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9

#銀土
就算同一CP方向正確,控左邊的人跟控右邊的人的思考還是很神奇的不一定會搭在一起XDDD
底下銀土,土子相關



讀者「下面银时说”会包容那样的十四”让我超不爽,十四被凌辱银时却要”包容”十四,十四做错什么了? 银时你居然不说抱歉后悔说包容。 恋人的身体被侵犯你觉得脏么,所以去包容?总之银时这个心理让我很不爽啊。 」



我「阿銀說的包容指的是不管十四變成怎樣都會喜歡他照顧他,我反而不解你說阿銀為要說抱歉的地方? 十四遇到的危險是職業上的問題,不是阿銀的錯,為什麼要他說抱歉?
是說土方也沒有覺得自己髒了啥的(但是被強行餵食還是很不滿),他對銀時說抱歉是因為他知道自己在面臨生死時選擇的是為真選組而死、不是為銀時而活的地方。 」

我還真思考了一下我家阿銀有沒有做錯事情........我的感覺還是沒有。
如果這是因為我是銀控的盲點,還請指出來XDDD


Leila ☆     
應該是讀者跟妳在這邊對包容這個詞的認定解讀不同的關係吧 @_@


比*))蛇)≡▽≡(み\\說    
覺得那人沒有一定要阿銀說抱歉,只是不爽那個包容+1



(噗)果然土控比較能瞭解(顯視為銀控沒有自覺



遊間千里     
這好像是把土方視為「被強暴的女人」的角度出來的發言.....
銀時(如果真的有說)的對不起是指「對不起,是我沒有保護好十四」這樣的意思?
然後同上、我想讀者是把「包容」理解為像是"另一半被強暴後的男人"的自以為寬大的態度,後面的說阿銀該道歉也是「被強暴又不是他的錯、為什麼他需要被你原諒」這樣的感覺

我沒有看TA樣的銀土,但TA樣那樣的解釋雖然很貼近他們應有的心態但是、埋得太深了以至於看不出來吧? 這樣複雜深刻的思想在大部分人的狀況是不明寫出來就不會被想到的




我想了一下,如果當另一半被強暴之後,男人表示唾棄這個另一半當然不對吧?
為什麼顯示接納另一半就要被當成"自以為寬大"??
不然的話這個另一半要怎麼做?www



比*))蛇)≡▽≡(み\\說    
既然土方不覺得自己髒了也沒表示出這樣的態度,阿銀也沒有需要道歉的地方,那就不需要特地提吧,單純針對重逢的喜悅就行啦,譬如用力的抱著說很高興你回來了,沒失去你太好了,之類的...?




我問我家阿銀他想要怎麼做,他說他也不知道,因為這次他不知道土方會怎麼想,所以最好的作法就是什麼也不問也不表態,等土方自己想通或者土方有所表示才動作(所以土子是這樣



遊間千里     
表示唾棄當然是不對的囉,問題是現在沒幾個社會的價值觀不是這樣啊 (聳肩)
所以才說是「自以為寬大」,因為這本來就該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是有太多人以為這樣能體諒人的自己很了不起。
↑ 從您貼的那段讀者的回應在下很直覺的就聞到這種氣息在裡面,當然您家的阿銀不是這種心態




對方的回言顯示他認為阿銀要對土方的日常安全負責www
對不起我不這樣認為www

把思考整理完回他了wwww
是說對方給的地址是某某中學二年級..........這是幾歲?(歪頭
因為他已經入了不少hrd的本了,所以我一開始沒問
(是對岸的O.O 我記得我堂姐們從大陸來台灣的時候、年級跟我差一年,但是歲數差2-3...他們好像慢我們兩年入一年級之類的)




Leila ☆說    
我不解的就是明明土方本身就強的要死,但在很多銀土文中,土方戰鬥力就會自動被降到百分之三十,永遠都要阿銀來保護.....
不了解這是怎樣的心態,自我投射嗎?



