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參與吐嘈大會(喂)的各位好友

 

 

 

0116
把你玩到死的國文課

(思)糟糕了、
現在的我當然要說是銀魂把我變成這麼會隨時想吐嘈的人(喂)
可是我真的從他第一個問題就想舉手發問了啊啊啊啊啊啊
「誰是主人」,我就超想舉手問「請定義"主人"」

然後「誰是你的主人」,我想回「在各種環境下,擁有權力使我聽從的人」
...........我好歹也是從舊大考系統下每天填鴨(有個家教老爸每天逼著做功課、寒暑假對我來說從來都只是複習過去學期的內容跟預習下一學期內容)這種處理下的產物,為什麼現在我會有那種想針對他每一句話吐嘈的思考方式XDDD

 

胃痛一直線的速水說    
他的問題是會讓你想想很多的那種~ (blush) 我還滿喜歡的~XD

 

我 說:
我還沒看完,但是到目前為止、讓我意外的是那些學生真的什麼都沒想嗎?!
明明都是那種可以嗆一堆回去的問題,還是因為攝影機在所以不敢表達?

 

胃痛一直線的速水說    
應該不是說那些學生,而是現在大部分的學生都是如此...

 

我 說:
大概是因為我碰到過也是讓人每一句話都很想扁回去(for the record, I didn't)的老師,所以覺得他只是稍微聲音大了點,對很多事情好奇了點(思)

 

胃痛一直線的速水說    
我一開始看也覺得他還滿奇怪的,不過往後看完,覺得其實是往好的方向走,我也滿想修他的課看看...不過這種國文課上起來真的心驚膽跳...


 

我 說:
那只想到直線吐嘈回去而沒有想太多的我..會變成他的問題學生吧(炸)
我看完了XDDD

 

胃痛一直線的速水說    
比起吐嘈,應該要做的事情是自省吧... (blush)你這個壞學生! (doh)


 

我 說:
他問的問題我都有答案啊XDDD
「收到負面批評時的感受」
『如果用字很犀利,心裡當然會有被戳到的感覺,因為不喜歡也不習慣為自己辯駁,但是會開始客觀想對方是認真批評,還是在不了解情況下對他所看到的事實做出批評。
如果是前者,先讚美對方的用意還有願意說"真話"的勇氣,再去思考他所說的部分有多少是環境使然、情勢逼迫,哪些是我所可以做到的改善。如果是後者,就有責任甚至是義務為他澄清當時的現況,以及情況允許的話、為自己的行為提出合理解釋』
↑以上就是我會現場回他的話。


 

胃痛一直線的速水說    
應該說思考走向不大一樣(?)我覺得這片影片的重點在於老師跟學生相處中得到如何為自己思考


 

 

我 說:
啊糟糕了我不適合這個老師,他會磨練我的吐嘈技能但不是思考技能...(炸) (blush)
順道補『如果對方只是開嘴炮,那麼我會在內心做出防護線,再態度十分嚴肅地做出我認為的解釋聲明。如果對方的用意只是要打擊我,損害也只有最初的那一刻。』


 

胃痛一直線的速水說    
嗄?感覺回的有點微妙 (blush)可能我太正向思考了~我們大學的國文老師實在太,國立殯儀館了,我覺得他超可愛的... (doh)

 

我 說:
咦咦我覺得我回得很邏輯耶XD 還把說批評的人的情況考量進去了ww

 

 

胃痛一直線的速水說    
這句話的後面這句有點不大懂?↑


 

 

冬@邪惡     
那個,我問一下,姐樣你的教育大多在台灣還是美國受的?


 

我 說:
「負面批評」是一個事實發生的話,我會去想這件事為什麼發生。第一對方是認真的,於是分「他說的是切到重點的實話」或「他因為不了解事情經過所以產生誤解而說出來的」。以及第二,對方只是在嘴炮,於是這種的做出解釋之後,不予理會

To 冬@邪惡: 我一歲半回台灣唸完大學、工作四年之後才出來念MBA,我並不覺得我的思考有過什麼巨大改變XDD(好像我從小都這麼會吐嘈只是一直都沒有發作)

 

To 胃痛一直線的速水: 人做事都有動機,能夠先考量到動機的話,比較能探知對方想要聽甚麼話(這說到的是另一種層面就是了)


 

 

冬@邪惡     
那就是個性問題了XD


我 說:
To 冬@邪惡: (噗) 姊姊以為我啥星座啥血型的啊~~


冬@邪惡     
那個老師說到台灣教育的問題就是沒有以人為本,這是正確的,人也沒有以「自己」為本,因為我們從小到大就被教育要為他人而活。而「國文課」這種東西,也正如串場所題,是被教育忽略,單純讀死人話語的東西。


我 說:
To 冬@邪惡: 我的確是跳脫了他今天教導的是國文課的事實在吐嘈他(喂)


