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丟舊有設定



0706
窩裡反的最大成因莫過於「這跟你說的不一樣!!!」,除了公平、保密,就是利益。
我不禁想到,大藝術家和兩大幹部都認同的「fire sale」概念,並不代表從上到下這麼多人都理解且認同,
比較有可能的是(也就是他們對幹部以下的人承諾的)「你們以前的好日子可以回來」

譬如說、這些人因為以前是做OO業的因為天人帶來新科技新東西結果丟了工作窮況潦倒,
幹部們給他們的希望是「會回歸好日子」,並且讓他們相信「所以我們要用武力這麼做(控制電廠驛站)那麼做(幹掉已經無法回頭的幕府)」

於是在他們準備要二度對這些fire sale的重鎮下手時(我在想應該要弄掉金融系統,之前那次沒考慮進去)
底下的人開始想通了「回到以前的好日子,是不是會失去現在已經覺得好用的那些東西?」
由這樣的角度造成窩裡反(是底下往上,而不是派系與派系之間),
不過這些人反了之後能幹什麼我也還沒想通、另外拋丟一下其他合流的攘夷勢力到底打什麼主意也得好好想想
(說不定不認同他們的作為只是想趁機搶資源?)

重點是假設生意人在窩裡反中受傷,那麼動亂之後能救他出去的是阿銀的這個場景我覺得我可以接受,
這邊也可以接"阿銀聽新八說有新的委託找萬事屋希望找到失蹤的好老公"而因為描述中所提及的人讓他覺得有點蹊蹺
(比對白血球王那邊的資料)

而在真選組另一邊忙於處理大藝術家和他的弟子假生意人在監獄/隔離島上
(名字我故意一下,看是要用THE ROCK的梗還是Shutter Island梗)所引起的風波時,去鄉下進行獨立搜查。

我之所以同意阿銀帶著受傷的生意人離開的場景可以接受,是因為他說了不錯的話,
但是這個話的前提我還沒有拿捏好到底要怎麼樣講述所謂「轉型正義」的這個概念
(因為這概念我自己還沒有真正認同x目前為止在銀魂裡也太嶄新x雖然很希望是跟土方討論出來的但是土方自己反而更不能實踐這個概念)

那段話大意上是,他會接這個找人的委託不只是因為直覺告訴他「這邊有問題」,
「這世界上應該沒有人比我更希望親手殺了你,畢竟你三次嘗試殺掉我心愛的人」
(這意味著阿銀認定連土方都不是,也暗示著土方並沒有要報復生意人???
有趣的是這是真的,我家土方並沒有對生意人特別生氣到想要他死,即便知道他三次死裏逃生。
他的確是想要抓到生意人讓他受到審判,於是又扯到轉型正義的問題了orz)

阿銀自己顯然是經過一番掙扎才決定等真的找到生意人時不親自殺了他,而也要認同審判一途。
原本設定中"阿銀把生意人丟上生路,自己沒逃出來"的部分繼續留著,
阿銀追加一句「出去之後去告別你的妻子和孩子,然後去自首。
如果你沒這麼做(不管告別還是自首)我都會找到你,帶你回大牢的。」←目前這個提案因為這句話太帥而保留著,但是要怎麼達成這場景還得繼續構思。


轉型正義其實不完全是我想要講的事情,但是有沾到邊(這是小將這邊要做的事情,當事件全部結尾的時候)
我比較想講的是「不報私仇,讓仇人受到公正審判」的這個概念(但是我不清楚這個叫什麼,法治?),
我覺得土方自己會堅持這一點(阿銀則比較沒有這個概念)
但是困難點在於目前土方自己都還是會「先殺光再說!!」XDD 我這個很難轉

我原本就安排了小將在最後,並沒有對這些攘夷份子連誅九族,而是依據法律來判刑(並沒有特別求處重刑),
之後也特別頒佈法令,加重對於傳統產業、傳統技藝等等這些受到天人科技影響而生計困難的補助和注重,
呼籲青年人勿忘根本等等的措施,表示對大藝術家等人曾經說過的話有所反省

回到「不動私刑,交付法治」這個觀念,就必須在生意人再度派人殺過來之前讓銀土就這個非常嚴肅的議題討論。
我家阿土思考之後說可以利用"意外在阿銀的衣服找到某個NOKIA手機"這樣的契機,
表示他願意看那些照片(也就是知悉銀時也看到那些照片)。
雖然是非常勇氣可嘉,但是這也代表兩人會在這邊就一起在院子裡打爛了NOKIA埋了它(原本要最後才這麼做)............
等等說好的後面NOKIA是神可以擋子彈的部分呢?!!!!QAQ

