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中斷很多也改變很多,先來放一點中途方案吧(部分毀棄)


先前說被卡住的地方是「生意人的身分」,
初步構想他的動機是因為家中產業在天人來了之後受到很大的重創(於是設定是傳產)而土方會在阿凶家發現一些線索,
(打電話之後)引導真選組去找/抓到生意人。

我原先的癥結是不知道生意人怎麼起家的,以及感覺上他家還算有錢(不然無法支持大藝術家這麼遠大的計畫)。

剛剛突然想到,他家原先做中藥的(傳統藥方那樣),原本作得不錯直到天人醫學全面稱霸,把他們害得很慘,
而譬如說、原先得去摘取特殊藥方的山啊草原啊,都被天人開發掉了。(所謂進步之後的犧牲)

現在則是轉去做高級盆栽,而且顧客包括將軍居城(所以將軍居城會遇襲是因為他們將炸彈放在盆栽裡)
(總算把將軍居城為什麼能遇襲給解釋到了)

土方會在阿凶家找到跟盆栽有關的東西(LOGO)思索到底是在哪裡看過(雖然很有名)
最後想起來是在被抓的期間,當時生意人不是在他面前看財務報告之類的嗎?
因為是公司文件所以上面一定會有LOGO,從這邊開始的連結。




來說一下昨天腦內設定:
時間點是兩人藏身地曝光,生意人派了三批人過去,兩批對付土方,一批對付阿銀。
對付阿銀的是普通小嘍囉(?)是委外性質的,所以就算抓到也不會有什麼情報流出去。
他們的作用是在山腳下的菓子店拖住阿銀(利用不知情的菓子店老夫婦),
狀況是阿銀下山去採買,頗得長輩緣這陣子混熟了的老婆婆招呼阿銀來坐下吃點點心,阿銀進去之後發現店內的客人有點奇怪。

想抽身或開打又顧慮到老婆婆和店,然後是發現客人之中有一個特別好心的跟著老公公到店後方去幫忙抬東西/修東西了(簡單來說是人質),
這邊阿銀要怎麼脫身還不清楚。
但是這邊阿銀並沒有立刻想到土方可能也有壞人去招呼,是因為他平常沒有跟任何人透露住哪,
買菜回去時也都繞道+確認無人跟蹤,何況大家以為他娶的是千金大小姐ww
他只能猜是自己的銀自然捲走漏風聲

土方那邊的兩批人,三個去敲門(拿刀近身戰),拿槍的就待命,這邊的人都是原道場裡沒被抓到的部分。


說明一下:大藝術家是概念起源,生意人那邊負責計畫統籌+金援,道場那邊的人負責執行。
毛巾工廠部分是道場的人。
這邊我還在斟酌是不是維持原始設定三批(第三批的存在會讓土方有點帥?因為土方會把他們都幹掉)。

順序是近身戰途中會砍掉兩個,同時(不小心)燒房子。
拿槍(兩人?)的和另一人把土方逼往後山小路走(下山),途中土方腹部中彈裝死誘敵,然後幹掉(幾人?)。
原設定是從他們的對講機聽到還有第三批人問「好了沒?銀髮那邊的也該差不多收尾了」,土方決定把剩下人誘導過來用拿到的槍幹掉。
這樣寫完土方還是超帥我好想讓它發生wwww
只好增加臨時演員了(不)

阿銀解決完菓子店之後,因為知道房子起火了(村里的人看到了也會上去救火)所以是直奔房子,
不過爬上去時已經燒得差不多了(可能得查木造房屋要多久燒光,不過我記得80年代的實驗記錄是12分鐘,綽綽有餘)
焦急得救火之後,消防組的從另一邊找到燒烤後的屍體,嚇得半死的阿銀去指認,
不是,然後又找到第二具屍體,
開始腦袋轉向「如果要逃命,能往哪裡逃?」的跑往後山的小路(之前有時買菜回來會從這邊),
找到打鬥跟血跡(這時已經晚上而且開始下雨)(土方狙擊戰是傍晚),
然後是零落的屍體,最後才找到竹林前被土方用槍幹掉的人,找到竹林中躲著的土方。



0704
(土子後續)
在試圖往後看時間線來設計場景,一片空白就不能前進/ v\
因為毫無頭緒,以心情上來講我希望看到阿銀絕體絕命,我要看到傷,還有讓阿銀身上的NOKIA手機擋下子彈(所以活下來)的事件。
這世界上應該沒有比阿銀更想要殺掉生意人的人(生意人三次要殺掉土方而且都差一點成功),
但是又很喜歡阿銀最後救了生意人一命(但送他去受審判)的這個點子,各種掙扎。

