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4

雖然很不合時宜(?)我想突然 發飆一下
諸君!!!!侍衛隊長好萌啊!!!!(這裡是大概從第一次看到鷹女這個電影就覺得這個職業真的萌角一堆!!!

   
最近每天都在開車XDD(FFXV
想說我這麼辛苦躲避劇透這麼多年(?) 也從他還是VERSUS開始就有一定喜愛的分數(在那個我連PS2都還沒有的年代) 雖然好像因為曾經路過別人的哀號而覺得後頭好像很悲我是不是就停在前面愉快的露營釣魚拍照做料理.....
發現他主線好像不是普通的短啊....之前不小心爬到的劇透說9之後急轉直下, 我剛好在3那邊卡很久(到處做魔物獵人),結果隨便一戳現在已經是7了根本停不住QQ


然後諸君!!!!!
有個侍衛隊長(受)很好,一旦他好像同時可攻可受(也能不同對象)就似乎更好了!!!!(支離滅裂發言 (XXXX

剛看著論文腦中有個過往也算是護衛角色的跑了一段動畫還有台詞啥得讓我頓時覺得"對嘛!這才是侍衛隊長嘛!!"的超想跳起來叫(??) 畢竟FFXV那位格爸我覺得有點不符合我心中傳統的侍衛隊長可還是有他的萌點XDDD

然後突然就又想到我喜愛的那些侍衛隊長們(以前做過列表)
就覺得好想跟世界廣播侍衛隊長的好啊 (幹嘛啦

因為所以我很吃忠犬(無論攻受屬性)很吃主從(無論攻受屬性)
像是瑪奇我就單吃 艾德翰X魯艾利 (全世界大概就我吃這個CP)
這組算是幸福的(我認為)(啊對我不接受G8以後的世界觀)(我從G16以後就沒玩了吧....)

我認為一個侍衛隊長除了忠犬以外,要當盾牌以外,也多少要有點任勞任怨的屬性(萌)
因此很多我認定的喜愛的侍衛隊長都是受(哈哈哈哈哈哈哈)
(所以艾德翰真是侍衛隊長之光←喂喂

剛我說我看到動畫的角色其實不是名義上的侍衛隊長
是BL遊戲DMMD裡面幼馴染組的紅雀(攻)和蒼葉(受,主角)的限定BAD END路線的部分

紅雀一直在保護蒼葉,很體貼很盡心盡力,我覺得他是實質意義上的侍衛隊長。在最後BAD END路線中紅雀因為被接連精神汙染而身心崩壞,蒼葉嘗試想救結果只是越來越糟(他的心靈透析能力本來就是以"破壞"為主軸的)

到了最後在蒼葉以為會被紅雀殺掉的時候,是紅雀自己殺掉自己
微妙的是他說的台詞是英文而不是日文(笑
說他的最後一項工作,是保護蒼葉不受自己傷害

我當下是覺得幹!快被萌死(艸)(想跳起來)

然後就想到自家自創文裡面那組主從(奇幻背景),在侍衛隊長(同時也是王的左右手/副官/戀人)早先一步認知到自己即將要成為對主子的妨害的時候(因為不可逆的血統問題)
就立即落實執行軍隊內或是自己接手的副官事務的交接制度,在確認運行無礙之後(算是交代完後事)
輕裝走入迷宮裡面,在知道主子一定找得到的地方寫下對主子的祝福(用的是對主子的小名暱稱),預備在迷宮深處自殺。
哎呀好萌啊~~~(滾動

我家那位打的算盤是就算沒有自殺成功,迷宮的怪物也會殺死自己,算是雙重保險,因為自己不能活著(他是這個血脈的最後一人,只要他死了就可以了)
他的確是算得很好www
只是有人比他更早一步算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人當然不是主子
主子在迷宮外看著牆上的告別文字跳腳XD

我覺得用自己的血寫下對王/他的另一半的真誠祝福然後把盔甲整套脫在那邊的畫面(?)好棒!!!!
(自吹自擂
(現在依舊萌得想打滾

給知道(X)的各位,這就是克魯萌萌的弟弟!!!(所謂Homage的弟弟作(?),本來是預定五版寫完畢業之後來寫弟弟們的故事的....)

