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0


有個小腦洞一直想寫,忘記以前寫過大概了沒,但這是在自家時間線,不是後來原作有「虛」的這邊。
大致上就是、阿銀獲得了時光姬,可以選一個時點回去。
這其實是跑馬燈的概念,回顧自己過去做了什麼,有沒有什麼要改變的。
最後阿銀選擇沒有跟土方交集的原始時間線,「如果不經歷這些事情,我沒有辦法成為後來的我,我就不會在那個時候用正確的方法來得到十四。」
「我要成為好男人之後才去找我的十四,然後永遠不離開他。」
大概是這樣的概念。

「抱歉十四,我還不能見你,我還不夠好。」

最後當然是夢境自省。
阿銀發現他對自己還蠻滿意的(笑)
然後哼歌去找他的十四啦~

 

接首撲)
剛剛聽到我家阿銀帶著一點害羞說出:畢竟十四接受了最頹廢最廢柴時期的我啊~還有比這個更令人高興的事情嗎?[可爱]
好好好是是是你強你炫耀,十四雖然抱怨很多,但他的確是愛你的[二哈]



那麼用這串來鋪對於五月聯文的思路吧

跟白水阿年的對話

 

我覺得這篇成形的關鍵在於阿銀和近藤的關係。
阿銀我覺得他一直很有長輩緣,所以他能被松陽收服、被登勢收服。
十四的可塑性比較大,同儕(大哥)的方式或是長輩都能收服他(比較乖ww)

有阿銀在的真選組,加上頗安分的一番隊隊長(笑)組織不會像是土方管理之下那樣嚴謹,向心力加上近藤本身還是有的。
阿銀絕對是個特權份子(笑)
不愛開會(會叫總一郎君去幫他開)、有任務下來也要接不接的(還是會一邊抱怨一邊做完就是了),文書兒戲一樣的做(山崎只能拜託齋藤來幫忙?XD),作息規律一些(晚上出外溜達順道除點小混混)
這樣會讓近藤本身多認真一點(O)去FOLLOW上級

我坐在馬桶上的時候仔細想了在真選組的阿銀的立場艱難(?)的地方,覺得問題很大

因為阿銀畢竟還是白夜叉,當他是萬事屋的時候至少比較中立 一點,他是「被拖下水」的處境居多。
但真選組不一樣,出任務抓攘夷份子的時候,和土方是副長時的心態就完全不一樣了。就算阿銀並不會太積極(交代總一郎弟弟去做,而總一郎並不會排斥),這樣的他會讓近藤面對的上下壓力變大:上面的人對於他收留前攘夷份子的心態想必有所微言,下面的人對於他縱容阿銀不去老實執行任務可能等同包庇前攘夷份子會造成不服從(?)

即便有像是阿鐵這種前攘夷份子轉正的案例存在來證明近藤真的可以不在乎,他有大海納百川的胸襟,阿銀本身究竟想法是什麼,在他本來就處於不利於保持中立的境地(是真選組,是吃公家飯的),就會變得格外重要。
如果說「因為你們違反了我的武士道,所以我會出手」,這樣的阿銀是不是能夠比較讓人接受呢?



白水阿年
前攘夷志士的旗帜突然做了幕府的所谓“走狗”



對,後來想想這個問題很嚴重。



白水阿年
已经不是近藤的一句“不在乎”可以解决的了,人心所向是不是他
他的立场和觉悟是不是能让人信服
感觉即使是说“违反武士道才出手”,也很难笼络人心




非常困難
阿銀身為中立萬事屋的時候都會被懷疑「跟攘夷份子勾結」,那麼身在真選組裡面就更不知道會被人說成什麼了




白水阿年
可以用一次似乎自杀式的行动或者是什么使人折服一下?
让人知道这个人其实并不属于任何一边,即使在真选组,也一样
他只是做着职责之内的事情,但是并没有效忠于任何一方势力
我觉得银时就算进了真选组,“效忠”这个词也绝对不属于他



例如「違反上級命令依然獨自出征?」
或者是被罵乖(?)了,改去委託中立的萬事屋?