最喜歡的點子是硬把阿銀扔洞穴至少三天(推估崩塌),目前考察了礦坑跟山洞救援報告,但是都有點不怎麼實用。不知道怎麼修正。
我超級想看土方聽/看阿銀出發前的錄影音,然後衝現場去發現現場救援困難,過了黃金救援期三天(或者現場因為有毒氣體/沼氣囤積讓救援困難),
當白血球王非常客觀地說銀時的存活機率低得可以的時候,被土方揍(樂)
↑ 畫面上這幕非常娛樂我。

不過如果現場扯上有毒氣體或者會造成二度岩爆的狀態,我不清楚阿銀要怎麼活.....
智利那群礦工活得下來是因為所有有利於存活的條件都在那一場崩塌中發生了。


如果從攘夷方的動向來看會比較清楚要做什麼,以下整理。
主要分首腦Silva、大幹部生意人+天外道場主人(未登場,推估這次需要形象和名字了)為主軸,
次幹部是關係企業的人,如藥廠長、毛巾工廠廠長、其他道場主持人等等。

在終端塔作戰失敗是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事情,也就是他們原先志在必得,沒有考慮過失敗。
當日緊急動員到終端塔的人也包括原本在電廠和車站設置的人,這批大多是道場來的人(武力值高),被捕的也是這邊的人居多。

在得知終端塔的局勢無法逆轉之後,在挫敗之中剩下的人動向變得萬分重要。
至於為什麼選擇退下、擇日東山再起,而不是順勢炸開一了百了,因為我土子已經是那樣寫了,我也許可以不用解釋??(但我內心總是有疙瘩

因為選擇「退、再找機會」,那麼電廠和車站的爆裂物就會被生意人手下去回收(部分),
小將親自坐鎮指揮破獲的是另一部分,也因為兩方人馬沒有再碰面所以姑且相安無事,也可以說小將那邊低估了對方。

Silva被其他事件揪扯出來(打比方,有重要通緝犯因為不小心超速+交警查驗證件時異常謹慎所以落網)到而被請去屯所喝茶,
如果沒有土方他就真的可以走出屯所,
於是對攘夷方這是第二次的超級大意外,當時因為不知道誰指認/露馬腳,
生意人應該會先預設是內部被抓的人出賣,但也並不排除「終端塔土方曾經出現」這樣的傳言為真。

如之前所說,在終端塔事件之前,生意人(跟道場主持人)就已經安排妻小去別處避難(推估鄉下?)。
那麼事情走向驟變之後,他們做出「退!待東山再起的機會」先個別往鄉下避風頭,
中途又折損他們的大將/精神總指標 SIlva,
實質指揮者剩下生意人,他可以指揮剩餘的道場人士(推估也有些躲過來了)
問題變成,如果要東山再起,這個時機和手法應該要為何?

最原先預定的目標都未能炸毀,也失去了最好的時機。
(將軍城已經炸過了,但是那次是威嚇性質)
(終端塔也失敗了)
(次要目標的電廠和車站都失敗)
如果要依循最原先的想法,那麼將軍依然是目標。(於是到底要不要安排又一次暗殺?)

抑或是、刻意安排一些假的跡象,讓將軍方/真選組這方去追查無意義線索 ,
讓大家相信攘夷方已經無計可施,因此鬆懈,使攘夷方有機可趁。
不過這樣時間線就會整個拉長(思)

不想把時間線拉長是因為事件爆發之後人心浮動,攘夷這方要控制底下的人不去出賣告密是非常困難的事情(特別是道場組的,他們實質上知道最多)。
在最初這整個組織顯得非常有紀律和機動性是在Silva+生意人坐鎮的情況下,大將被(莫名其妙)捕肯定會造成影響,
如果生意人也去躲了,底下人心肯定收不住。

這種推演之下就會讓最後的鄉下、山洞等的場景出現困難...........
除非最後生意人是拋下了大江戶的亂象(EX:真的成功引爆了什麼,引起騷動)卻躲到了鄉下去避難....說不通啊。

剛剛在廁所想到, 大江戶的其他攘夷勢力應該也會趁機作亂,或甚至與他們合流,這樣似乎可以解釋他們仍然能興風作浪了。
我之前想到的格局真的太小了

關於事件安排還有另一個考量點:救不救Silva? 如果要救(不論是基於精神領袖、實質策劃者還是伙伴)
那麼在已經移交給幕府的情況下(比對連載中近藤和松平叔的待遇)主戰場改到那邊好像..........
耶?!可行??有洞穴有森林有鄉下FU XDDD