這是我對侍衛隊長這個職業覺得最萌的形式(自己寫自己誇)
必要時連自己都能整個砍掉!!
這就是我對侍衛隊長的職業道德的最高敬意!!!(夠

快點告訴我這真的很萌 我不是一個人~~~(卑微~~

隨便TAG小千 (這樣誰看得到!)
來看看這個克魯的弟弟,我很討厭克魯但是我覺得他弟弟好萌啊!!!



阿茶/敖珂索     
必要時可以砍了自己的侍衛隊長很萌、為此跳腳的主子也很萌⋯


TO阿茶/敖珂索: 謝謝!!!!!

以下完全寫給小千(X)
好吧因為這個弟弟其實比較像是迪亞爾我的愛有投射到(喂
但是我更愛迪亞爾的弟弟喔喔喔喔喔喔 喔喔 喔喔喔因為他混合了部份我對拉格的愛的投射(喂
不過啦!!!我最愛的依舊是我無比霹靂帥到天崩地裂鬼哭神號的拉格的弟弟!!!!!!!!!我不管!!!我要把艾絲的妹妹(在這故事分為兩個角色)嫁給他!!死心塌地的愛他!!!!!


索維(主子,這是小名,因為名字太長XD)真的氣炸XDDD
因為就以為一切要準備上軌道了後頭他還有多麼宏圖大業要進行這個超級器重的副手兼戀人的另一半竟然前一天還能談笑風生(?)隔天早上莫名其妙跑去死了(?!?!?!??!?!!?!)
(我這個侍衛隊長真的很能做表面功夫,其實他也不算欺騙,他是真心已經做好了後事準備了所以他非常坦然的這麼做)


回頭來說當初電影鷹女裡讓我一見鍾情的侍衛隊長是由我愛的演員Rutger Hauer(去年過世)飾演。
因為和主子(領主女兒?)相戀,被同樣喜歡領主女兒想染指她的年長主教忌妒被下詛咒驅逐出境
白天侍衛隊長納瓦是人,伊莎貝是鷹,晚上伊莎貝是人,納瓦變成黑狼。
但就算是狼的姿態,依舊是保護主子的存在O_O///

因為是通緝犯身分,我永遠記得每次有危險的時候,納瓦會先放走鷹免得受傷再迎戰,晚上女孩一個人走當然有危險,所以狼會咬掉那些不懷好意的生物,包含想殺人越貨的農夫。
而當某次鷹被弩射傷,納瓦苦戰自己也負傷只擔心著鷹的傷勢,恐嚇不知情的侍從(半路收來的小賊)趕快把鷹送去某修道院給某教士照顧,之後留在原地(也因為傷勢)把劍插在地上跪著祈禱的身影實在是萌到極點....(滾動)

是說N年後我熱愛的那對羅馬人足球員
除了是同城中的羅密歐與茱麗葉(自己說)以外 他們所屬球隊的隊徽動物也剛好是狼與鷹
太宿命感了XD
然後還是紅VS藍 自古紅藍果然出CP...
所以我還真的腦過我家足球員CP的鷹女AU (哈哈哈哈哈
但是完全沒寫下來(大概) 現在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幹嘛了
啊嘛沒關係啦我畢業了 啊嗯


阿茶/敖珂索     
鷹女這個設定好萌。幸好女的不是變成石像XD

TO 阿茶/敖珂索: 去看電影啦!純愛推薦
不知道能不能偷偷tag緹緹

阿茶/敖珂索     
緹緹不喜歡悲劇吧(?

