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同上

第三部.轉機。危機

(在我家設定中,ミンク家鄉也還在碧島上,只是需要跨越幾座山)

ミンク線加入的點,是「情報」。假設蒼葉救援跟脫出事件是第一週,與ノイズ相遇到讓紅雀養傷途中讓クリア來碧島支援是第二週;
接獲東江的塔將運出一個重要的實驗體的情報,接上ミンク線是第三週。

 

對蒼葉來說,他認為被送出來的是セイ所以一定要中途攔截(用火車載送)於是和紅雀策劃突入。不過對於不知道紅雀成功掩蓋了蒼葉還活著、還在碧島的事實的人來說,ミンク他的推測則是「被運送出來的是蒼葉」,加上火車通行的區域是他的家鄉附近,於是他非得去攔截不可。兩方人馬就在相互不知道對方存在的情況下預備互搶同一目標XD

 

但是那的確是個陷阱,推測是東江猜到是セイ在求救,所以布置的陷阱。

所以在ミンク開啟(睡眠)艙門後,他是直接被攻擊了(笑)

還好紅雀和蒼葉只慢一點到,把伏兵們全都幹掉後,發現ミンク中了暗示預備狂暴化(呆立也行)(也許東江有意要將入侵者捉回去實驗)

確認是陷阱的紅雀希望當場撤離,但蒼葉不願意,他怕把ミンク留在那樣的精神狀態太久會回不來,他要當場使用能力<暴露>把ミンク救回來。

 

因為火車還在開往東江的實驗所途中,他們的時間一直在倒數。

紅雀不願意這麼做(寧願帶人跳車),
被蒼葉念了一句「但他是因為相信那裡面是我才來的、他是來救我的!我不能這樣丟下他!」。

想了想,最後同意了。

 

「我給你時間,但是在到這個站點之前你一定要完成。」

我一直覺得紅雀最帥的地方就是對蒼葉的寬容之處。

在這邊讓蒼葉對ミンク使用能力的最大好處就是他可以先幫ミンク加持啊啊啊!!這樣後面宴會組他的支援才能更有力啊!!!

把這條線連起來的時候我超高興的>w<////

 

ミンク醒過來時看到蒼葉很驚訝(而且蒼葉這時還是變裝、換髮色的),不過看到(很有活力活蹦亂跳的)蒼葉不知道為什麼有一點點高興(?)

 

雖然很高興蒼葉花了比預期少的時間就把人救回來(採用inception現實5分鐘=夢境1小時的比例尺)紅雀對於要怎樣把一堆人帶回去很苦惱,不過ミンク說他們另外有退路。估計留下聯絡方法後原地解散。

 

這次是「陷阱」的事情,也讓紅雀和蒼葉重新審視對方的情報掌握度。

蒼葉決定要將セイ救援提早,於是打算召集眾人再次突入白金監獄。

紅雀說他在白金監獄有聯繫人,所以由他安排安全的住屋和集合點,但是各組要怎麼過去就要各憑本事(笑)

 

過去後只有小組首領會集合在像是原作Glitter的地方:五主角全到齊。

負責總籌畫的是紅雀,營救構想則是由蒼葉提出,眾人曾經突破塔一次,料想這次應該能將經驗派上用場,只要能避開洗腦電波的話。

ノイズ說他為大家做了東西:放入耳內的通訊器,不僅可內部通話,也能播放クリア的水母歌以抵抗東江的干擾。

眾人分配工作:セイ救援組、保全入侵組、爆破組,但是欠缺最關鍵物品:鑰匙。原作中,開塔門的鑰匙是セイ給的,所以暢行無阻。

 

而就在大家煩惱是否強行突破的當口,蒼葉又收到不明簡訊與影檔,但是這次傳送資訊的途中被硬行切斷,如此蒼葉自然會緊張,因為セイ求救的事情有可能被發現,那麼救援計畫就必須提前。

 

強行突破會事倍功半又讓對方有所警覺,在得知當晚就有東江的宴會時,思考中的紅雀說自己應該有辦法,讓白金監獄的聯絡人把資訊PASS過去。

不久得到回傳:龍峰給紅雀的招待狀,紅雀要ノイズ複製招待狀,然後要大家按照原救援計畫執行,但差異在他會出席宴會,負責拖住東江。

 

