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之有紀錄的前一篇在此:[銀土] BE腦洞(28天/自家兩年後相關)

更早則是在灰子裡的紀錄,以下搬運。

 

 

[銀土] 末世腦洞:BE修正路線



先放置一下最原始的腦洞...竟然也四年多了呢OAO


自家的2 年後/28 天後(設定)
2011/10/05

天性免疫的阿銀在其他場景會變成悲劇性的角色呢、像是....
身為世界覺醒的最後機制,卻因為要配合天時地利人和必須裝傻低調成為最後一個清醒的人。
腦中畫面有著跟著阿銀一起奮戰到最後,自知也終會被感染的土方,雙手搭在阿銀肩膀上,喘氣說只能走到這裡、無法跟阿銀一樣天性有免疫力很
不甘心之類的話。
苦笑、眼裡流露的是對即將要變為孤獨一人的銀時的疼惜,說出最後話語,
「那麼、拜託你了...記得、兩年後的、日蝕日、6:18pm..約、好了」

一直未發一語,臉上表情絲毫未變動的銀時,冷眼看著土方發病/消失/倒下,許久.....
「兩年啊..」
日光悄然從地平線上探頭,逐漸照亮整個死寂的城市......
這個城市,只剩一人屹立
↑抹臉)我為什麼要設定這麼可怕的故事orz

2011/11/11
今天在車上稍微跑了一下之前曾經提過的銀魂/銀土的2 年後/28 天後架空
劇情會怎麼跑........為什麼這種設定也可以跑出H?!(艸)
所以來撐著記錄一下(喂)

設定是感染到病毒的人會有兩種反應:逐漸變成殭屍/攜帶病毒者,或者灰化(身體機能停止之後化為灰,啊、這樣的話好像沒救了)
糟糕了,我竟然設定出我家銀土第一篇BE?!
不不不不不做媽的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Д ゚))
反正就繼續寫完設定(累得魂都快飄走了)

設定土方不是科學家,而是跟科學家近藤(!)交情很好的實驗室保全主任之類的,所以土方有一本手冊是近藤交給他的,在逃命行動中他一直想
要弄懂裡面說的病毒研究。土方也用手冊來紀錄事件/地圖。
逃命中途當然人一個一個少,我想過像是誰可以演出斷後的壯烈戲碼啦~
或者是其他梗,不過都不重要我只想寫銀土單獨在一起的片段(喂)
兩人都害怕、都寂寞還是要嘴硬,這時他們已經知道兩人之中有一人可能是免疫者,但都嘴硬認為是自己來撐出自信。
見證過太多身邊人的生死,我想對他們本身都打擊(?)蠻大的。

然後在一個小事件中,受小傷的土方開始發燒/出現不適症狀。
擔憂可能是病毒的影響,但是目前無法確定到底誰有抗體,外加沒有能夠輸血的器具之類的,也不知道到底要怎麼樣讓別人獲得抗體,還有很多事
情/因素,銀時決定用別的方法跟土方做體液交換←

在某次倉促逃亡中,土方弄丟了他的手冊。
兩人爭吵過要不要回去拿,但土方覺得弄丟的自己有責任,何況不管怎樣裡面的資料對不管哪一個人都很重要,地圖等的,所以他選擇回去拿。
當然是被圍攻、土方殺出重重包圍但也被感染到。

銀時殺進包圍把土方救出,一直跑到認為安全之地的土方,發現他是那種被感染會灰化的類型。
他自知時間不多,教導銀時怎麼看地圖、用近藤留下的資料,還有他自己的筆記推算中兩年後應該會出現讓病毒消退的自然環境等等,努力趕著時間和體力把資訊交給阿銀。

最後、土方感嘆,「所以當時、我真的只是發燒啊....」
苦笑,雖然是被騙(上床)了,可是不知怎的也不想生氣了,憐憫起要獨自留在這世界兩年的阿銀,道別。
然後剩下的跟前面那篇寫得差不多...

眼神真死的阿銀好可憐。・゚゚・(>д<;)・゚゚・。
不不不這種東西我怎麼會設定出來?!QAQ
做媽的絕對不准天人永隔的事情發生!!
所以就讓這個變成單純設定吧>"<


----

當時因為看不到HE的轉折點所以就單純放置,但其實我很想要處理「世界末日」的題材(雖然很多電影把題材都拍到爛了),這題材跟廢墟一樣有著真實與不真實的美感。
另一個我一直很想寫但是覺得挑戰非常大的是我自己標的「Asylum企劃」,想寫一個瘋狂而正確(?)的世界,那個目前只有人設和很薄弱的段子,我還看不清,改日再說。

再來放一段去年讓我覺得這故事可能有轉機的對話。
去年忘記為什麼(喂喂)在WB舉辦一個舉左右手決定BE的投票,那時有個模糊的提案正在成形。

 

[銀土] BE腦洞(28天/自家兩年後相關)

 

覺得這腦洞有轉折點,就是在我突然開腦洞說要「讓阿銀的血糊滿土方身上」的地方。
既然阿銀是免疫者(設定),那麼假設這是個土方受到感染無法動彈(例如腳被感染到開始灰化?),也不准阿銀扛他走(可能也受傷,但他能動)的狀況,阿銀最後被逼走時(畫面上是逐漸逼近的藤蔓?我還沒搞清楚為什麼有這畫面),看土方冷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沾滿血?)給了他蓋上,像是哄睡小孩一樣地吻別(嗚嗚好溫馨!)
至於原先玩笑用的手榴彈大概真的會留給阿銀啦XDDD
之後阿銀竟然沒有用到它就爆氣突破重重難關(?),將土方捨命(O)救出的研究資料之類的給在其他地方的科學家,讓他們研製新藥,逆轉整個世界局勢之類的。

人類慢慢把他們的世界收回,清除掉那些佔領世界的藤蔓,可是清到某一區的時候發現在藤蔓底下有微弱生命源。
這時已經變成科學家(?)(很難得我想看穿白袍的阿銀)的阿銀(被尊為老師?XD)被眾人請回現場處理,認出是哪裡之後懷著一絲希望,小心翼翼地挖出了那個生命源......

原理大概就是阿銀的血(和體液XD)救了土方,而他跟藤蔓的毒(?)對抗中強制冬眠睡了好幾年XDD(完全睡美人化XDDD)
我一點都不排除本篇之外的番外篇就是阿銀這樣那樣把土方弄醒的!!!!說好的H在這裡!!!←並沒有!!!)
不過可能少一條腿之類的(灰化過程不可逆),但土方用義肢OK啦!說不定還會跟阿銀賽跑XDDD

總之只要這故事有HE,我應該會慢慢想出中間的劇情...........吧。
這(又)是個阿銀阿土有做有活命機會的故事(O)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