我也不懂O.O
我刻意創造出土子那樣的假設,就是要讓各方都脫罪(所以我有自信說我跟當年夏目的名作「波動」最大的不一樣在哪裡

關於土方被bi的地方,
事件主謀者Silva(話說他真的沒名字只有代號,反正名字並不重要ww)還有生意人都並沒有罪,因為他們的命令是直接解決掉土方ww
阿銀當然更不應該怪罪,因為他不知道

總悟也不應該被怪罪,他竭盡所能去理出頭緒和指揮行動,他對敵人的預測和守住「保護真選組」的承諾都做得很出色
近藤雖然出場不多,但是相信沒有人能怪他,而且他的作用在政治那一邊(說服松叔、說服將軍、說服高官)

大家都盡力了(甚至阿桂也幫忙了),我想要寫出這樣的一個故事。



 

 

對銀土吧讀者的回文

 


我把你的疑問(關於對銀時發火的地方/為什麼他沒有道歉之類的)丟給我朋友去看看能不能找到我這個銀控造成的盲點XDDD

有一個朋友幫我解讀是因為

「你我對包容這個詞的認定解讀不同」&

「你認為銀時該為十四的安危負責」的差異。

 




如果有誤差的話歡迎討論。

在此基礎下做回覆。

對於前半、

我想了一下,如果當另一半被強暴之後,男人表示唾棄這個另一半當然不對吧?

如果不是包容「不管怎樣我都會愛你、照顧你」,這個男人要怎麼做?www

而至於後半、

如前所說,十四的職業隨時都會為他帶來危險,阿銀自己的職業也是。

除非兩人的案子攪和在一起,不然沒什麼誰該保護誰的問題。

十四能夠從小在險惡的環境下生存,他自然會有自己的生存之道。
以他從來不跟任何人示弱的硬脾氣、更遑論會去期待什麼人來保護他。
所以如果出什麼事情,我覺得他也不會怪罪其他人,就跟打架失利一樣,有贏也會有輸,他覺得自己不管受到什麼打擊都站得起來。
就連當身體不聽意志的話的時候(厭食症等),他都沒有向任何人求救。

他覺得這是自己的事情,而這次銀時沒有搶著來幫他(不像是以前三葉篇以柔性主導),讓他再度有了思考的空間,於是乎當他想通時,他的成長會遠超過預期。

對於這個事件,我問我家阿銀他想要怎麼做,他說他也不知道。
因為這次他不知道土方會怎麼想,所以最好的作法就是什麼也不問也不表態,等土方自己想通或者土方有所表示才動作。
所以救回土方之後才是這樣,阿銀並沒有做出任何呼天搶地揉心肝、或者過度保護的舉動。

他竭盡所能秉持平常之心,察言觀色之後,在獲得土方自己要求之後,才介入行動。
(身為銀控的)我覺得他仁盡義至了O.O(思)

 




我家阿銀第一次使用包容的心態時是在察覺土方心裡有另一個非常重要的人的時候(三葉),
「就算你心裡還有她、而且是我永遠都沒辦法比擬的地位,我還是愛你、我會照顧你」這樣的意思。


對阿銀來說因為愛太深,而他的認知中除了全盤接受戀人的一切以外他不知道還有什麼方式可以表達愛(雖然當然也希望土方能展現同樣的包容不過始終走得很辛苦 Ww)
包容是他一貫的態度,像是知道土方心中真選組永遠第一、被組員累得半死之後自己只能忙著安慰等等(雖然還是會抱怨幾下),

這邊銀時(在還完全不能探知土方自己在想什麼的時候)所希望表達出來的是他不會遺棄土方,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會待在身邊,而如果土方開始產生自我厭惡(這點銀時沒把握到底會不會),他也會將這份狀似不該有的軟弱一起包容進來。

土控的人通常對於土方給阿銀的待遇蠻不在意的,但是看在銀控的人裡就會覺得阿銀愛得非常辛苦,
「因為他常常被排在第三」這叫人情何以堪?
阿銀這口氣怎麼忍得下去?


說說吧、將心比心、你明明知道你在你愛的人心中通常都是排行第三、甚至第四、甘願嗎?

床上討公道是一回事,但是床上跟日常生活的頻率跟程度是不能比的。



NEKOMADAO:
嘛……這個問題上我的想法是創傷事件的受害者肯定在某些方面的變化,
就土方來說,變得更不想交流,更回避他人的接觸,對銀時會比對別人更冷淡,因為他已經走到面對銀時不再強裝自己沒事的地步了,
而銀時方面卻因為『過失-補償』心態想要更靠近他,想要有更多的聯繫,對他的一舉一動更加在意

於是由於兩種心態的不對等,銀時不得不去接受自己的行動可能不會有回應,可能一段時間被冷處理的事實,
但是出現這樣的局面不是銀時的過錯,就像銀時再強大也救不了自己的老師,土方再強也不能挽留三葉的生命。有些壞事就TM是會發生,於是『包容』的意義就在於忍耐這種不公,為對方考慮

 


喵叔講得真好啊就是這樣!!感謝喵叔的理解(緊抱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