ミンク說他跟東江有個人過節,所以他也立刻改為場外支援(宴會)組。

ノイズ按照原訂計畫和蓮與ベニ搞定大樓內破壞保全+替換水母歌,炸裂由紅時雨和ミンク的SCRATCH負責。蒼葉+クリア是救援組,負責救出セイ之後馬上撤,救到之後通知宴會組、保全組和破壞組都撤離。

 

蒼葉很不安,他問紅雀到底寫了什麼以致於龍峰會直接給招待狀。

紅雀輕描淡寫地說他給了龍峰想要的東西,而他認為這一點足以讓他不會告訴東江這裡有個人會crash the party(雙關w),然後不願意繼續談話,只要大家把事前準備作業弄得萬全。

 

紅雀對龍峰說的話是「我要見識你的完美傑作。」

因為他想起龍峰一直稱呼他為未完成品,也知道龍峰一直想要「完成他」。

他不知道要怎麼被完成,還以為是龍峰會加上刺青,這導致後面的大不同。

 

蒼葉耐著性子監督完其他人按照新計畫整備,找到在陽台抽煙的紅雀。

過去紅雀到蒼葉家抽煙可以是種到訪留下的藉口,但蒼葉知道現在的紅雀很煩悶,因為紅雀回頭看到是蒼葉時的笑容很勉強。

紅雀坦承他很不安,對上龍峰的變數太多,但他承諾一切以牽制東江為最優先,不會開頭就找龍峰算帳。

他同時要蒼葉記得此行是救セイ優先,要他救援成功之後就盡全力撤退。

紅雀話中有話,蒼葉聽得五味雜陳。紅雀的意思是不要蒼葉接近龍峰,而實情也的確如此,宴會上的東江會對自己做出什麼還不知道。

 

「那麼到時倉庫見。」        「啊~」

「まけるな、紅雀。」        「嗯!」

 

 

 

 

 

 

第四部.塔

蒼葉和クリア變裝搭檔拿招待狀等紅雀通過後從正門入,沒有被通緝的從工作人員管道進去,ミンク和轉換成機車的トリ在隔壁棟大樓屋頂待命。
比起能變裝的其他人,一定要從正門走進去的紅雀選擇了和最初見到龍峰的服裝類似的紅和服,武器讓其他人在進去後藏在廁所裡(笑)

 

看見龍峰果然等在門口附近時,紅雀暗自慶幸蒼葉沒有在身邊。

龍峰很高興紅雀真的來赴約,甚至親切地拉起手閒話家常(紅雀忍耐~);
宴會開始時紅雀還能冷靜地跟龍峰談話(時東江還沒出來致詞),可以想見兩人端著酒杯在桌子旁唇槍舌戰。

 

救援組的蒼葉和クリア在廁所丟下裝備後,即往下的控制中心走,一邊和入侵保全組(其實也是駭客組)的ノイズ聯繫找尋セイ可能的所在地。

蒼葉趕到的時候恰好碰到轉移時刻,他們三兩下打倒警衛,逼問研究人員到底要把セイ轉移去做什麼。
回答因為セイ的精神狀態太弱,導致實驗無法持續下
去所以要處分掉。蒼葉打開睡眠艙門,發現叫不醒セイ(進入昏迷狀態),想想還是先暴露進去救人再說,便要クリア設法把周遭人都打倒清空,三兩下就強行進去セイ的意識了(笑)(如果質疑速度,就當他們頭髮相碰達成聯繫效果吧!)

 

在意識平台的セイ是白子狀態,幾經呼喚終於認出蒼葉,對於蒼葉提出要一起回到表面的世界並不熱中,反而是要蒼葉面對另一個自己:暴露たん,希望蒼葉能夠不排斥、去接受這樣的存在,取得和解。

 

 

 

「哥哥別擔心,我不恨他。

我瞭解是因為他、我才能經歷那麼多危機到這裡來。」

說出此話的蒼葉倒不覺得勉強,內心的確是感謝著暴露たん的存在。

融合另一個人格後,蒼葉又回頭找セイ,發現セイ已沒有活下去的意願,協助暴露たん和蒼葉取得和解已經是他願意待在這世界的最後條件。

 

都到這般田地,蒼葉當然不可能放手,緊抓住哥哥、要セイ不要忘記自己的本質是「生」,希望セイ可以感受到自己從婆婆、其他眾人、外界等得到的溫暖,希望セイ可以像是自己一樣,控制力量(セイ的力量是眼神),如果セイ感到害怕,自己一定會在他旁邊支持、制止他(如果出現會傷害到他人的狀況),要セイ絕對不能放棄、不能認輸。

