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314賀文.....後面的等我拼完考試交完作業看看還有沒有命吧OTL


然後,銀時就這樣消失了。

說消失也不算準確,他還是安排好了讓神樂和定春住進新八家的道場,把「萬事屋阿銀」的招牌拆下來,在門口封上了「內有惡犬和發霉的醋昆布」的無意義紙條,輕裝如往常,手放在衣服裡,腰間掛著木刀離去。

沒有說明去向,也沒有提及返回之日。

最後看過他的人都說,他神色不緊張,不像是為了躲債或是避仇;眼裡也沒有期待,不像是去拜訪舊地或故友。
房東登勢婆婆說她知道當時銀時身上難得有錢,卻只催討了兩個月的房租,硬剩下一個月。
向來精明的她被莫名的第六感敲了警訊,「別忘記要回來繳清啊!天然卷!」這麼地對他喊了。

走了幾步的銀時沒有回頭,不過揮手致意,隨後身影被晨霧隱沒。

歌舞伎町的日子還是繼續著,只是少了一個人,差異不大。

土方並沒有覺得日子比較好過一點:屯所裡總有大大小小的事情等待他發落,錯把真選組當成普通警察的民眾還是會三不五時進屯所申訴。真選組一如往常地在懶散中度過一個又一個被松平大叔派下來的無聊任務,只能靠偶而來亂的攘夷志士讓組員精神和神經繃緊一點。近藤因為每天跟蹤阿妙小姐而被打得鼻青臉腫;總悟每天晚上做著砍殺土方的夢而白天晝寢偷懶;人氣偶像阿通的唱片依舊莫名其妙地大賣......

龍蛇混雜的歌舞伎町,似乎再和平也不過了。
和平到 - 土方點起煙時不自覺地嘆了口氣 - 會讓人開始懷疑日子真的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步。

也許是刻意的結果,在被一個找眼鏡的女忍者於蒸汽浴間撞上,纏著逼問「阿銀你為什麼無視我呢?」前,土方並沒有想到自己已經多久沒有被人「纏」過,有多久沒有看到那令自己反感到近乎直覺的自然卷。

答案是兩週。
將眼罩往額頭上推,若無其事地在值勤中嚼著草莓POCKY的總悟"很不經意"地替土方補上時間差。

「哼~難怪我最近睡得比較安穩。」
土方呼出一口濃煙,混著被低溫凍出的白霧。
總悟看了土方一眼,那眼神裡的不以為然很明確地讓土方注意到,土方只是很快地轉移視線,把煙灰彈了彈。

「土方先生還是一樣地不會說謊呢~」
「少囉唆!」

甩甩頭、邁步,想把總悟和他的話語拋在背後,
卻被總悟的一聲「啊、老闆」給停了腳步和目光。

「看錯。」
換成總悟若無其事地前進,而土方掙扎了會兒,決定繼續無視總悟嘴邊那一若有旋無的笑意。

前面就是巡邏的終點。
土方呆在原地,轉身目送總悟走完路程,然後說要回頭去超商買包煙,便想告別一日的勤務和總悟。

「土方先生,新口味的POCKY明天才上市喔~」
「誰管他!!」

拉開了領巾,大大地呼出一口氣。
土方不免埋怨為什麼自己總是被總悟的言語或表情氣到,而且還是、或多或少跟那個自然捲有關。

別理會!
土方咬著煙在內心重申,至少要把那個自然捲的影像驅逐到天邊去,然後好好地享受兩天後的難得休假。
一想到休假,土方心頭緩和了點。
愜意地看看電影、欣賞因為勤務沒趕上的電視節目重播、再去好好地吃點特別料理......
和平得來不易,但如此揮霍也不會遭到天譴,這就是江戶。


「唉呀~土方先生,真巧~」
褐髮女子的嗓音裡完全沒有不期而遇的成分,手裡提著的塑膠袋看來是定期採買的成果。
「今天休假?」

「嗯。」
禮貌性地打了招呼,點完頭的土方不自覺地把煙隨手捻熄。

「剛好我有事情找你...先等等。」
微笑著提出請求,順道將購物袋交與土方,隨後轉身進路旁雜貨店的壓著店長的頭跟他要哈根大使的雪糕,阿妙相當懂得如何善用身為女性的魅力,和蠻力。

