塊扎進了掌心,挑開的時候一點都不痛,血流得很沒有誠意,是稍微用力了才聚了半手掌。


覺得眼裡一陣熱辣而眨了眼、又是瀏海的關係嗎?
混蛋、說什麼倒A瀏海好看...留起來麻煩死了!!



旁邊的山崎已經很盡責地掏出消毒藥水和繃帶,真是多餘。
吸氣的同時用掌心的濕潤將瀏海撈起,順著髮線往後梳。


視界一下開闊許多,卻並沒有變得明亮。




「......副長?」
山崎僵硬地問出,明顯還想要講什麼,被我瞪了之後噤聲,隨後收拾了榻榻米上的髒亂,退了出去。




視線偶然轉向了房內的圓鏡,映出了應是熟悉卻又陌生的臉孔。
從這個事件開始之後,我有多久沒有像是這樣、正視"現實"了?




『哼、你就消失到高興為止吧!
  沒有你、我們也守得住大江戶的。』





- - 想不到好的結尾句所以暫時這樣
 


根據我家土方的說法,因為阿銀喜歡瀏海所以留著(要定期修剪很煩喔瀏海XD)

於是阿銀一旦不在了,氣憤之下「你喜歡的也不留給你了!」所以改變髮型了

怎辦我覺得很可愛←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