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同上

 

第五部.破壞

塔毀之後,蒼葉為了尋找失蹤的紅雀和紅時雨成員一起加入現場搜救隊,並不斷地在各醫院中找尋符合紅雀外表描述的男子。
但直到搜救行動正式宣告結束(
找到生還者的機率太低,或者距離找到上一個生還者太久,我記得911那時是第三週的時候),都沒有找到紅雀。

 

題外ミンク跟SCRATCH沒有加入搜救隊,クリア跟ノイズ反而因為蒼葉的關係協助了搜救。
讚一個我家好ノイズ,他幫忙設立了搜救網路資料庫(把找到的人的資料串連起來,一方面也是為了幫蒼葉找紅雀
XD

再一次醫院搜索無效後,喪氣到底的蒼葉被タエ婆婆叫回在舊市區的家。

白金監獄和舊市區在東江垮台後慢慢回復以前的模樣,也是之前的侵入塔作業時植入的水母歌也逐漸在市區播放發生效用,於是不需要那麼警戒。

 

タエ婆婆說セイ情況比較好了(雖然仍臥床),想看他。蒼葉回家,看見比較有生氣的哥哥,努力露出高興的笑容。

セイ摸摸蒼葉的臉,讓兩人額頭相碰,對蒼葉說「可以不用強顏歡笑,我知道你很難過,別人也許看不出來蒼葉有多傷心,但我是感覺得出來的。蒼葉的心很痛苦。」

是雙生子所以能感受到情緒,然後蒼葉就崩潰了(喜)

我好喜歡他靠在セイ哥哥肩膀上痛哭的樣子/////

 

セイ安慰蒼葉,雖然他不知道紅雀是個怎樣的人,但是他相信不是個這樣拋下蒼葉的人。
然後タエ婆婆敲門,帶著甜點和扛東西的クリア進來,後面是紅時雨的人。

「雖然像是很不合時宜,但就是這種時候才要慶祝。

笨孫子,還有剛找回的セイ,生日快樂」

蒼葉的生日是4/22,就來個可愛的錯誤讓塔倒在4/1吧,整整三週的救援。

 

クリア拿的是其他人送來的禮物(ミンク含,他不會出席),內容當然是跟官網上加持的很類似,不過ノイズ的得改變(官網他送花與高級香水),最重要的,是紅雀的禮物。

紅時雨的部下說其實他們內部爭辯過到底要不要在這個時候拿出來(哪壺不開提哪壺),也很希望這禮物能夠讓紅雀親自來送,但是既然大家都送了,

「紅雀樣也一定希望自己不缺席!」

 

(媽啦這樣講完做媽的我自己都想爆哭了TAT......紅雀你真是個好孩子!)

紅雀的禮物是早就準備好的,甚至是在蒼葉救援前就準備好的,我想這個時間點很重要,紅雀用情之深啊啊啊(艸)

 

晚餐在稍微歡樂的氣氛下結束,心情好一點的蒼葉抱著蓮出去散步。

這邊的蓮蒼對話算是我給蓮的交代啦,畢竟無法給他更多發揮餘地(笑)

蒼葉一邊抱蹭著蓮一邊問那六個月中,紅雀是怎麼度過的。

蓮的公正口吻讓蒼葉堅定要找到紅雀的信心,然後再來一點蓮式的關心。

 

「不過紅雀那時他會強迫自己定時吃東西,蒼葉就算強迫也不願意吃,

真是傷腦筋哪!」「啊哈哈哈對不起....謝謝你,蓮」

「大家都很擔心蒼葉。」    「嗯、我知道...

正在這溫馨的當口....「蒼葉!有人接近,請小心。」

 

 

夜晚,路燈很明亮,街道算寬敞旁邊還有岔路如果蒼葉想逃是可以的。

偽雙子緩緩從巷子另一端走來,下意識想把蓮緊抱的蒼葉突然想起什麼,把蓮藏到背後。

 

 

「あ。お。ば。」「あおばさん」

「不用那麼警戒,」「我們不是來宣戰的。」

偽雙子亮出手上的提袋,白金監獄著名百貨公司(?)的提袋,

「生日快樂~」「生日快樂。」

 

.......」蒼葉有點疑惑,但是不為所動,始終開著AT力場保持距離。

 

「啊嘛別這樣嘛!我們對蒼葉一向是沒有惡意的。」

「我以為蒼葉在之前的共同生活裡就已經瞭解這樣的事情了呢?」

說得很像是真的,而、也許是真的。

只是偽雙子的"疼愛"完全是建立在怎樣的基礎上,還有被刻意忽略的問題點,蒼葉明白自己不會再回頭。

 

