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為海藍線

 

想要講述拂曉擔任侍衛隊長的年輕過往(思)

不過這篇只有寫兩人的初識。

 

 

 時間  Sun Nov 28 04:26:03 2004


 『你!?
   ....啊...』
 海藍一時焦急了抓住他的手腕,灑下的陽光讓她更覺刺眼。

 拂曉用另一隻手替她撥來枝葉遮擋。
 「很抱歉,公主您認錯人了。」

 『抱歉...咦?你不是人形?』
 聲音一亮,是些許興奮。

 一般人的確不會有如此疑惑,然而這裡是御靈會的重鎮,人形師「劉家」 血脈的延續所。
 聽說那逃走的人形師就是在儀式當日終於見到"真實",卻承受不了後崩潰。



 拂曉禮貌地將海藍拉起,
 「我是御靈會的使者,他們想請您回御靈會的<館>。
   此處不久也會受到無主御靈污染,不能久留。」

 

 海藍拂去殘留在衣服上的雜草,彎身的動作激起一陣草香,還有拂曉很少接觸的, 專屬女人的香味。一攏未綁起的長髮,以指尖靈活拈起碎葉,拂曉發現自己異常有耐性地觀賞海藍的一舉一動。


 而海藍也是,眼睛一刻都沒離開拂曉。



 『你是兵隊的人吧?告訴我你的名字?』
 「拂曉,天明的拂曉。
   公主怎麼不猜我是御靈會的道士,或是武官?」

 

 海藍為自己的答案略微得意,
 『雖然我看不到,但感覺還是有一點。
   你身邊跟了式神,對吧?
   所以你不但是兵隊,還是式神使。』

 

 拂曉此時不得不暗暗承認自己的確把眼前的人想簡單了。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