白水阿年
就像他新漫画里面所说的
因为不知道做什么,所以才挂上了万事屋这个不正经的牌子吧
类似,就是他回去做“他觉得有意义并且可以的事情”
即使他并不知道具体意义但是有些,确实值得去做去保护,站在幕府的所谓职权与立场吧




我也不覺得他對「真選組」會有像是原。土方那樣深刻的羈絆,他就是一個漂流者,說起來也頗自我中心的。
因此我會覺得他在碰到土方之後會更想要脫離「真選組」這個"束縛",因為看到了「自由的方向」(萬事屋),即便我也不覺得逆轉銀土能夠走的時間線會很長,如果按照原作的事件們來看,應該會在柳生篇之前就要打住了。
但是在那之前所要解決的眾多問題依舊存在,而且很多又嚴重。
1.他跟近藤的關係
2.阿銀自己身為前攘夷對於這份工作的立場
3.他與土方相遇的初次、打起來的原因等等通通都會不一樣
4.他跟土方的合作關係是建立在哪些(原作的)事件上?
5.故事的時間點,大約在原作的哪個事件點?

當然因為是逆轉設定,所以可以扭曲原作的一些設定。
例如說當年的白夜叉是證實戰死沙場,加上阿銀平常就那副德性所以最初沒什麼人懷疑到組裡那隻廢柴就是當年的白夜叉。

這也只能降低一點難度。
而、估計近藤收留阿銀的時間點,我想要扭曲原作時間線,大約在原。阿銀在死神篇那篇又被抓住的那次,和近藤他們上京之初,還啥差事都沒有的時候(然後我並不想要把當時的見迴組一起扯進來啊真的太麻煩了)

我相信近藤知道他留不住這隻猛獸,也許他開給阿銀的條件並不大一樣,但他是怎麼讓阿銀繼續待在組裡的,我想應該要比現實物質條件更多一些才行,例如說有個威脅一直存在,近藤拜託他幫看著、保護著,那麼等到自己更強大了,或者不是威脅了,阿銀他想要離開的話是可以的(為什麼說一說就覺得見迴組的影響可以進來了orz)

「你並不欠真選組什麼。」
我總覺得可以聽到近藤這麼說

那麼假設近藤跟他比較像是委託與恩情之間的履行約定和償還的關係,再來要解決的就是銀土在逆轉設定下如何相識相遇的部分了。

近藤還是會纏著阿妙,阿妙也還是會拜託萬事屋來阻止。
土方來解決發現竟然是以前認識的人,覺得有點尷尬之餘,也發現真的勸說不住,於是出手把近藤打了回去。

近藤本人是不會因此生氣的(且也不會改變STLAKER本性),但生氣的是聽說那個害他姊姊心碎的混蛋又出現在眼前了的小總,所以衝去報仇了(笑)

沒看過小總發那麼大的脾氣(和殺氣)混著好奇(近藤說沒關係,他們兩個以前在武州常打架)和「萬一出什麼事情的話也看著點」的心情去湊熱鬧,看到(被)打得不可開交的土方,有點一見鍾情?
這邊要怎麼安排就需要思考了。


以小總的立場......他應該是想殺土方沒錯(真心)
「殺了人對組裡名聲不好,所以上頭叫我來讓你適可而止」
可以是阿銀阻止小總的說法,而、土方到底是哪一點打動了阿銀,這也是可以安排著重的點。

例如說土方其實沒還手(僅是最低限度的保護自己?還有當時周遭的人?畢竟原作小總真的不在乎平日造成多大的損害和名譽傷害的)例如說他的確自覺對三葉理虧但選擇沈默。

到底要怎樣讓阿銀在土方身上看到「過去」和「未來」呢?
(這是原作中,我家阿銀在土方身上看到的)


搶個空說一下比較輕鬆的設定
在這種架構之下(總悟愛來找麻煩),沖神的發展超順利呢(炸飛)
會保護總是退讓的十四的神樂媽媽自告奮勇去擋下各種小總的奇招(但土方不知道),然後兩孩子就打得火熱..........(咳)

今天看到極主夫道萌萌der可愛主夫漫畫,我家阿銀在旁邊不滿的打滾說這有什麼好反差萌的?阿銀我也是18般武藝全會還是個白夜叉進了廚房也是個料理鐵人啊的難道是身上沒有刺青沒有好看的傷疤怎麼大家就不萌我的碎碎念...[笑而不語]
然後等我家土方回家(?)就看到脫著上衣秀刺青(其實是貼的)在做很可愛的那種便當菜的阿銀。


土方「.....你在做什麼?
阿銀「實踐反差萌啊!十四覺得這樣的阿銀我萌嗎?(秀出可愛便當一臉想被稱讚)
土方「(這傻小子是受了什麼第四面牆之外的刺激嗎?)(擺出"別胡鬧了,我要吃飯洗澡睡覺明天還要上班"的表情)
阿銀「十四....