「那陣子,承蒙照顧了。」

語調有點穩不住,但蒼葉的確是凝聚了莫大的勇氣講出來,

「不管在你們眼中的我是怎樣,想用言語說服我也好、跟我堂堂正正

對決也好,我都不會選擇回去。」

 

先前蒼葉想到要把蓮藏起來,是為了給他空隙去求救。

不管偽雙子嘴上講什麼,畢竟紅雀兩次跟偽雙子打起來,他們要來報復或"討回公道"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

也許是蒼葉不自覺在最後一句動用了<>,偽雙子的行動不自然了一下,

隨後是ウイルス扶著眼鏡輕笑了,「看來意志非常堅定了呢~」

「不過這才是我們迷戀的slyblue嘛~」

 

兩人一副願賭服輸的模樣,

「正因為是這樣的蒼葉君,才能將東江所建立的世界一舉打垮。」

「可真是了不起喔!害我們清閒的日子結束,收拾殘局可不輕鬆呢!」

 

トリップ的語氣有點幽怨,看著蒼葉的眼神裡有種想要索取補償的意味,不過被身邊的ウイルス巧妙地抑制住。

「所以託蒼葉君的福,」ウイルス的語氣其實有點酸,

「我們之後要被調離碧島了。暫時大概是碰不到面了」

「蒼葉真的不考慮跟我們一起嗎?」

「トリップ!」疑似輕輕肘擊以制止對方的ウイルス,說明袋子內禮物的內容:トリップ送的夾克和自己挑的鞋子。將禮物袋放置在腳邊原地。

 

既便是看到偽雙子善意滿滿,目送他們慢慢走離開的蒼葉並沒有鬆懈。

偽雙子提到收拾殘局時心頭緊了一下,頓時很害怕紅雀會不會就是因為落入他們手裡才讓自己找不到,又同時被這樣的想法安定下來:如果紅雀人真的在他們手上,那麼說什麼都要奪回來。

 

「喔對了,再送給蒼葉君一個禮物吧~」ウイルス突然想起什麼而回頭,

「要找東西的時候,太執著於某些線索會造成盲點的。

我推薦蒼葉君試試看紅色,那跟蒼葉君很相配。」

謎語一般的話語,偽雙子一如來時,消失在街道彼端。

 

 

紅色?直覺認定偽雙子說的不是剛剛送的禮物的顏色。

最近使用的顏色只有.....

想著想著,蒼葉突然覺得茅塞頓開,連忙搖出兔子方塊聯絡ノイズ。

 

 

 

...怎麼了?」

「顏色!我一直搞錯顏色了!」

「顏色?」

過去用來搜尋紅雀的關鍵字,是「深藍髮色、20代後半、身上有大片刺青的男子」,符合這樣描述的人是0

 

 

「紅色!找紅髮的、同樣條件的人!」

紅雀的紋章能力啟動的時候,髮色曾經從末端開始染紅。

蒼葉很訝異也有點懊惱為什麼過去一直沒想到?
明明事實就擺在眼前!明明一直記得兩人最後分開時,紅雀的模樣!

 

符合那樣敘述的人,有一個。

不過這種時候,一個就夠了。

 

 

 

按照inception最後的計算公式:10小時=第一層1週,所以500小時(21天)=第一層50週,將近一年,真的是有小孩就都生了的程度(喂)

 

先不管合理度啥的,病房是兩人房,這裡是重度昏迷區的設置。

進去在裡面的那個病床,靠窗,當天天氣很好,窗簾是拉開的,外面的藍天很漂亮,很美好的春天天氣(照樣畫得出來房間配置圖)。躺在病床上的紅雀只餘下一小部分的頭髮還是原本的深藍,剩下的都已被紅吞噬。

 

根據護士的說法,紅雀的頭髮是慢慢變紅的,之前沒有被連結起來除了顏色以外,就是因為紅雀受傷的部位太多面積太大,導致刺青不明顯(雖然臉也有但是那是個人人有刺青的時代)

蒼葉推斷如果頭髮完全變紅就沒救了,所以當下決定馬上要進行暴露。

跟著去的是ノイズ,他問蒼葉動用能力不是一定要看入對方的雙眼才行?這樣對已經昏迷的人有效嗎?

 

蒼葉回答自己曾經在セイ救援時,進入セイ的內心讓他從睡眠狀態中醒過來(雖然那也因為他們是心靈/頭髮相通的雙生子)加上之前的經驗,他相信對紅雀也一定有效。

 

畫面上蒼葉坐在躺著的紅雀的左手側,用左手去握住紅雀的右手(掌心相對喔喔喔),蒼葉請ノイズ去守門,接下來聽到什麼都不要擅動。

ノイズ雖然很有疑慮但是他也沒(立場)說什麼。

 

在ノイズ離開前,蒼葉很堅定、甚至是微笑著對ノイズ說,

「我們是不會輸的」(主旨!主旨!)

