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小時47分,做的夢讓我這輩子第一次哭到醒,嚎啕大哭style。
哭了5分鐘之後的現在才停。
夢有點過度清晰,聲音味覺觸覺都有,情緒更是深刻到我覺得"什麼"想要告訴我一些事情。



都是零星的片段,卻都彼此關連。

我夢到在放一些我認為有趣的管子片段給父母還有朋友看,在一間類似幼稚園的教室,用舊的電視和錄影帶類似的設備。
場地可能是我小時候的幼稚園(不過沒有影視設備),我認為我不可能真的記得那個地方。
影片跟AVG有點關係,現實中不存在的演員訪談之類的,我很在意那個旁白。
然後不意外的,他們沒什麼興趣要求轉台,我有點失望,就當作放給自己看,多回味一下。

之後變成家族旅行,慣例由父上主導,但不知道為何母上不在。
父上在現實中的慣例就是、出門走路很快完全不等人,看到(快)紅燈就是要衝過去,看到有車快離開就是要搭上去,總之就是趕趕趕。
這次進了非常巨大而繁忙的旅館,是跟著學校的團進的,而學校是委託某個旅行社辦理的。
父上就完全不經櫃臺像是自己知道在哪裡一樣,大步走著走得很遠,然後一下子消失在洶湧的人潮裡(大概比美Grand Central人潮),他把行李拿走了。

我開始努力找,想要問之前學校團的人在哪,想要找到認識的面孔、通通都沒有。
家人是都住在一起的,我知道隔天還要一早出發,而自己累了一天還要被這樣對待,越來越生氣為什麼父上要這樣找我麻煩。

夜開始深了,人潮開始減少了,我終於找到依舊非常繁忙的櫃臺,櫃臺大概有10個人在現場,要嘛接待客人或接電話不然跑來跑去
我抓住一位年輕小姐訓問他XX學校的人住哪些房間,住哪一區,我想要回到我的房間。
那位小姐詢問了他同事,他對我們學校有印象,甚至連委託的旅行社都說對了,然而該同事也不清楚我們學校住哪一區。
我希望他用我的名字或家人的名字去查,但是他們目前忙到沒辦法查。

我感到非常的憤怒,之前累積的種種都讓我覺得異常憤怒,內心有個聲音問我為什麼不用手機聯絡。
我回應那個聲音說,手機對父上是個裝飾品,他不會開機也不會用,我至今沒有接到他的電話就是證明,說不定還在嫌我怎麼沒跟好、害他麻煩。
我說了一句「如果MOM在,絕對不會發生這種事。」

在這時,我都以為我又要氣醒了。

跟我說話的那位櫃臺小姊姊,偷偷表示我跟著他走。
我們離開了櫃臺,往商店部走。

他說他沒有辦法查到我們學校住哪一區(樓)(權限問題?),不過他覺得應該可以先安置我,給了我一個小甜點(糖果類),帶著我去禮品部跟另一個賣糕餅類的小姊姊說了幾句,他隨即拿起架子上展示的土產糕餅禮盒,要我挑一個。
我很驚訝,「可是這些是商品,沒關係嗎?」
他笑著說沒關係,然後他個人推薦銅鑼燒和什麼抹茶麻糬,我喜歡紅豆勝過抹茶所以跟他說謝謝,拿了銅鑼燒拆來吃(顯然我也很餓),跟他說非常好吃,很感謝。

櫃臺小姊姊接著帶我走出這棟樓,到外面,感覺像是剛走出永樂大樓,外頭是不知為何的紅磚風+沒什麼人的迪化街,而旁邊是個很空曠的、曾經是遊樂園+公園的地方,我看到了稍遠的廢棄摩天輪,配上不知道是光害過度還是黃昏的天色相當淒涼。
然後,我又聽到先前那個影片的旁白的聲音了,但這次是現場,說話的人就在附近。

他喃喃的說著艱澀的科學名詞,那一段話可能寫起來有劇本七八行這麼長,說著他發現了什麼原理可以讓什麼運行很久的時間,這樣後人可以無後顧之憂,
This will be my legacy to the world.

差不多是這句的時候,本來在艱難地走在生鏽的鐵架走道的他,因為體力好像用盡了,慢慢的在另一人的溫柔陪伴下,坐在階梯上休息。

是TONY,穿著IRONMAN 1 的深色吊嘎的那套,而他身邊,是非常堅強又溫柔陪伴他的小辣椒。

TONY知道他要死了,而小辣椒是他選擇最後要陪伴他的人。
我們,只是路過的過客。
我所知道的TONY拯救了那個世界,所以我伸出手,握住他的右手,握到他的胸前,無言的感謝他對這個世界的貢獻。
小辣椒表示理解,對我微笑,TONY對這個舉動的反應很遲鈍,但仍像是懂了一樣的點了一下頭,然後放開。
我們就像來的時候一樣,靜靜地退出,讓他們兩人擁有最後的時光。

我記得TONY手的溫度,甚至手上沾上的濕度,正在暗自感嘆的時候,櫃臺小姊姊開口安慰我,說了什麼現在已經不記得,也許是有關於我的境況的事情,畢竟我的問題還沒有被解決。
我吃過甜點和銅鑼燒之後其實心情好一點了(再加上剛碰到TONY,跟他告別了),於是繼續坐在外面的階梯或鞦韆上跟小姊姊聊天,聊工作聊出身。

「我想說的是,你已經做得很好了。」
那位小姊姊說,
「你從26歲失去一隻眼睛,但還是考到認證,靠著證書到現在的工作,你做得很好。」

我聽著他的安慰詞,覺得很暖心之餘,也突然間意會到一件事。
我距離26歲也很遠了,失去眼睛的人不是我,是這位小姊姊才對。
但是我也突然瞭解到,這位小姊姊不是實體,他說的人既是他自己,也是我。

他說的是我。

「你已經做得很好了。」
我在這句的餘音裡開始嚎啕大哭起來,從夢裡哭到現實,現實後的五分鐘。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