要把事情弄複雜的話就是先真的抓到生意人,在第二次轉送(往島)的時候發生了事件。
這樣可以把阿銀跟生意人弄在一起、還有洞穴森林跟鄉下場景,
但是阿銀你為什麼要救生意人我不清楚(曾經想過讓生意人不知情的老婆來委託萬事屋「找到我先生,他是個好人」)


 


0705
另外還有一個方案,就是混淆方案。
有一個自稱生意人的人自首/落網,他的確知道一些過去活動的執行細節,
但是除了(重傷昏迷中的)土方以外沒有人能指認,只好偵辦之後跟大藝術家一起移往島上監獄。
然後他其實是暗樁來負責解救SIlva、製造混亂的人。

如果走混淆方案,我想要的場景(阿銀救生意人)還是可以發生,只是第一這是假的生意人,
第二他缺少了救人的動機(原本預期是窩裡反,例如道場端的來亂)

混淆方案有個很需要運氣的賭注,就是攘夷方賭定土方已死/至少傷到不可能出來指認(而也剛好土方這次沒出來?)
當初阿銀救走土方是直送黑白傑克那裡(啊對這次黑傑克跟奇力克會路過一下)
雖然也是理論上沒有人知道的事情.........但是這樣重點就會放在這個混淆者的本事到底多大,他混進去是要基於怎樣的用途?
他怎麼有把握能活過真選組的各種審訊還能執行他的任務?(用這角度想就覺得這個角色非常厲害至少中BOSS)

混淆方案儘管精彩,他的問題在於他本身也很混淆我原本想要看到的場景(可能會讓我看不到),目前是處於備用狀態。
正案還是窩裡反方案。



啊烈桑說:
除非内部有接应,真选组有内鬼的可能性存在吗?

 


這點是可以安排的,我沒有寫死。


啊烈桑說:
假的生意人是silva的后招,他和真的生意人之间不是绝对的信任,也为后面的窝里反做了预见?


喔?這個想法也很有趣


混淆方案由Silva提出的方案的話,其實更可以方便真的生意人去設法弄出下一波大事件(因為幕府會以為結案而鬆懈),
我原本就希望真選組是兵分兩路狀態(阿銀一條、白血球王一條,啊、是的,阿銀帶著土方離開大江戶時就安排白血球王出來接手了)
那麼讓白血球王去解決島上的劫獄事件,阿銀(循著阿桂給的線索?)去追查真正的生意人這種進行似乎不錯

可行性還沒想透,倒是阿銀自己提案說在生意人派人來利用村子裡的小吃店老夫婦拖住他的步伐,
而且還強迫他喝下某杯摻了不知道什麼東西的茶時,有自己的解套辦法:假裝喝下去然後立刻吐血(TABASCO,跟三葉學的XD)
「呃呃這應該不會這樣子的!」頓時慌亂起來的可愛攘夷份子(不)
阿銀說他身為糖份星人只要吃到一點點苦味就會吐血(一邊吐一邊這樣說很有說服力www )反正就趁這個慌亂把危機解除。
這提案我通過,至少有點樂趣XD
然後兵分兩路的可行性我先去吃點東西來想想

目前腦內跑了一些設定,包含真選組內鬼追查(由白血球王)、
土方的生死訊息直接決定了攘夷方的一舉一動、
萬事屋收到新委託(也帶出阿銀必須要打電話給萬事屋眾、這裡大概也需要一些暗號),
假生意人先暫訂為Silva的徒弟吧(好像有點萌)

然後Silva的身份因為是插花界的名人於是處理起來也會有點麻煩(所謂被大老們一邊撇清一邊希望多加詳查一邊起鬨)
假生意人那邊需要誤導用公司還有其他的東西.......這人出現的時間點必須是他們判定土方死透了之後。

於是土方之前那戰的目標順序又會小改(就是等那些人回報自己死透了之後才殺掉那些人....這細節晚點再想)
給自己筆記不排除土方自己用對講機回報。

思考「窩裡反」的成因,通常是在「我都逃不掉了你也不准逃!」和「(未雨綢繆)你不能出賣我」的狀況下發生,
但是在生意人的場合前者不會發生(他沒有逃),
後者也沒有跡象(生意人沒有背叛大藝術家,大藝術家自己啟動了備案,
也同時傳回「能指認你的人還活著」這樣的訊息,備案基本上跟他無關)

 


回到初衷,到底為什麼需要窩裡反?


為了證明阿銀懷裡的NOKIA是神(等等)←所以最好有顆子彈被他擋下來←於是有槍戰,沒事上哪找槍戰?→雖然阿銀連子彈都能打飛但是這邊比較傾向於"以為終於把他幹掉了,但其實NOKIA是神擋下了子彈於是他躺在地上裝死賺演出費"的FU→於是到底為什麼要有槍戰?!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