遊間千里     
在下應召喚前來!!! ! (?) 這表符存從創帳號存到現在終於有地方用了

我就想說您這麼誇上天的人一定不可能是克魯XDDDDDD(到底是不是克魯本命

侍衛隊長超萌啊~~~
但在下還是、更喜歡完全複製同樣的屬性然後身份換成軍師 (被踢出去X

 

TO 阿茶/敖珂索: 欸這邊沒有悲劇喔wwww

TO 遊間千里: 先應你的要求踹你出去

克魯問題太多了我懶得解決(O)
可是克魯的弟弟明明是對應的類似靈魂轉世(X)我就覺得好萌喔不知道為什麼(啥啦) 大概是因為他腦袋蠻清楚的(啥鬼)如果按照他這麼多功能來看說不定克魯的弟弟真的比較接近軍師(不

剛剛想好久克魯的弟弟叫啥..... 克爾佛司
索維是 索登什麼的樣子 (記錯的話就算了XDDD 畢竟很多年沒有想起弟弟了 索登凡亞,我找到電子檔了XD


TO遊間千里: 順道隨便問一下薔薇時期我的個版你有參與嗎?

我現在有點恐慌,因為我發現,弟弟們當初誕生的討論資料並沒有在BLOG裡面,我剛用關鍵字查也沒有在信箱裡看到(?)
我記得一定有的,到底放在哪裡...

喔喔我記錯關鍵字了,不是"彩色",是"七彩"
代號是DA9,11才是那個世界鑰匙的兄弟骨科文(這個我也其實非常想要寫出來)

找到那個所謂"前一天"(其實是前幾天)的片段
主述角度是索維的,這時他還沒登基。

我進門的時候,他放在書桌上的手猛然震了一下,表情是略微修飾後的驚慌。

沒必要吧?
我知道他很累,看地圖看到一半睡著很正常。
不應該,對我這麼防備的。

『就是後天了,早點睡吧?』 「嗯..殿下也是。」

眼光還在地圖上逡尋,他看過很多次了,難道還怕會迷路? 走近,伸手將他的頭靠向自己。

『你在害怕什麼?』 「在您身邊我別無所懼,殿下。」

手撫上的脈動證實沒有勉強,不知為何有點不甘心。

也罷! 當有一天我不需要再追問他"實話"時,我該會、很高興吧?

現在自己看這種互動我還是會萌(艸)

標題: [DA9] 草稿 07
時間: Thu May 27 18:49:26 2004

感謝,04年要死不活的我自己

附贈跳腳的主子XDDDDDDDD(愉悅)

『他走之前沒對你們說什麼嗎?
仔細想!他最近有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隊長..那時只說要我們好好保護王..未來路還很長的之類的....
我那時以為這樣的想法很正常..所以..」

就算正常又怎樣?
他現在不見了就是不正常!!

『還有呢?』
我真不敢相信、他要出走的事情瞞得過這麼多人?

我、我不是、一直、都可以、看得出他的內心的嗎?
我怎麼可能沒注意到?
還是我被他那句「直到最後」給矇騙了?

「隊長真的出走了嗎?」
「除了這裡,隊長還能去哪裡?」
「可是那留在牆上的字...擺明了是自願。」

去哪裡?
對、他能去哪裡?
難道他認為他不屬於這裡?

「難不成還投靠魔物啊?」
亞卻蘭笑笑著說了,全體卻突然靜默。
連我也是。

他注意到氣氛的不正常,「耶?我只是隨便說說~」

...........敵?投靠、敵方?

在這個大勢底定的時刻?又有什麼意義?
何況、何況、他一直都、跟我在同一陣線的....不是嗎?
不可能....

我看看討論的幾人,就算是跟在他手下這麼多年,卻也在那一瞬間,懷疑了。
太危險了,我意識到,現在不是分裂的時候。

『對外傳令:隊長因受傷而必須絕對靜養,禁止一切訪客慰問。
找可靠的人輪守他房門,不准將消息外露。
單單是我們幾人就可以想出好幾種猜疑的話,可想而知傳出去會分散我們的士氣。
現在你們先去將該做的事情做好,亞卻蘭、你留下來。』

紙能包得住火,只是時間多久。

在一切事情都即將明朗之際,他無疑地拋給我了一個最大的疑問。

弟弟還是蠻冷靜的啦
但是後續發展他就是連環爆就是了(這個我知道並沒有寫出來



遊間千里     
沒有TTTTTTT
在下是被您在噗浪上撿到的 (?)
之前都只有透過颯楓口耳相傳(???)



