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7
例行的黑水排放)

不喜勿入。



只是在懷疑動機,自己的

當然寫銀土寫五年了,雖然真的還好多胎死腹中沒寫所以算不上倦怠,但是我一直想要寫dmmd紅蒼,恐怕是除了「題材新鮮(過去銀土無法寫到的)」「新歡」等要素以外,有一個令我擔憂的要素
而且我害怕我會再度失望

紅蒼這個主題讓我想要再相信「希望存在」,想要再度把「希望寄託在別人身上」,簡直又像是當初開始寫銀土那樣,寄予厚望

這幾個月我已經開始感受到絕望的壓迫了,但是我自己還沒有要放棄,我還想要相信看看,相信自己只要做出了努力,應該能夠獲得我想要的東西、相信那會以我希望的面貌出現
以歷史看來,當我發現我「緬懷過去」的次數和深度越來越多的時候,我知道我該警覺。

我懷念Homage時期、我懷念寫小L的時期,因為那時我總是能找到人討論、我總是能找到有人能幫我看作品、聽我講我家孩子的事情。

以一個寫作人來講,寫銀土的時期帶給我的感受是相當毀滅性的絕望。
因為我期望的「交流」並沒有發生,如果我用Homage時期來相比。

寫作是孤獨的沒錯,但是我從來沒有如此深刻地感受到過,那種坐在明明是同圈的眾人之中,卻只能孤單地跟自己的食物對話的痛苦

我不止一次地質疑,是不是那個寫得出「別人願意看的文章」的我已經死了?隨著Homage的結束

寫足球Nighttide時我並不在乎別人看不看,我的出發點是讓自己快樂,因為我知道現實中我永遠都(在他們身上)找不到了,所以我自救、我感謝當時的我決定那麼做
但是我也同時知道這樣自救的背後,那心境是多麼悲涼

我寫作、是希望覺得有價值、能造成交流,也許能激出更多火花、能夠在什麼自己沒想到過的地方做出進展

寫銀土,我更常感受到的是淘空自己的無奈、不斷在黑暗中摸索走向,還有對著名為黑洞的蒼空吶喊得聲嘶力竭的無力
我清楚地記得那些像是要跪在地上縮成一團痛哭、把自己挖空依舊什麼都沒有的痛苦日子

就算外頭陽光依舊燦爛
我感受不到

當然我在寫銀土的這五年有所長進,銀土是我開始真正運用從GMAT英文文法中學習到的句子結構分析法寫成的作品。我第一次寫非詐欺H文還付印、而且閱讀多次、我嘗試了些新的寫作點子、風格......
但是我也知道,如果我還想要回歸那個開始寫作的原點,去檢視得失。
我依舊是失望的。

當年我掙扎了非常久才決定要把銀土這孩子生下來,而現在他也成長許多。

如今紅蒼,我要用什麼樣的標準去設定,我想要在這個孩子身上看到什麼呢?
這個孩子以紅雀的模樣存在,是成人的他。
生過銀土之後,當初決定要生紅蒼這孩子的時候,我做的覺悟也比當年多了很多,所以有無料配布本還自己手工得很多彩

材料跟時間外加準備工作... 都當成是「愛」的一部份加進去
現在這個孩子可能的「失敗」因為我這次沒有攤位所以變得有藉口,也許是好事

因為論悲慘,沒有孩子目前慘過銀土所帶給我的

我擔憂紅蒼的原因還有一個,因為如果我不是出於自救心理,我對他依舊有所期望,而我經歷寫銀土的技巧成長之後,卻在紅蒼文中沒有自己能發掘的「成長」,那麼這個孩子到底對我來講是什麼?

銀土給我的絕望,我可以用成長來相互抵銷,讓那孩子存活下去。

但如果紅蒼這孩子沒有辦法,這應該就是另一種絕望了吧?


我只是想要快樂而已
在那個被宣布「你以為你有資格追求幸福嗎?」的夏日過了之後,可以讓我快樂的東西真的變少了。
快樂與幸福是不同的,現在,我只想要快樂。

短視近利的,快樂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