可惡找不到解套的方法啊orz
雖然說NOKIA是神這點並不是必要的啦只是覺得好想這麼做XDD


剛剛去查了失血過多和昏迷的關連(會昏迷是因為腦部缺氧,血都流出去了),頓時覺得高杉會躺兩週而阿銀能走路根本是奇蹟wwww
同時查了昏迷指數的判定,先安排重傷的土方是中度昏迷吧,分數是9,
E 3分:聽到呼喚後會睜眼(to speech)。
V 3分:可說出單字或胡言亂語(inappropriate words)。(要5分才能有邏輯,所以這時的問話都不可靠,無法進行指認)
M 3分:對疼痛刺激有反應,肢體會彎曲,試圖迴避(decorticate flexion)。

X參考資料來源



 


DAY Y+7之後阿銀的心路歷程(會決定他怎麼做事的)
日本警察制度考察完畢(找不到什麼有用的資料,除了「鄉下警察都開警車」這點以外,無管轄權等的直接資料)

理論上阿銀壓不住當地警察要移動或者擅自將阿銀甚至土方抓起來審問的,真選組的威權也理論上到不了這裡
雖然是一個小的點(而且無關日後劇情)可是我個人覺得這問題不解決,我有點難無視



安古韩
意思是要阿银如何摆脱警察还是利用警察?



都有,以現實來說是管轄權的問題
事件發生在首都圈外,地方警察當然會展開偵辦,然而這是原本屬於中央(大江戶)衍生出來的案件,中央得正式(在勘定之後)派人出來接手。

阿銀的問題是第一,他屬於證人保護計畫的一環(非正式), 如果出事是要立刻向上級機關報備
但是這個上級機關(真選組)目前人手本來就不足, 處理需要時間,遠水救不了近火,即便只有兩小時車程的距離,要毀壞現場證物真的不需要太久

阿銀不知道現場的警力能不能信任(等等內賊的問題也會由他和小白討論出來) 但是他卻也只能仰賴當地警力,在真選組派人來處理之前

因為他更需要確保土方的安全和存活
手機打字好累


安古韩
于是问题在阿银要怎么才能确保土方的安全?


不是,晚一點再說明(這兩天都被家人抓出去)

 

 


 

然後我總算跟阿銀溝通好他跑上山之後的思路了,關於他為什麼會從「相信土方沒事」到「知道屍體只有一個的時候極端沮喪(以為就是土方)」
也是阿銀不願意正面面對「萬一...」所以一直想不清楚。


跑上山時,錦生會問阿銀那個人一定是很重要的。
他說桐山看不出來,但他看得出來(對我偏心錦)
阿銀會回答像是自己的雙生兄弟這樣(?)(或不答)
錦生要順便解答為什麼會出現在店內。

從聽到爆炸聲到終於能脫身是8分鐘,上山最少需要10分鐘(其實下山慢慢走20分鐘,上山應該要半小時,憑阿銀的體力在風雨中10分鐘抵達應該綽綽有餘,那麼在廢屋現場浪費8分鐘也應該夠)
幫著救火的最早到的是5分鐘來算好了....土方的脫困時間好像被縮得很短。
理論上要先決定土方怎麼打的才能決定時間....

 


 

跟喵叔討論封面XDD




來傳一下電波,這只是初步構想。
新刊的主題是接土子後續,雖然架構從初始的SPACEBALL輕薄短小(?)到現在明顯朝著Die Hard 4的規模前進是個問題,
在銀土兩人關係的發展上倒是有一個我希望能夠標出來的重點:土方現在是那個給予光的人。

左銀右土,阿銀是坐在石礫堆裡,只有一個小洞透著光進來(他看的方向),表情我還拿捏不準(迷惘?)
土方在石堆外面,手上提著燈(或者旁邊掛著,總之他帶著光明來)表情可能是到處找阿銀的五年後土(什麼鬼

骷髏組真的好用啊//// 嗚嗚我終於不需要再動用火柴人示意圖或者紙片人了!!

初步構想是兩人隔著書背(好殘忍www)這樣不知道會不會比較好畫?
如果放在一起也是OK(只是很擠?)

喔對衣服,阿銀是真選組隊長制服,阿土可以穿男友和服(喂喂
然後阿銀要傷痕累累的喔.......(其實土方身上也有傷
但是土方身上的傷是已經包紮好的(也可以滲血啦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