 

「這是我的英雄教給我的一句:まけるな!セイ。」

拼著這句話,讓セイ跟自己勾小指(笑)然後把人帶上來。

「說好了哪!哥哥,我們要一起回婆婆身邊、一起被他罵笨孫子!」

 

回到現實,クリア已經把打倒的人都圍圈起來了,但是表示如果再不逃跑會很麻煩。蒼葉把セイ裝入輪椅或者類似的移動裝置,讓クリア護送セイ給外頭支援的救援組,那邊就一路會撤退到舊市區,最安全的地方。

 

這時ノイズ已經因為搞定保全區而且發現宴會組沒回應而趕過去支援了。

保全區全毀是需要ノイズ親自下令的(能遠距離操控,就跟控制兔子方塊一樣)全毀會給爆破組一個信號:開始行動,但是ノイズ進了宴會區之後也沒有下令(不過還會回話),蒼葉知道不去不行。

 

回到宴會區,在紅雀取得武器重回宴席,在角落靜待東江出來致詞,並抓住時機給ミンク暗號。
宴會從ミンク從隔壁大樓衝進塔內,沿著緊急疏散樓梯騎車上來之後就亂了,賓客跑光只剩下東江
+龍峰+護衛隊。

護衛隊自然是來阻礙宴會組兩人的,ミンク和紅雀應該都是肉搏戰派,但是開打後東江跟龍峰都在原地看戲,龍峰甚至挑釁、慫恿紅雀繼續開殺,這點讓ミンク起疑心。

ミンク也注意到紅雀喘很大,當然紅雀的傷沒有完全好他應該喘,可是就是一整個不對勁。
紅雀那邊先殺完,龍峰沒有逃走還一直挑釁,挑到紅雀因為受不了而出刀時就算ミンク大叫不行也來不及。

 

 

 

刀穿過了龍峰的身體,他沒有逃,甚至像是自己迎上了紅雀的刀鋒。

龍峰笑得很滿足,搖晃地靠近紅雀,雙手捧住紅雀的臉,吻上,

「現在,我完成你了。我最棒的傑作。」Now I complete you, my masterpiece.

很奇怪這句龍峰一直用英文跟我講的XD 我也覺得英文比較原汁原味

 

然後紅雀就爆氣了(啊哈哈哈)髮尾開始染紅,眼神也變為獸目,把刀從龍峰身上抽走之後被噴上的血和身上逐漸泛紅的刺青相互影響。

在這時,東江用<>的力量下達了「暫停」的指令,ミンク突然發現他動不了,而狂雀也靜下來。

 

東江(對著龍峰的屍體)讚歎他對自己作品的執著,並很高興他交差的成品完成度很高,同時惋惜不能有實驗品來讓新誕生的兵器進一步測試,

「放心,我不會讓他碰你的,你是我重要的實驗素材」

「怎樣?我所研究出來的新能力<>,很便利不是?」

東江說一些ミンク背景的話(原路線的ミンク身世解說,我當初加分加最大的部分XD),然後ノイズ奔進來XDDD

 

ノイズ馬上察覺大勢不妙,因為己方還站著的兩人竟然在跟東江聊天(炸)東江很高興看到ノイズ,招呼後命令狂雀殺過去。
ノイズ其實一開始沒有認出紅雀,是因為看到刺青才認出來的(
這點伏筆是我家ノイズ自己提出來的,我好高興←之前我家紅雀很在意刺青被不是蒼葉的人看到的地方,沒想到能用在這

 

說真格的我自己都覺得我家ノイズ有夠帥。畢竟我家紅雀扛刀,如果不開ライム對戰的話,我很難設定他用什麼武器能跟紅雀對打到難分難捨。
我自然勸不住狂雀不拿刀殺過去,這時看到ノイズ非常順手地把自己腰帶上那串方塊兔子拿起來
.... 不是投擲!(原作中那可以炸)

而是拿來當鞭子類的武器使用(所以近可擋大刀遠可直接攻擊...我開始覺得ノイズ的戰力其實很可怕而且我想要那串兔子方塊了!這武器好棒!
而就是因為這樣才遲遲無法下達轟掉保全系統的命令(
這算ノイズ的進步啊同伴意識!),在蒼葉問話時他是唯一能勉強回話的人。

 