土方「.........(摸摸頭)萌不萌有關係嗎?再說做菜時打赤膊會被油噴到吧一點都不實際也不衛生,你的菜正常做就很好吃了,不用萌。」
阿銀「十四!好、就聽你的!
(OS:竟然說了這麼甜的話,今晚要好好犒賞十四一番才是[並不簡單])」




白水阿年
嘻嘻,我刚把昨天太太说的设定看完
在很多银时是副长设定的同人里,银时都是在重伤昏迷的时候被近藤这个老好人捡回去的
但是这样感觉“报恩”更多,在养伤和报恩期间才会产生“或许可以留下来”的冲动
如果可以让在流离的白夜叉和真选组初具雏形的时候这两部分有一个事件的契机,可以让白夜叉在这个时候觉得“或许这样和他们过一段日子也不错”的感觉,我个人感觉也是很好的,这样对彼此道路的认知会更加深入




我不認為阿銀獨自一個人的時候會把自己搞得那麼狼狽。
我的感覺應該是阿銀自己面對官府的時候(他畢竟很不擅長面對這種),本來會搞得更惡劣的場面時,是近藤用他的聰明應對(不得不說,他一直以來都有這種應對上級的天賦)讓阿銀少吃了很多苦頭,近藤進一步的收服他「要不要來我們這邊?包吃包住,我覺得日後應該會有需要器重你的地方」

阿銀是很會結交朋友的,他跟真選組的關係會更類似同儕(比起紀律嚴明的高嶺之花土方ww)
原。土方在組內除了武州小伙伴以外其實是「沒有朋友」的(忙著當老媽子),所以隊員對他的關係是「平常能避開就避開」「危急時意識到沒老媽子不行」的時候會去賣命(笑)

不過就當以為找到棲身之地的時候,真選組的創立是確定的,其實對「官府」有所抗拒的阿銀表示他有心理障礙,我想應該也是在這種情況下讓近藤再次確認眼前的人就是曾經的白夜叉。
(在這邊的時間線設定裡,白夜叉是「確認戰死」的)
近藤的確是擁有願意保護阿銀的意圖,他也知道這舉動可能帶來的風險,但他認為未來一定會需要銀時的幫助,所以拜託銀時再考慮。
最後阿銀同意低調,並且約定日後如果碰到敏感一點的事件,他可以不用出面(出任務),實際上會看著情勢決定是否插手。
平時他繼續廢柴裝個表象(弄個說法,例如說、阿銀是近藤被長輩託付的親戚所以可以為所欲為)



白水阿年
老妈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谁家老妈子会用蛋黄酱料理,怪不得孩子们都不听他的话还想暗杀他
新出的碗真的好可爱 发售之后买回来增肥



「蛋黃醬治百病!」「吃了健康強身!」「一日五MAYO!」
銀土碗要一起買啊嗚嗚



白水阿年
可是好像没出阿银的呢[允悲]
可以的,这样解释得通
白夜叉对官府啊...其实我一直不是很看得懂,阿银对战后幕府的态度
我感觉一开始他就是抱着救出松阳的心才上了战场,但是松阳死后他把这份恨意似乎全盘归结到了自己的身上
而对于幕府,他似乎是抱着“已经腐朽成这个样子,不用也不想关注”的心吧
但是不喜欢是肯定的
我才上车坐定,太太可能不知道这边名为“春运”的恐怖



(拍拍抱抱)
在我家的路線來說(不是空知的,我始終讓松陽在我家就是個好老師,被官府處決了的單純路線),小時候在花街就常看到官府的人來找麻煩欺負大姊姊們,基本上是個先入為主的壞印象。
松陽時期也終結在官府的人來抓走老師,幾年後被處決了,JOY4收到老師想盡辦法寫下、送出來的那幾本書當遺贈。

相對於阿桂還有「改變這個政府」的意願,或者是高杉「我就是要它毀滅」的強烈憎恨,阿銀基本上是個逃避「這個會讓他想起討厭的事情」的態度(某種程度也是在保護自己)(然後沒想到自己會愛上公務員,笑)
這是原始設定,逆轉的部分我也會一併套用。


