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頓偽造的年夜飯,何以擄獲猴年春節最多眼球?

上面說的的風波大多在WB上有跟到,現在想想我呆在WB上,就是看這些光怪陸離的事情,告訴自己不要吃驚、接受它已經存在的事實,然後去了解自己的想法還有他引發的思考(對於這個議題抱持的態度)。
下收自家食物觀念歷史(?)

小時候當父上說「中國人就是苦啊~」的時候真的沒有什麼除了課本念到的冰冷文字以外的實感

我這輩子超級怕沒吃的,怕得像是上輩子餓死的,也一直擔憂世界會像是MAD MAX的世界那樣,所以要今朝有肉今朝吃。(然後也要省著不然明天沒東西吃)

從小家裡的教育也是在各方面告訴我「錢最重要」,所以東西只要不是明顯壞到不行了(外表或味道)放多久都能吃下去。

父上脾胃強壯是他的祝福(家中唯一一個可以喝冒氣泡的優酪乳還不拉肚子的人)母上脾胃沒那麼強壯但是腸子(?)很活躍,有問題的食物可以立刻清空。
身在中間值的我自認為自己還算合理了(加上我鼻子靈,真的發酸的話我聞得出來,但打比方,大概20%以上的酸我不會吃,父上大概會到50%以上都還在吃)

大學以後某次跟朋友一起吃飯,吃小M

那次薯條好像特別大份?好像買一送一還啥的。
我忘記為什麼我沒有想到要帶回家或宿舍(啊、大概是因為不想被發現我跟人吃飯?)所以很努力地撐著吞,可是實在是吃不下。
朋友頗不以為然「為什麼呢?不需要努力吃下那些有害的食物啊~

那朋友應該不知道這句話的確讓我第一次想到,「疑?我的健康比錢/食物重要?」這個非常簡單的道理。
因為這個想法完全違反了我在家受到的教育

雖然是很後來的事情,但是那個「想法」對我有一種「開啟新世界」的效果

之後在很多面臨「我是不是在浪費食物?」的時刻,我的衡量點不再是「這東西是錢買的、吞下去!」而是「吃下去的話,效果是不是得不償失?」(騙肚子的效果和拉肚子的可能性之衡量)

之後我有自己能處分的食物時,我變得開始能「丟食物」了。
以前我會把麵包發霉的部分去掉其他繼續吃、或者「這酸度我能忍受、騙一下肚子我有吃東西」、「食用期限參考而已」。
我當然還是會做類似上面的事情(存食物),至少我的衡量會多一點,而不完全是「我(的健康和命)不(會比錢還)重要」

母上對食物的處理方面其實是健康許多的,他不怎麼吃過夜菜(寧願新鮮煮)。但是父上來自「什麼食物不管多"少"都一定要留一口過夜、再過夜、省、再省一口」的家庭

這麼多年來父上這糟糕的習慣(省一口、順道省個盤子明天後天可以用)一直無法修正或改掉,是直到去年終於發現有後果了(一顆大石頭),我跟我媽才能強力地去阻止「別管那菜了倒掉!!吃下去不好!!」

那些家庭養成的不良習慣,要靠一代一代的人去慢慢扭轉、消滅才行。
這也還要身陷其中的人有自覺才行

每次想到我可以消滅多少不良習慣都覺得至少這就是我這輩子的成就了

我不會有"我的"家庭,我不會複製錯誤,所有的錯誤到我為止。

有一種在高速公路上肉身擋車的快感

回到食物)
比起即便知道身上包了一顆(讓醫生非常吃驚的)大石頭,也改不了原家庭給予他的飲食習慣的父上(比狗改不了的那個還難)(因為我跟母上幾乎是每一餐飯都會講「不要留一口在那邊」這樣講了非常多年,沒用),我覺得自己改善了很多(而且是只有自己知道的部分)

然後我不免想起高中那時看著教室後面的餿水桶,發現自己真的在思考拿起那根被咬過的雞腿去洗手台洗一洗吃下去再把骨頭帶回去給自家狗吃的事情。
當時沒有一次那麼做倒不是怕被笑(畢竟餓比自尊啥鬼的都還來得真實),但是實際上的原因(我覺得洗了還是能吃)我現在卻想不起來了

PS.現在對於食物的解決之道是自備塑膠袋:)
打包回去吃,而且儘快吃掉:)
另一個朋友也曾說了一句頗震撼的話「把食物放過食用期限是對不起食物啊!!!

我「是!對不起!   」

有沒有人要認領上面那兩句話wwww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