所以當蒼葉奔過來時是這樣的局面:假設宴會廳很大,兩邊有桌子上擺放食物,最邊緣的椅子是休息用,裡面的人都跑光剩下已經被打倒的護衛隊成員、在有淺階梯的講台區東江+龍峰(屍體)+ミンク+狂雀+ノイズ,狂雀跟ノイズ是整場跑著打。

 

所以以蒼葉的視線來講,他應該會第一個叫紅雀停下來(用<>),不過沒用,在講台區的東江看到蒼葉很高興地走過ミンク身邊下階梯(背對ミンク)跟蒼葉打招呼,「沒用的,他現在只聽我的命令」

 

與東江之戰重點是絕對不給他時間開ライム對戰(而且蓮也不在),不過這邊其實會結束得很快,五分鐘內。蒼葉告訴東江自己已經把セイ救走了,他再也沒有可以操縱人的武器。東江反駁他現在研發的<>的能力已初步在ミンク和紅雀身上實現了,雖然效力還比不上蒼葉本人的,他很有自信能把蒼葉弄到手。

 

東江要α們去抓蒼葉,則一隻負責抓一隻洗腦歌放送(蒼葉會因劇烈頭痛而難以動彈),已神速達成セイ救援目的(交接給外面等候的救援組)的クリア趕在這時以自己的姿態登場,用水母歌去解除危機。

 

假設蒼葉跟α戰力相當,則打倒α之後蒼葉的目標會是東江,而不是解救ミンク,不過ミンク也不需解救XD

在水母歌加持下,ミンク自己掙脫開東江的聲控,拿取護衛隊的武器從後面襲擊東江(記得有長矛?穿過去吧!)

 

ノイズ這邊,在α放洗腦歌時儘管已做過防護(每個人耳朵中有播放器放水母歌)但還是受影響,他判斷唯一打破平衡的方法是啟動自爆程序:解除所有保安措施,通知紅時雨跟SCRATCH的人可以爆破。

爆破五分鐘,倒數!

而且這倒數是在蒼葉還在跟α打的時候就開始;ミンク掙脫開來,一瞬打飛其中一個α,拿長矛戳穿東江,給他講兩句遺言,大概一分鐘(假設蒼葉跟α打了半分鐘,ノイズ決定真快),東江在死前想下令給紅雀被中止,但紅雀依然想衝過去,蒼葉拋下α去追紅雀,ノイズ接手打α(默契真好)

 

 

 

<紅雀、落ち着け!!!>

蒼葉對紅雀大吼,後者正提著刀往ミンク走過去,似乎有點用,但是獸目與敵意依舊。

 

ノイズ解決掉最後敵人之後說他已經啟動倒數程序要大家趕快離開塔,

那個倒數五分鐘最初是為了逃脫用。但眼下紅雀不可能乖乖跟著走,蒼葉也不可能放著紅雀不管,其他還不知道在倒數的東江的護衛隊也還會過來,但蒼葉拒絕「現在就撤退」的提案。

 

「幫我擋下他們幾分鐘!我要對紅雀使用能力!」

現實中五分鐘=夢境1小時,所以若能進去紅雀的內心,一小時應該足夠。這個第一次暴露,是兩人站在宴會廳大廳正中,四周由眾人清場。

 

進去之後,面對的是殺戮中的紅雀,場景卻是在本島的實家裡面,人也是長大後的紅雀,但是狀況是一樣的:被龍峰啟動紋章力量後的暴走,六親不認到處找東西來殺。

 

蒼葉想辦法把那樣狀態的紅雀冷靜下來,聽他講話(設計直接肢體接觸而非心靈喊話的事件),到最後,紅雀的眼神終於慢慢回復。

 

「あ、お、ば

像是咒語一樣低吟出來,髮端的紅色也停止侵蝕,但是刺青仍在紅色狀態(沒有完全解除),蒼葉死命握住紅雀的手、搖著叫紅雀不要認輸,要他睜開眼睛就可以看到自己在這裡,強制把兩人都拉回現實。

 

 

「あお、ば


紅雀的眼神終於像是落定在蒼葉身上,但蒼葉還來不及高興,就被紅雀從胸口強力推開,蒼葉飛了出去(退好幾公尺),
原本就待命的ノイズ衝過去以自己為墊接住蒼葉
←之前稱讚過ノイズ還有一個用處就是在這裡,我需要他不怕痛。

 