TO 遊間千里: 喔喔因為我發現一個04年的投票結果很好笑,可是投票內文系統沒有記錄我當初也沒有記錄想說有沒有人有看過我當初內文寫什麼
因為投票紀錄顯示 (一個案件發生) 10個人有9個人相信克魯很無辜XDD



遊間千里     
喔喔那在下也相信(喂喂

TO 遊間千里:

 


現在只知道這個結果XD
當年大家的留言好娛樂我



遊間千里     
是索格和克魯兩人爭論某種食材能不能用某種料理方式結果大家全體拉肚子嗎XDDDDDD



TO 遊間千里: 不知道XDDD 大家的留言好歡樂,還有人提出第三解XDD



以下繼續捏他(O)
時間: Mon Jun 14 01:20:08 2004

在干涉者的設定還沒完全牽到克爾身上的時候,寫過一段對話,索登跟克爾的。

那時娜諾還沒西行,伽米薩也還活著,但是與克爾不同的是,伽米薩是從小就知道自己的干涉者身份,而且娜諾也知道此事而很悶悶不樂。
話說紙包不住火、索登不知怎的知道此事(因為娜諾把他當哥哥、既然這煩惱不能跟伽米薩說於是跟哥哥哭?),他沒對克爾說、只是象徵性地比喻了,
然後問克爾說要是是他、會怎辦?

「我會跟從您,到最後,殿下。」

克爾思考了幾秒後,壓低了聲音回答。
那時索登因為太多事情煩心了,沒注意到克爾回答時的那幾秒不是思考也不是猶豫,
是因為、他說謊。

壓回了很多情感(所以才壓低了聲音)和痛苦才開口,畢竟他不是擅長說謊的人。
他那時已經被媽媽告知了自己也是干涉者,而且也在很久的一段心理調適作了決定,
而且打定主意不管怎樣絕對不動搖(因為最高宗旨叫作「不能妨礙索登凡亞」),
但是他也知道、要是真被問起,索登會要哪一種答案。

於是他裝著不知道、說謊。

萌死(艸)

另外對索登的的紀錄
時間: Mon Jun 14 02:30:47 2004 當時的筆記

克爾離開時大致上是當天中午,索登開始覺得「不對了」的時候已經接近傍晚。
抓了所有在中午之後見過他的士兵來問,他們的隊長有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一般小兵當然回答不出來,只說隊長看起來很高興、曾經很溫和地微笑。

索登進了克爾的房間,雖然看起來跟往常一樣整齊也沒有什麼要走的蛛絲馬跡,但就是感覺不對勁。他私下找了亞卻蘭來,要他按照最後有人看到克爾的地方進行搜尋,帶回來的卻是被他放置好的那些私人東西,意圖明顯得連亞卻蘭都看得出來,「可惡!這是預謀!」。

索登當然很生氣,但更多的是疑惑,直到西行歸來的娜諾斐亞帶來解答

我發現我真的好喜歡克爾啊~~

今天,我要專門來講克魯( 預告)
我才剛把FFXV的那邊寫完XD


TO 遊間千里: 忙了一陣我忘記我原先要說什麼了
你有什麼想知道的嗎?


