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5

世界留不下來的孩子們:他不是抗壓性差,而是太擅長忍耐|女人迷 Womany

呴、唉、嗯

致陪伴自殺者的你:「他想結束的不是生命,而是痛苦」|女人迷 Womany

不要用引導的語句,像是:「你應該不會想死吧?」當父母帶著責備或質疑的口氣,容易讓孩子打消求助的念頭。

科科、科科科科、
「你不會笨到要自殺吧?」
嘲諷升級版ww

印度唯一出櫃王子!曼文德拉:「印度同志,還有太多污名」|女人迷 Womany

加油啊、印度,你們真的很需要

 

之前在廁所跟盟同事講公投的時候,我就很明確表示
「我知道我這些年看到什麼。
我看到的是我朋友明明相愛、有工作、也都繳稅、想養孩子,但是不能結婚、不被法律保障權利。
我看到的是我研究所同學因為回台灣不能結婚不能正常生活,所以他在紐約很痛苦焦慮的到處找方法就是要留在國外。
我的立場不會改變。他們應該要有跟一般人一樣的權利。
設定專法就是歧視。

我就差破口大罵「這世界上不是只有你們才是人好嘛?
就因為你們認為你們的神不接受、你們就要搞得像是全世界只有你們才是人、才是有資格存在,然後搞個專法說你們有顧慮到"不一樣的人"(待矯正區),真的是不把其他人當人看呢」

想到理由是「我們要怎麼教小孩!!」
就覺得想拿把水槍

PS那位同事覺得他的小孩的導師教導高年級孩子有關保險套的事情「不行、怎麼可以就這樣教導用法然後不教導其他的?」
一種「怎麼可以直接放棄孩子了?給他們保險套是叫他們去用嗎?!這怎麼可以」

我當天早上就是在這邊忍不住跳下戰場的

我真心、不會跟人吵架(技能上的不會)
過去30年逃避爭吵不是假的

在這種時候就會覺得很痛苦
「他在說什麼鬼話啊秒的好想去吵....」

然而我知道我不具備說服別人的能力

也知道對方應該也不會改變立場,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對於知道對方只是來要自己改變立場的(自己其實也是類似意圖),也同時知道對方和自己都不會改變立場,那麼話就說得點到為止,不用白費力氣了。
我是這樣想的

以當時同事的感覺就是表達一個他無法接受的事情(高年級導師講解保險套的用法,他覺得這樣子=放棄教育,同意讓小孩子拿保險套去做了)
我一開始只以「覺得導師做得沒錯(因為不教更糟糕)(而且這本來就是父母親要去教育的事情別都推給老師啊混蛋)」的點加入,然後直接感覺出來同事就是盟盟一族的,不管他想要表現得多開明(?),這個人應該接下來就要拿出公投連署..........看吧!真拿出來了,我只好當場說「我三個都會投否」的宣戰了XDD

他的論點就是「當然不能不教(用法)可是這不就是告訴孩子"好了我工具也給你們了,去做吧"的意思嗎?真的很不好!」
我就......ww

孩子們不會因為不知道工具用法(保險套)就不做的啊呵呵www

BTW同事不認為性向天生,認為可以選擇(不意外)
然後又說他兒子也喜歡粉紅色他也不覺得怎樣(這有關連嗎太太)

跳過去我是覺得因為他們都身負了要簽20份的使命之類的所以會拿出來也無可厚非啦(拿出一疊喔)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