蒼葉完全不懂何以被紅雀攻擊,但當意識到周圍的晃動過大,完全是塔要傾頹的跡象時,他了解了。
兩人當時所站立的地面已經龜裂、紅雀是為了救他才推開他,之後那塊區域被紛紛落石掩埋,ノイズ也不管蒼葉是不是還想衝回去拖了人就跑。

 

「放開!紅雀他——」

「現在的你去也沒用。」

這樣說著到樓梯間,騎在トリ機車上的ミンク更是面無表情地把蒼葉一把拉進座位後面,要クリア死命抓住他主人。

ノイズ一臉無表情,「你們先走,我自然有方法下去。

 

ミンク不是會拖延的人就開下去了XD

ノイズ是用類似溜扶手的方式下去的,我覺得還蠻帥蠻有他的城市(?)風格的。
本家的ノイズ因為威脅太大+個性我不喜歡,但是我家的ノイズ我還蠻能接受的。

 

眾人逃出塔,看著塔整個倒下,蒼葉心都涼了、碎了。

 

按照原訂計畫到了集合的倉庫區(原作有)當初行動本來就是分組,所以各組是個別來報到的。
蒼葉他們約是中間到的(原先
6大組:宴會組、救援組、爆破組*2、保全破壞組、把風後援組)看到伙伴們陸續進來報平安的確是不錯,但蒼葉心情低落到不行。

 

這時蒼葉注意到ノイズ跛了,才想起來之前還是靠著ノイズ自己才沒受傷(被紅雀推的時候)。
儘管ノイズ說不會痛(但是有感覺),蒼葉為了轉移注意力,強制要ノイズ乖乖被他包紮。

等了一陣,應該是最後一組的蓮與ベニ和紅時雨成員回來了。蒼葉抱著蓮和ベニ稍微感到安慰一點,可還是在ベニ開口的時候情感崩了。

 

ベニ說他知道紅雀不在(掃瞄過),所以要把紅雀交代過的話告訴蒼葉。

「他說謝謝你。」

 

ベニ說他曾當場吐嘈紅雀要說這句很普通的話隨時都可以說,不用傳話。

紅雀當時只是慢慢地說了很多他不懂也記錄不下來的事情,到最後ベニ只得吐嘈「真一點也不像你~」。

紅雀則很罕見地苦笑「是嗎?對啊!你才是...我嘛!最初的。」

 

然後突然說出來為什麼當初會挑ベニ當Allmate,除了因為顏色、風格喜歡以外,就是希望能保存下來那個最像是自己的自己。
如果有一天會被刺青侵蝕掉意識,也許ベニ的存在會提醒自己原本是什麼模樣、會想起來當初為什麼要掙扎著活下來,會記得「不要認輸」。

 

所以幫ベニ做了裝飾、做小木屐,當成寵物一般寵愛,也享受著跟「自己」吐嘈的趣味(Allmate初始設定都是跟主人同步的)。

ベニ也傳話給紅時雨的人:如果他不在的話,紅時雨的日後動向由他們自己決定,本來就不是正式成立的組織,所以要怎麼做都沒關係。
不過話都說到這樣是不可能有人離開的
XD 特別是首領夫人還在哭的時候XD

 

手捧著ベニ哭的蒼葉過沒兩下被盡忠職守的蓮提醒ベニ也是不能接觸太多水氣的Allmate,然後蓮被紅時雨的人抱起來要他別破壞氣氛。
蒼葉一邊道歉一邊把ベニ放開
(讓他抖水XD,在這時,真正的最後一組抵達了。

 

這次負責白金監獄的接應、後援,找住處、安全集合地與,紅雀的聯絡人:ミズキ(&Dry Juice

 

看來恢復到跟以前一樣的ミズキ很高興地和蒼葉打招呼,蒼葉也很驚奇看到他。

ミズキ解釋說是紅雀的意思(給蒼葉當驚喜)所以才這麼晚跟大家會合,說自己和部下一開始能夠避開東江的影響也因為紅雀設法照顧到。

ミズキ(假裝)生氣說是紅雀害他這麼晚才能出現,很順道地問了蒼葉

「紅雀在哪(出來讓我打兩拳)」時,眾人間突然的死寂氣氛好棒(艸)

 

 

 

「紅雀他...現在還不在這裡。」

先開口的是蒼葉,握住的拳雖然在顫抖,但眼神越趨堅定。

「我會找到他的!」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