遊間千里     
咦wwwwww
不我是只是、想聽親媽難得有興致提到書裡以外的部分,主題是什麼都好
(追星時會把偶像所有有出現的照片哪怕只是一小角背景布也都存起來的類型)


TO遊間千里: 嘖嘖這麼沒勁兒 難得我開放提問的說
那我就講索格吧




想法是由上面提到克爾處理後事/副手機制時衍生的,因為我相當清楚自己在寫Homage的當時並不認為"領導人很重要/或重要在哪裡"這件事。
表面上我知道很重要,但是實際上並不這麼認為。
這讓我想到我的夢境裡常常碰到一個狀況: 我通常是我夢境裡唯一有組織意識/危機意識的人,因此我常常都是那個指揮別人該做什麼/苦口婆心勸大家該要怎麼做的人,但夢裡面通常沒有人聽我的,我也習慣了在那種情況單打獨鬥。
至於還曾經幾次被自己解救的人們背叛出賣甚至武力暴力相向的那些夢就算了

這邊不能不提我回來台灣以後才看到的AVG 第一集了
眾所周知(如果不知的話我就再說一次)我非常討厭美隊(那時還沒有巴基這個要素),我看他跟TONY槓起來的時候滿心想著這傢伙就只是個四倍人類憑什麼跟我們家TONY槓。
在TONY那邊到處飛黑寡HULK小鷹到處打索爾到處電的時候我想他能幹嘛的時候,導演安排他做了一件事,稍微讓我覺得這傢伙還有點用處。
導演安排他去指揮交通(不是)

是因地制宜去指揮其他人協助疏導人群,就地指派對方工作,讓那些驚慌的人想起來自己還有可以做的事情。
替那些在危急時刻放棄思考的人找出路徑找出逃命方法逃出生天。
畢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夠有那份面對急難時的冷靜與腦袋,能夠綜觀大局,這就是為什麼指揮者很重要,他要站得高看得遠,不要自己先製造恐慌。

我記得我當年也寫過類似每個人的領導風格什麼的雜談(大學時也修過課),但是我應該沒有探究下去,在實質面上的差異。
現在回過頭來看,我發現索格自己在作戰的時候其實是還蠻"沒事,我就看看",走單打獨鬥路線的。
只要碰到打/戰的事情,他的確都是交給其他人處理的意思,即便他會自己下去打 XD

在月白的時候他都交給克魯去全權處理每天的戰鬥,克魯不在的年份則也是交給不管什麼人(我現在想想我沒有真正提過老王的部屬怎麼交接的)。
在王都的時候(給救回來之後)有法古納漢跟那些幹部,開會也就是讓對方去提案報告,實質上沒有指揮他們去做什麼。
真正上戰場的月白領大戰時期,他的特別命令只有把克魯救回來,在戰術戰略上他的主軸只有以自己為主(還有故意動用禁語引黑龍出來),而不是以整體兵力做考量,同時不考慮撤退這件事。
不過我這邊吐槽一下把克魯弄回來他也已經喪失了指揮的能力(因為腦袋不夠使XDDD)
所以達納爾甘大叔真的是辛苦了XDDDD

克魯所受的訓練(包含小時候/去王都進修)的確才是真正懂得"誰該在什麼時間做什麼"的人,他一直為了"人員調度"的事情苦惱,捉襟見肘挖東牆補西牆的問題等等。
所以新兵徵募他管,需要哪種人他就去想辦法找到人(研究班/回收班/戰術研擬班?/土木班/巡邏組),不行就輪調到合適為止,可能也因為他大部分的事情都做過/都能做,也因為不放心所以他能跟就跟(體力上)。
基本上會因為沒有架子(?)是一個基本配備的存在(?)外加日常被當時的索格消遣捉弄實在是沒有威嚴可言(這點要怪索格了XDD)
所以除非在戰時,他恐怕日常也是不會被當作是"領導人"的(笑)

我以前就說過,克魯在月白領部下們的心中應該是老媽子的成分多過"這是咱指揮官/月白領二號人物"的成分。

索格身為領王他沒有干預過部下們的專業,會放手讓他們做,然後看進度。
他自己的確設立/改革了之前老王留下的制度,但是修改完確定可行之後並不會特別去干涉"你應該要怎麼做"。
像是南行那次也是,他發起他建立制度他實際去執行,之後(雖然我沒說)放手讓選定的人去做等運行修正。
某種程度是個很理想的狀態(?)

