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11 05:22 P.M.

今天週四
如果真的很震撼的新聞週一就會炸出來了(JUMP

也許大家都在等

等「不是吧?」的那一刻。




捏他可能有、不確定、慎入





因為一直以來銀魂對我來說是歡樂向的東西,
看漫畫時我也到煉獄關才驚覺「啊、這世界也是會死人的」

於是他的便當我大多印象深刻而且深感遺憾-三葉姊姊的便當
當狐狸老爹那回,他意外地把便當收回去的時候,阿銀那張吃驚的臉也是我的,因為我沒想到過除了主角外褂以外還能有「奇蹟」

於是乎我在動亂篇幾乎忘記了的山崎(喂)就成為奇葩了

到這邊我不禁想問,「到底銀魂是什麼?」
銀魂的本質

最初我喜歡他的故事性,從裡面隱約透露出來的人生道理,還有當然、很多時事諷刺、老梗新用的趣味。
如果到了一個橋段,讀者會開始想問「等等!這不是銀魂!」,那麼退一萬步來說探討本質是必要的




空知有沒有讓讀者忘記,他也是會殺人的呢?
也許,我知道我忘記了。




我是捨不得阿銀受傷的。

捨不得他哭(?)捨不得他流血受傷

捨不得他絕望(?)
雖然這名詞好像在大叔身上應該要絕跡。
但是正如我以前說過的,身為大叔不是心死


我受不了阿銀受傷而又沒有副長的故事(吉原系列屬此所以我都沒看),
我不知道、這篇是不是也是這樣


安慰一個大叔到底是怎樣的過程,大叔也會傷心的,空知是不是想提醒大家這點?

事到如今突然間用這麼猛烈的方法來提醒,我更擔心他背後的用意

擔心歸擔心、猜測歸猜測。

以自己的處境我當然明瞭為什麼會害怕,因為正視現實的我是無法忽略「正在進行的原作」跟自己的文章差異太大的問題。
我沒有辦法在知道連載的苦澀之後,回頭還能寫得出歡樂的篇章。

這種事我以前奮力做過了、12年前,
我跟ske chan在寫歡樂的樋渡封神時正經歷了從139聞仲大危機,到140 12仙全滅的震撼,我敬愛的道德師傅就這樣在眼前化為肉塊,我真的不知道當年的我是花了多大的心力才能夠跟ske chan相互維持文章的氣氛。

現在,孤單的我也許已經做不到了。

 

 


 

 

我是不是把話說得太保守了(呆)
我需要人安慰啦不然我這篇銀土H怎麼寫啦開檔案四小時一點進展都沒有QAQ
誰開skype來安慰人家啦QAQ

塔羅教我不要請假QAQ(戀人反)、叫我乖乖去睡覺、上班(星正)
QAQ......我現在上床會哭
誰來安慰人家...(哭)

所以岔題來說,難怪我對我家松陽老師沒輒

我家松陽老師對阿銀來說是一個巨大遺憾的存在,那個洞很深,我家阿銀是很努力才掙扎著爬出來的,沿路上雖然都有人幫忙,但畢竟有限。

只要我家松陽老師想要加戲,通常是無條件通過狀態,不管那是不是會讓文章主題偏掉(像是這次跑得超遠)

因為以銀土作者的我來說,寫松陽老師的部分算是對阿銀一種「彌補遺憾」的過程,因為副長一定在阿銀身邊安慰,就算他不知道松陽是誰,且也不在意他對阿銀的影響力比自己更強大

而阿銀明知道不能把過去的事情對副長講得太清楚,還是說了,這種希望從對方獲得(無條件)安慰的心理也一直是我用來印證兩人感情再進一步的指標

話說我真的想睡了我到底在講什麼--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