 

然後最終救援開始^q^

我好喜歡說那句話時的蒼葉的表情啊啊啊我的好媳婦!!

 

 

 

 

第一次暴露他是在空曠空間看見成人的紅雀,去阻止他殺戮,第二次就是走原作路線:來玩開門遊戲。
門越開越裡面、越難開,裡面的世界越來越黑暗,到最後只知道有門的存在,和看得見自己。

 

原作當時開門開到我都覺得遊戲當機了(無誤),這邊也是,所以大概開到第五六扇門時,子雀(大約七歲,此時反映的是蒼葉對紅雀最初的記憶)就輕飄飄地跑出來了。

是個面無表情的正太(萌死

跟蒼葉記憶裡的那個隨時微笑給予溫暖的子雀完全不一樣。

 

「門有多少扇,就代表他的防衛有多少層」子雀面無表情地說著。

在蒼葉摸不到紙門的形狀、把手時,幫他摸出來,幫蒼葉拉開門。

 

蒼葉知道這個型態的子雀不是真正的紅雀,也許只是潛意識。

再開了幾道之後,出現了厚重的、被巨大鐵鍊鎖死的鐵門。

「到這裏的話,我也沒辦法了。」

說真格的子雀這樣面無表情地說的時候真的萌死我了啊啊啊

 

蒼葉嘗試推、踹,但心知肚明物理攻擊沒有用。
他轉向子雀希望他能幫忙。子雀把手放在鐵門上,一副其實看得見裡面的模樣,冷冷地說,

「他以為把怪物關得這麼深,牠就不會出來了,真是笨蛋!」

喵的咧啦還吐自己嘈!!這等神萌正太哪裡找

 

「結果連自己都關進去了。」

子雀輕描淡寫地說完,手放下離開鐵門(沉默的正太也好萌啊

 

 

在這時,蒼葉好像突然了解裡面關的是什麼了。

是一切的起源,讓紅雀不願意面對的過去。

裡面是,當年的紅雀,和造成這一切的龍峰。

 

當然在之前告白中,紅雀已經全盤托出了,包括殺死母親的部分也說了。蒼葉倒沒想過紅雀還能保留什麼部分沒說、說不出來。

「越是輕描淡寫的部分,就代表越在意,在意到只想忘記。」

子雀像是坐在櫃子上,好像腳邊有著球,雙腳踢踢地說著

 

先不管開門的事情,我其實拋給我家蒼葉最難解決的問題:勸回那樣狀態下的紅雀。先前的殺戮狀態反而簡單(大概)
因為那時的紅雀是成人,他明白的事情比較多,所以蒼葉用理叫得醒他。
但子雀懂得太少,情感又很單一,必須拋給他發飆的更大誘因,讓蒼葉抓住那樣的立場來反擊。

 

思考跑過了很多死路,甚至出現了「怎麼可能不一起BAD END」的選擇(我都快要點頭了OTL),直到我家蒼葉終於找到他自己的立場,很冷靜地對我說,「如果沒有一起墜下的覺悟,我也不會在這裡了。」

我家好蒼葉居然做了這種跟隨宣言啊(艸)

就算最後兩人一起壞掉不會回來了也是要永遠在一起喔喔喔喔這感覺上是很好的生日禮物啊(X)

 

回到當時的心理描寫(不寫完兩段完整的暴露我就覺得這本沒寫完

為此我調了好幾次龍峰的玩弄順序跟姿勢、炸

總之龍峰接到電話之後,愉快地結束工程,輕巧地吻完紅雀後離去。

痛到不行的紅雀覺得全身熱得快燒起來,意識到龍峰要離開之後只掙扎著想要爬起來、要阻止龍峰離開,這意念太強烈加上紋章啟動的效果就變成「擋我者死」(於是造成當晚的殺戮)。

 

蒼葉的介入點是在紅雀爬起來之前(紋章能力啟動前),這造成了幾個困難點:因為殺戮還不是事實(對紅雀來說)所以不能用這點阻止他,但是除此之外連我都不知道要怎麼排解掉紅雀滿腔的憤怒。

龍峰對他做的事情是不能被原諒的,但不管是告訴紅雀現在的他追不上、不需要追(都是"過去"的事情)都會造成反效果。

 

於是我開始去探討要怎麼安慰被侵犯的人orz想到HOUSE S3有一集我好喜歡的One day, one room)可是都沒有什麼用orz
子雀太小了不能講理,這也不是說「都不是你的錯」就可以安慰得了的。

在子雀心中對龍峰的憤怒佔滿了一切,同步下去只有同意讓他瘋掉orz

蒼葉的宣言只有讓我感動的成分,沒有解決問題,所以我只好把當事人抓出來。
逼他回答自己的問題還真是
...(抹臉)不過我家紅雀一直都很理智...這可能是我最理智的孩子。