胃痛一直線的速水說    
其實就我的觀點來說,他所說的並不算是負面批評,而是另一種思考方式.就像你說的動機好了,我認為他是以這樣的說話方式來吸聚起大家的注意力,進而成就他的教學,他做的事情只是一種手段,讓學生學習到他想學的東西才是最終的目的與結果 :-D


冬@邪惡     
大體上台灣的小孩不擅長回答問題,不擅長自我表達,甚至討厭回答問題,尤其在課堂上。討厭被點起來,討厭被注意,討厭被發現,某方面堪稱自閉。


我 說:
我沒有說他是負面批評啊XD(他一點都不機車、我上過很機車又自戀的老師的課)我剛剛回的是針對影片中他問一個學生關於「負面批評的感受」的部分


冬@邪惡     
對不起我沒有記血型星座的習慣XDDD我連櫻井氏的生日都常忘掉XD(這人真的是FAN)


ariko說    
看完沒有感覺的我好神奇啊啊啊,這樣的老師是預設所有學生都沒有思考力嗎? 老實說我熱愛古文,如果我修到他的國文課可能會有沒學到想學的遺憾 XD


我 說:
To 冬@邪惡: 我也是啊~~我從小就知道不被老師選中發言的方法之一就是不跟老師眼神對上,我完全是課堂自閉兒(挺)
我可是號稱最保守的摩羯座+循規蹈矩的標準A型人啊XDD


胃痛一直線的速水說    
嗄?那個問題你回答這麼長喔!!? :-o


我 說:
胃痛一直線的速水: 因為我覺得這個問題絕對要看情況來回的啊!


冬@邪惡     
所以台灣孩子上這種課程會覺得很痛苦很煩很討厭,畢竟跟數理課程有個確定的答案不同,是充滿各式思維的東西,你回答一個答案老師會在問你第二個問題,然後你就會覺得很煩很討厭很想扁他(毆)其實我覺得課堂中的孩子有自己的答案,只是跟你一樣,不想回答,所謂的課堂自閉兒。


胃痛一直線的速水說    
私立大學大一通識的古文根本就是高中的複習...0.0..


我 說:
他說的很多事情都是「看當時情況」如果碰到A是這樣做、碰到B是這樣
我都不記得我大一有沒有國文課了(死)(回去翻成績單


ariko說    
原來你還保存成績單!! GJ!!


冬@邪惡     
他們不是沒在想,只是不想回答,因為會覺得「反正我不管說什麼你都會打我槍」,不過我還挺喜歡這種辯證式思維的。


我 說:
To 冬@邪惡: 我相信,課堂自閉兒其來有自,因為很多老師不能接受權威被挑戰(也是因為一些死小孩實在該死的不聽話),於是強勢之下還是閉嘴保險些。
我並沒有忘記「老師是敵人」的年代,其實我很怕/討厭的老師(國中導師)還是常常客串我夢中.. (doh)


我 說:
To ariko: 是畢業前申請來要申請學校用的總成績單啦XDDD

就是因為有這種「老師是敵人」的思考,我才會在他第一個問題「誰是你主人」那樣想嗆「在各種環境下,擁有權力使我聽從的人」回去


ariko說    
To 冬@邪惡: 教授就是要打槍才會是教授哇,學生回答了若受到鼓勵就是小學課堂 XD


冬@邪惡     
所以其實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希望學生不回答的老師比喜歡問問題辯論的老師多,被養大之後就很怕回答。另,這類學生通常下課後怨言超多,答案超多。


我 說:
To ariko: 是啊我好懷念小學我們那位高年級教導我們的GTO老師....
我們能被他教到真的是福氣

胃痛一直線的速水說    
所以我才說我是正向思考嘛~ (rock)被吐槽也要繼續讓他吐~!!


我 說:
To 胃痛一直線的速水: 其實我是超負面思考的吐(喂)


胃痛一直線的速水說    
這樣不行啦!!!!(快跟我一起跑操場!!*違~*)


我 說:
是說我這種自閉兒的面具一直在各大人面前掛得很牢.....只有一次被一個大人識破了
大二到大三經由母上的關係在社區委員的證券公司打工(該委員是公司的副總)。雖然是如此,還是要給總經理(女)看一看,於是我把事前父上要我背好的台詞說出來(說感謝對方給我機會啦、我做事很笨過去又沒有在不同環境下磨練所以OOXX啦的),然後我記得她直截了當對我說「這話是大人教你的吧?」
「我才不相信你們這些年輕人腦子裡會什麼都沒有。」
我當場微笑了(也不掩飾了),然後據實回答當時我的基本能力啥的,兩分鐘就結束這個不算什麼的面試。(因為只是打工所以很容易通關)事後引見我的長輩(那位委員)問我「她很厲害呴?很會看人呴?」『啊恩』再同意也不過了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