柳生事件之後跟這位小姐並沒有更加熟稔,土方很小心地不讓自己造成近藤的困擾,所以他站在原地等阿妙回來。
在店長慌張地跑掉之後(土方推測應該是被恐嚇去附近超市買雪糕),阿妙收回之前的威壓表情,柔和地表示剛剛那位好人店長願意出錢幫買雪糕。土方漫不經心地聽著,想從袖口拿煙出來點,不過礙於還幫著阿妙拿東西一時也不好意思把東西還回去。

「所以,是什麼事情?」
「喔~是這樣的,警察先生,我要申報失蹤人口。」

「那種事情請向歌舞伎町的警察局申報。」
把真選組當成一般警察的民眾大有人在,只是當認識的人也有所混淆時,土方還是不免在語末接了聲嘆息。

「失蹤者坂田銀時,大約是跟你一樣的高度、身材,一頭銀白天然捲,嗜吃甜食。
 他寄放在我家的寵物最近可讓人傷腦筋呢~
  夏天要到了,狗毛也脫落很多,還有那旺盛的食慾啊~
  他主人欠我的養育費可是越來越多了呢~^_^」
阿妙微笑裡總有著他人無法拒絕的霸道,自顧自的繼續給土方細節。

「阿妙小姐!」
難得嚴厲的語氣,土方很少對女性不禮貌。

「本來也不想麻煩警察的,他們那麼忙哪有時間來找人呢?
 可是偏偏唯一能委託這種事情的萬事屋又沒開張,想來想去也就只能拜託土方先生囉~」
「唔...」

的確,是那傢伙丟下萬事屋突然跑掉了,這麼任性要叫那些需要萬事屋幫忙的人怎辦啊?他......

思緒停了一下,土方瞬間發現自己是這麼輕易地接受了「江戶人需要萬事屋」這樣的事實;當警察靠不住、個人力量又微薄時,也就只有萬事屋能夠深入執法單位無法插手之處,將那些失衡的秩序扳正,討回公道。
過去也好幾次,真選組礙於不能觸怒幕府的部門不能出手的事件,被直接或間接地委託給了萬事屋,解決了。

但,這是那傢伙的事。
自己沒必要再為那傢伙做任何事情。

正欲開口,阿妙已經因為店長買回來的雪糕不是哈根大使而進行"適當的"懲戒。
「違背少女的命令,罪罰是很重的。」
阿妙的拳頭還不留情地落下,看著那力道,土方不禁佩服起每天吃著這樣的拳頭過日子的近藤。

一陣,阿妙發洩完畢,卻是接過了店長買的冰棒,拿了一隻給土方。

「啊、我不...」
在拒絕完畢前就被掌握了先機,阿妙手上的紅豆冰棒準確地送進土方的嘴裡。
對自己的味蕾來說很陌生的刺激,紅豆的香氣充滿了鼻腔,甜膩得彷彿要融化...不、是真的在融化。

「頭期款^_^ 退還不可。
 剩下的帳請算在天然捲頭上。」
阿妙接走了土方幫提的物品,臨走前微笑著叮嚀。

土方拿下冰棒,讓冰到沒感覺的舌頭稍微回復一點。
阿妙的話語讓那個人的身影又重回了土方腦海,也許是因為受到請託,讓那個人的身影稍微不那麼討厭,只是稍微。
土方很清楚自己剛才沒有回應請託,更沒有義務去尋找銀時,這一切說不定都是場鬧劇:明天說不定那個厚臉皮的自然捲就若無其事地出現了,讓周遭人虛驚(?)一場。

所以自己完全沒必要再去想什麼,眼前的休日還有一半以上,好好把握才是重點。
浪費食物會遭天譴,土方從袖裡翻出美乃滋,彷彿宣戰一般地抹上紅豆冰棒,然後吃掉。





雖然沒有寫明,不過土方似乎忽略了阿妙「睜眼說瞎話」XD
一定是因為先提到了銀時的名字的關係。
                                                                               
                                                                               
這篇時間是三月初,春天都還沒來怎麼會有「夏天到了?」
                                                                               
然後阿妙的證言:冬天吃哈根大使滋味更讚唷~*
                                                                               
---
紅豆冰棒是全民點心:D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