要講具體的案例是克魯自己降職去邊界蓋哈奴葉砦的那次索格也沒有干涉,即便認為是克魯在鬧(他自己沒察覺的)脾氣。

當初建砦的決定是衍生我莫名覺得克魯其實喜歡看建築藍圖/地圖的這個概念,這孩子沒什麼喜好,但是當時我很確認他喜歡這個東西。
在五版內會把這個概念繼續衍生(索格帶回來的繪師兄弟)

好了我覺得可以TAG 緹緹了 多瓦悠蘭🌈KUMA島 嘿~(害羞跑走


多瓦悠蘭🌈KUMA島     
克魯很萌!(大聲

TO 多瓦悠蘭🌈KUMA島: 先說他弟弟很棒啦XDDD


多瓦悠蘭🌈KUMA島     
弟弟也很棒!
還是要喊一下克魯可愛!

TO 多瓦悠蘭🌈KUMA島: 我好像以前問過緹緹了,是因為克魯呆呆地所以可愛嗎?XD


多瓦悠蘭🌈KUMA島     
對問過XD
不知道耶,我喜歡那型的XD
他可愛!

我只好偷偷的重開我的4.5版看一下月白領大戰那段........還是覺得好看XDDD



遊間千里     
克魯可愛!!!(明明沒有被tag但硬要跳出來還超大聲

TO遊間千里: 多瓦悠蘭🌈KUMA島: 也就只有你們兩個會說他可愛!!

我....我..............謝謝你們喜歡 (傲嬌跑掉



遊間千里     
克魯喜歡藍圖⋯⋯似乎理所當然得不假思索。
某種程度上來說對克魯的印象,本性是比較偏向安定派的,藍圖的明晰和規矩應該能讓他感覺平靜吧QwQ

我自己的感覺,索格本身是精神象徵/吉祥物(喂),克魯(還有艾魯夫啦他也超能打)是維繫整體運作的存在(啊我私心還要加上同屬性的迪亞爾)
很像是孩子們找索格問作業,在忙自己論文的索格說"去找你們老媽"這樣(不)

克魯這一輩子大多數時間都處在忙到沒自我的狀態,於是唯一的空檔"王都進修時期"理論上是個五版的改革重點。
我已經嘗試在4.5加入碧安卡一家這條線了,因為我覺得以克魯的聰明才智(???打出這幾個字的時候嚴重懷疑)他如果有自己有一天要成為副手的自覺,他不可能不知道情報/人脈的重要性。
我的感覺是兩人互相利用(其實坐下來好好談過了),所以碧安卡後來能夠發達多少也有克魯的功勞(除了$$$的資助還有克魯對他小孩也不錯),克魯對他來說是不錯的投資。
我五版的時候希望可以寫得更詳細一點,關於碧安卡這邊提供的情報能夠給克魯拿去給索格怎麼運用之類的。
4.5的索格其實不知道碧安卡的事情,因為如果知道了一定會笑他(喂)然後儘管知道克魯是條好乖的狗的忌妒一下(O)

=========
「也許,他們認知到順應自然而毀滅才是正道哪~」
索格亞姆彷彿知悉我的想法而說出口,臉上的表情是完全不曾出現在他身上的豁然和達觀,然而聽到在他那句話之後,內心沒來由地打了寒顫。
直接斥之無稽,雖應是第一次,腦海裡卻留有"似曾相識"的印象。

索格亞姆一直是給予人希望的光,而他對我保證不管自己在多麼危急險峻的處境裡都不會停止思考活路所在,這就夠了。

他向我招手,要我幫他爬上更高的落石堆來把整座遺跡看個仔細。
是命令,卻也是請託,看向我的眼神帶著點可妥協的暗示。

是的,你該爬得更高、看得更遠。
而我會、竭盡所能成為你的助力。

邁步,走向我的主人。
==========

自己覺得這段寫得很得意(啥啦)
因為比對後面簡直是.....哈哈哈哈哈哈

原來索格你做過這種保證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