武州時期(短暫)→土方拒絕三葉的愛(覺得自己不夠格)逃到大江戶被登勢撿走,輾轉成立萬事屋→武州上京來的近藤在郊外(?)撿到阿銀,養起來→真選組成立,風雨飄搖→兩孩子+狗加入萬事屋也風雨飄搖(物理)→ 近藤愛上阿妙,阿妙委託萬事屋處理(接我原先說的部分)

卡掉池田屋事件,直接接阿妙那邊,然後才是總悟找土方報仇,被阿銀勸下(第一次?)
我正在想改屋上決鬥是反過來的效應(原作是讓土方陷落那個很MAN的阿銀XD),土方在打工時被總悟搗亂,土方就吃悶虧但是不退讓,讓「路過的」阿銀覺得「這傢伙怎麼傻的時候跟我還有點像」(陷落

接蚊子天人事件、48訓約會事件等等,讓銀土兩隻玩在一起。
理論上時間還是得先碾過三葉篇事件,這邊要重新細想到底事情脈絡怎麼發生的。
因為不會發生總悟去拜託土方放過藏場的劇情,土方也不會隨便硬闖對方的地盤,除非有很確鑿的原因。

我是覺得可以改寫看看(簡單)因為這也是「回憶」的一部分,銀土兩人關係會受到影響但是不會是文章主述

以總悟的立場來看:姊姊要嫁人了,先生就算知道有問題(山崎還是會報告)也知道整個真選組會被利用,他還是希望姊姊能夠最後還是幸福的。
那麼誰要扮那個黑臉應該就很明顯了:阿銀。(反過來印證銀土兩人的相似之處)



白水阿年說
是的,肯定要变
倒不如说是,土方或许被不明人拜托?在调查藏场别的事情,结果发现他的未婚妻是三叶
土方会以独立的身份立场来参与这件事情
然后撞到了,唱黑脸的阿银,两人不会有什么配合,大概就是“看到对方做了些什么”
互相理解推进吧



這條線是必須的,然後發現對方只是在利用三葉,所以只是自己出動了(基於一種贖罪心情)
他沒有跟真選組的講
阿銀會很驚訝土方的不要命打法吧w



白水阿年說
土方也会很惊讶“这个人是出于什么心态扮演了这个角色”
虽说惊讶,但是完全理解




今天趁老闆不在,偷寫了些聯文的提要。
我在想、三葉篇那邊,土方會受到委託,我想讓猩猩出的主意(思)
一方面是為了(組的)安全,一方面也是「相信十四的公正」「看到什麼立即回報,不要出手,有任何問題都是我們真選組的問題」
我覺得近藤應該知曉小總是因為三葉槓上土方(但可能低估了土方這邊對三葉的感情?)




白水阿年說
是的
近藤虽然有点大条但是也是细腻的人
土方对三叶的感情 恐怕他自己也不清楚吧



說的好,他自己也不清楚,只是難得想任性(?)一回
而最後面醫院那邊,是他自主選擇不要去見最後一面,「不要破壞姊弟的氣氛」
「而且,已經沒有關係了」(雙關

(兩人之間)沒有關係

(不管之前怎樣)一切終會過去的沒有關係
然後看著他這樣默默離開的上了屋頂,阿銀陪他一起吃辣仙貝///




白水阿年說
是的呦
[爱你][爱你][爱你]
太太,棒
真的好
银土,真的美
每次空知都神助攻
真的感谢



初期的屋上決戰,萬事屋正在打工那邊,起因為小總找碴。
土方每次碰到總悟都是維持守勢,先表明未帶武器,但小總不管還是開打(萬事屋兩孩子都不在)
阿銀看不過去(因為擔心而出來?),把自己的木刀扔了過去要他用,土方雖然接了木刀,但最後仍選擇被小總砍一刀(不致命),希望藉此能緩和小總的怒氣。
小總表示不會罷休(外加阿銀又一次攪局有點生氣)並離去。



「謝謝你的木刀」
「....下次他真的會殺了你。」
「....我知道,總有一天他會消氣的,我忍到那時就好,他並不是那麼不通情理的孩子」




白水阿年說
土方君还是一个认真又温柔的人
这样的万事屋应该是交的起房租的




定時交房租交薪資,沒有不良嗜好又乖乖的十四,是被大家寵著的十四唷///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