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是給自己的生日文,因為工作關係一直沒時間即時完成orz

 

 

偶爾,也會有這樣的冬日。

地球暖化的效果沒給大江戶帶來溫度,冷風像是愛上這城市般地刮個不停,吹得路上行人驟減,連小偷也都乖乖呆在別人家屋子裡烤暖爐。犯罪率下降後仍沒享到半 點清閒的真選組副長土方十四郎,近日連抱怨"歲末事件報告比暑期作業還難完成"的餘裕都沒有,草草巡邏完後便是埋首公文堆。

冷天裡最討厭的事情之一就是冷被窩。
屯所內雖有中央空調,要等熱度傳進來總還是需要時間,對於習慣累倒就撲床睡的土方是點小困擾。

如果能......
不、還是放下無聊自尊看明天什麼時候讓山崎買個電熱毯回來好了....

剛熄了燈,迷糊地鑽進棉被打算又一次用體溫跟大自然抗衡,意外發現今晚可以少奮鬥10分鐘:一股自己會稱為溫暖的體溫緩緩靠近 - 當然,還有那雙向來規矩不了的手。

這傢伙什麼時候鑽進來的?
自認必定是累得過份才會連有人先鑽進被窩都沒察覺的土方,嘆了很長的氣,用肩膀稍微撞開旁邊的人繼續深入撫摸的意圖,『不要亂來,我很累了。』


本來已經蹭上頸邊的氣息止住,然後報復性質地在耳邊一陣呵癢才拉開距離。
「多串君每次都這麼累哪~」
彷彿不帶輕重的語調,其實還是很在意土方每次拿來推託的藉口泰半是事實的問題。

拉下在腰間搓揉的手,土方雖想立刻把這不知好歹的男人驅逐出境,但實在是被抱得舒服了,最終只留下一句「天亮之前要消失...別讓其他人看到......」便闔上眼。

結果是隔天睡到山崎跑來叫人才醒來的舒適,土方揉眼時隱約想起讓自己安睡的因素,不過顯然那個自然捲把話聽進去了,什麼跡象都沒留下。把衣服扣緊了才想起要換成制服的土方覺悟地把棉被踢開預備整裝,同時口頭吩咐山崎近日屯所的保全工作要做得更確實些。

『不能因為天氣就鬆懈。』
這句,也許是講給自己聽的,土方心想。


和平的效果之一是可預測性也提高,儘管想過改善工作效率,最終還是敲著堅硬的肩膀想著"明天再繼續"
爬入床鋪。才想舒展一下身體,伸出棉被外的手臂就被握著拉回來,被更大範圍的溫暖覆蓋。

這傢伙......是真的視我們真選組屯所的防衛於無物對吧?
就算想過『大概沒什麼用』,還真的對自然捲沒用時,還是有點洩氣的。

『說過很累了。』
用肩膀做點無效阻隔,雖然想側身背對騷擾源,但過去也不是沒有在那樣的體態下被得逞的。

「嗯、我知道~所以會乖乖的~」
順著手臂摩擦,把熱度緩緩散播開來。


這男人的話語能信任嗎?每次到最後不都......
覺得想著煩起來了的土方再度拋下『天亮前離開』和一切雜念睡去。





一次、兩次.......然後是將近一週。
巡邏中抽著煙回去的土方越發地不安了起來,那男人越守信用地"安分",就越會擔憂他是不是哪時要來火山爆發。究竟為何會有這種"害怕"的心情?又不是草食動物看到食肉動物。

但以土方的公正神經,是不怎麼能無視這一週來自然捲讓自己睡得比往日安穩的功勞。
於是心情上也做了不少覺悟,在腦海裡設定了種種條件和界限,如果超越了、觸犯規則就不容忍。

然而種種努力,還是在自然捲迎面飛撲而來時化為春水。



「多串君~~~阿銀我好想你喔!!TAT*」
從不知道什麼地方竄過來,一把撲著就被帶進了旁邊的小巷還亂蹭幾把的。
真是的!如果來的是攘夷志士現在的自己可就麻煩大了啊!
土方可絕對不承認剛剛是因為自己眼角瞄到銀白自然捲而鬆懈警備。

男人身上都是冬日寒氣,仔細聞還有深山腐葉的味道,是接了什麼工作嗎?

「啊喔喔喔還是多串君溫暖~~這一週冷死阿銀我了嗚嗚>_<;;;」
『喂別亂蹭、很冰啊你......你胡說什麼!』

沒有理由一起睡的人一個冷一個暖吧?
想著是臉上一熱,土方用手臂把黏在自己身上的無賴自然捲隔開要他好好解釋。

「阿銀我下次再也不接這麼折騰的差事了!
    去什麼鬼深山寺廟幫忙打掃菩薩石像的、那邊大大小小上百尊耶!
    又是深山大雪還有不知道幾百年落葉的!
    住持還說什麼誠心清掃完菩薩一定會回報的、與其等菩薩報恩不如先把客房暖氣裝一裝吧臭禿頭!」

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哭訴,說得土方是一愣一愣的。
連忙要銀時說清楚行程、附近景觀,甚至是拿出去過的證據。


「十四怎麼了?問那麼多?」
察覺戀人的異狀,那發窘的模樣雖然可愛得讓人想逗弄一下,銀時更在意發生了什麼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阿銀我很乖喔~最冷的時候都只想著怎麼抱十四的喔!
    你看~拿到這麼多酬勞~」

『知、知道了...你很乖...』
說來怪彆扭的敷衍,土方內心亂成一團。
會用那個怪名字叫自己的全天下就眼前這人,土方頗不甘願地判定自己對銀時的認知,每晚陪伴在身邊的氣息也應該是本人的沒錯。

可是眼下的自然捲顯然說的也是實話,那麼過去一週以來到底...總不成還真的是什麼菩薩報恩吧?!
這什麼年代了!算了不管了不想了!

匆匆拋下一句『那就回家去洗澡睡覺吧』便想以工作為由離開,冷不防被銀時抱個滿懷。
「多串君對阿銀我隱瞞了什麼呢?
    好在意唷~在意得不能吃飯洗澡呢~」

近在耳邊的挑逗,比起夜裡更是鮮明地闖入聽覺。
就算否認也會被拆穿,然後被他用言語戳弄得更不堪吧?
怎麼這男人每回都會讓自己有"挫敗"的感覺呢?


『就、就當菩薩幫你報恩了啦!』
「咦咦?!」

這下是被摟得更緊,還被巧妙地制住以致於連拿武器都不能的狀態。

「親。愛。的。十。四,詳。細。希。望。唷~~^__________^」



 

偶爾,也會有這樣的冬日。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