 

我家紅雀沈默了一下,開始發問,幾回之後,我們開始討論其他的可能性,「有沒有可能,你追龍峰是有除了"自己"以外的原因?」

這個想法改變了一切。

如果要凸顯紅雀的偉大之處,必須讓他的思考展現除了自己以外的因素,特別是在這種狀態之下,所以我把蒼葉扔了進去。

 

在那樣的年代一定有照片,我相信這樣的技術還存在,所以紅雀一定把照片放在房間裡:自己和小蒼葉的合照。

子雀在被(...)的時候不小心唸出了蒼葉的名字,冰雪聰明的龍峰自然猜得出這種時候還會叫出來的名字意義重大(因為子雀沒哭爹喊娘的←)

 

跳脫開來,當時子雀想到的只是被蒼葉仰慕的自己不能輸、要做個好榜樣之類的。
然後紅雀恨他老爸,也應該是弱勢的母親的照顧者(所以很早熟的孩子),於是他受委屈時應該也是不吭聲的類型(
媽啦我萌這種的!

於是心靈支柱就應該一直是蒼葉了。

 

於是我安排成意識不清的子雀重重誤解的局面:他聽到龍峰看到蒼葉的照片稱讚是很漂亮的孩子(引起興趣)、他隱約聽到龍峰接手機,提到新的實驗品的事情,子雀把這樣的線索連結起來就會變成他以為龍峰離開是會去找蒼葉麻煩,那怎麼樣都要爬起來阻止他。

 

告訴自己不能認輸、一定要起來阻止龍峰......

把這樣的意念集中過頭之後,就會忘記最初的原因,只記得目的。(紋章啟動後)這樣蒼葉才有介入的空間。

不然原本我家蒼葉就要回答「もういいよ」XDD
(這絕對是BAD END選項!)

 

不是的,那不是負けるな的真意!

蒼葉主動去握住子雀伸出去的手,把他摟入懷裡緩下來、聽自己講話,告訴他一些故事,轉移他的注意力。

 

蒼葉慢慢告白,告訴子雀他知道的一個人是怎麼勇敢面對諸多苦難、怎麼戰勝它、活下來的。
那個人是多麼溫柔、多麼為他人設想,也安慰子雀,壞人一定會被制裁,要他放心,只要再多給一點時間。

 

「那個人現在呢?」

「我還在找他(笑)但我已經決定了,不管他變成怎樣、選擇哪一條路

我都會跟到底,因為他是我的英雄。」

 

追隨到底的宣言應該夠打破選項,接下來就是看之前跟紅雀累積的好感度夠不夠高已決定進入BEGE喂喂喂

「惡夢已經結束」,想把這樣的意念灌輸進去,包括了蒼葉說

「會構築成這樣的惡夢的東西,我都會破壞掉!」

讓子雀知道那些都是惡夢的一部份,身體的疼痛會過去、惡夢會結束。

畢竟紅雀陷入這樣的地獄太久,是inception的話就是在Limbo狀態無限輪迴地被龍峰虐待,真是無間地獄(抹臉)

 

只要子雀/紅雀看得見眼前抱他的人就是蒼葉就應該醒得過來,願意跟著蒼葉的意識回到表面、回到現實。

 

「歡迎回來,我的英雄。」

蒼葉仔細看進紅雀的雙眼,確認狂氣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在紅雀動唇想說任何話語前,先吻上去。

 

「嗯!唔?蒼、葉!怎?別哭?」

一頭霧水的紅雀來不及高興,覺得嘴裡嚐到鹹味,而蒼葉的確在哭,哭得很高興的樣子。
蒼葉賴在紅雀身上不想起來,只是說自己哭完就好。

紅雀握住蒼葉的手,另一手拍著蒼葉的背,直到蒼葉終於哭完,卻睡著了。

「唉呀?所以……

覺得世界產生了斷層,不記得的夢境和睜眼後的世界相差太多,本來期望能獲得的答案現在睡在自己懷裡,好像也不是該抱怨的時刻。

 

ノイズ無聲無息地開了房門,旁邊是被阻擋多時的護士。
紅雀表示不用吵醒蒼葉,就這樣繼續讓他睡,只讓護士換完點滴。

 

 

「你這個盜聽的傢伙

……我只聽到鼾聲。」

 

「嘿、長大了哪?你這小子

「哼~可沒像你那樣不長進。」

 

「等他醒來,記得跟他道賀。」

?」

 

ノイズ出門前指了指他用コイル映射在門上的日期,

「啊~謝了!」

 

 

 

 

 

「蒼葉,生日快樂。」

 

 

 

 

- 說好的補償篇大概要放番外了作者拔腿狂奔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