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回銀土吧內某個關於角色OOC抱怨的聊天室文字

用本尊來吧(捲袖子)
難得看到一個不是聊天室但回覆熱烈的串。
辛苦修羅中的喵叔了←我也應該要修羅啊(炸


所以先從喵叔說的部分開始。

身為一個從國中開始念女校的孩子、大學與研究所都在女孩壓倒性眾多的系、工作十幾年到目前為止年齡=沒有男友的年數、到現在九成以上認識的朋友都是女性的人,我的確僅能就我很片面的觀察到的資料來寫文。

我不敢說我家阿銀跟副長沒有OOC,我還沒有這種自信。
大部分時候我只是單純地把他們當成「人」來寫(其實我的性別意識蠻低的?),我依據我對角色的認知,寫出我對他們行為上的期望,我要他們建構出來我想要的景象、說完我認為專屬於他們的故事。

在這樣的過程中,我很明白為了達成「目的」,會讓自己「盲目」,
我也曾經因為旁邊親友一句「O型人才不會這樣想」(註:我認為阿銀是O型人),受到打擊許久,差點把主線文(當時應該已經寫完打火機篇)整個毀棄掉就此放棄。

當然、事後因為身邊的親友再也不看我的文(或者銀土)
而讓我那種「想寫下去、我要給他們走的路還沒完、我想要看見的景象還沒有實現」的想法有了趁虛而入的機會,讓我放棄每天痛哭自己或孩子(文)的不成材,再度拿起筆來繼續寫、到今天。

但是不是每個人都走得出來,這需要時間、歷練、人生經驗。

給那些覺得被打擊到的人:人生歷練什麼的不是說來就來的。
書、電影、朋友、周遭生活都可以是經驗來源,只要努力活著就可以收集到、不要放棄。

給那些自認沒中槍的人,
如果有人願意給予讚美,那是好事,因為這年頭願意做好事的人真的越來越少了。
如果有人願意給予建言(與單純無建設性的批評不同),那更要珍惜,因為這年頭願意扮黑臉做壞事的人更少。




最後,給LZ。

LZ 想要表達的意思,我歷年來在其他很多地方也看過。
誰想要看自己喜歡的角色被別人捏得「不像樣」(各人定義不同)
或變成只是披著喜愛角色的皮的「其他人」??

當這樣的情況再三在自己熟悉的地方發生,憤怒、無力乃是正常,
「想要做點什麼啦不說不快!」也是正常。
但是如何表達、如何去面對說話之後可能會造成的傷害,就是藝術了。

我並不是說不要發洩,而是發洩的言語之中,能夠成為「建議」「建言」的比例通常很低,而那樣的言語、並不是一般人樂見的。


自我感覺良好的人可能不受影響,不過這部份可能屬於少數。

也有部分是努力爬格子、與自卑掙扎之後決定尋求認同的作者們,這些人可能會被「一竿子翻船」的言語打擊,需要時間回復(或者乾脆放棄)。

也許有人會惱羞成怒,「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
一個人的言論可以是個人言論,雖然LZ的出發點是很好的,萬一話語傳出去變成「銀土吧竟然是這種地方!」的言語,那可就對不起其他銀土吧使用者了,不是嗎?


 

 

支持吧務"不用吧務權力肅清"這點。

市場機制(在這邊是讀者製造出來的人氣?)是個討厭的小妖精沒錯,
有些東西就是會讓有些人覺得「沒什麼」可偏偏點閱數和回覆數就是高,因為有人喜歡(可能還不少),那也只能說有些人的口味就是那道。

看不過去的讀者能做的、可以是去多多支持自己認為好的作者的文章,
或者受到激勵,去創作出自己認為更好的文章,
讓其他人看看「啊、原來文也可以這樣寫」。

剩下的、其實不多。

用吧務權力肅清什麼的,不管多少人下去審核,
總是帶有主觀色彩、總是會讓人覺得「不公」,
就算現在的吧務能夠做得正,以後新加入的吧務呢?
到底要用什麼程度、什麼標準去衡量呢?


這年頭要展現包容力是不簡單的事情(很多意味)。
喵叔辛苦了!


 

 


繼續來完全無關上面的感想。

昨天去all土吧同伴發起的劇場版後交流茶會,因為其中一位有買我的本,聽我說只混銀土吧、問起為什麼沒有在all土吧發文。

當時想到的說法是因為我的文章彼此連貫、要發過去也要全發........好煩XD
後來想想、銀土吧還是特殊的,對我。


我開始爬格子也少說十幾年了,但我至今依然覺得這輩子寫作過程中最孤單的時期,是迷銀土的這幾年,被孤立感遠勝以往還在寫冷門物的時代強烈。

要不是喵叔在的話,我恐怕不會到現在仍在創作銀土,
早就在幾年前因為覺得找不到伙伴交流、覺得自己不管怎麼努力還是被冷落、覺得自己電波怎樣都傳不出去、因為灰心到質疑自己到底是寫得有多爛別人都看不懂、而停止跳銀土坑。

因為這個吧有喵叔在,所以我住了下來、繼續努力、
也感謝一些願意追我的文的人願意回文、讓我知道,
所以我(的文)只在這裡出沒。

雖然我只是一個貢獻微不足道的奈米手,這些都是我的肺腑之言。
謝謝喵叔、謝謝願意看我的文的人,你們很溫暖。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