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以下夢境,難得的銀土

而且18禁有,請自重。



07/12/16/PM


午睡,醒來前非常確定是BL夢,H有。
主角果然就是你們兩個*指

話說這可是OVA畫質啊嘖嘖,那個上色那個畫面細緻度那個氣氛(?)*抖指

反正前因不重要(我的印象叫做「被下了藥的副長因為其他眾人不知道怎麼處理最後只好丟來萬事屋,阿銀把萬事屋其他人全部送走,陪土方等藥效過」)

中間也非常不重要(我的印象叫做「藥效斷續發作(有階段性)到了第二天。第二天是雨天,阿銀非常低調地在家掃地(驚)一邊看護著紙門內的土方,表情與其說嚴肅不如說"知其不能為"的壓抑。話說土方的藍色浴衣在胸襟敞開時還可真誘人,能忍住的阿銀你果然不是人、是阿螞蟻星雲來的甜食星人!」)

結果也可以說一點都不重要(我的印象叫做「土方的呻吟還可真..///(羞)最後土方是坐在榻榻米上,像是小孩子要糖吃一般拉著送完茶水飯食(?)要離開小房間的阿銀。土方用右手拉住面對他的阿銀,另一隻手緊抓著平鋪著的床(被單?)看得出來很難受(話說我的感覺是阿銀前兩天真的都沒有碰他)。土方的表情的確是泫然欲泣之類的可以形容,色氣至極,而擊沈我的是他低吟著「銀時」還伴著輕微的哭音撒嬌灑上去的台詞....

嘖嘖、阿銀去吧~
聽到這番請求還不上的你就不是男人啊!!!

大概是因為聽到丈母娘許可(誤)於是我看到阿銀把臉一沈(似乎沒有太高興呢~是因為知道是藥效的結果而不是因為土方真的要他、這樣吧),慢慢地跪在土方面前,非常輕柔地吻上土方的頸側,這時可以聽到土方知道終於能稍微抒解難受而不那麼緊繃的喘息,但是隨著阿銀的吻從脖子移到鎖骨、胸前然後一路往下又可以聽到逐漸濃重起來的呼吸和因為身體已經太過敏感受不住刺激後的慌亂。」)

坦白說聽到這裡我非常佩服副長的聲優表現啊!不知道這位到底是誰啊(從以前到現在我腦袋的副長聲音從來都不是中井OTL)
居然可以把這麼細微的聲音轉變配得恰到好處、我實在是該拿錄音筆的!(誤)

啊話說我只看到第一次的部分...因為睡過頭驚醒

咬著阿銀肩膀的副長讚啊!
沒錯沒錯!這男人就是要用咬的!(誤)

是說這篇因為太平凡所以也大概就這樣把重點寫完就算了*聳肩*
唯一可以說的邏輯是、眾人把這樣的副長扔來萬事屋是無可厚非的,不管這邊的阿銀跟土方到底是否是戀人關係,甚至接得上原作他們的關係。

萬事屋是處理委託人棘手的任務的地方,既然這種事土方自己處理不來(其實被送到萬事屋的時候已經發作了好一陣子了吧,辛苦一直跟藥效對抗的副長啦~)沒有打算要自己處理的我家近藤的確會顧及到土方在自家崩潰的話對隊上也不好、(畢竟土方的形象還是要幫他顧一下)隨便扔給什麼不認識的女人也根本就是不負責任的作法(何況還有懷孕的風險、外人傳謠言的風險)外加萬事屋有保密的歷史(阿銀真的不是大嘴巴)所以幾相權衡的確,委託給萬事屋真的是最保險的。

阿銀「所以你們就這樣把你們家副長丟過來了啊
近藤「嘛~都是男人嘛!要敢作敢當喔!不然我會代替十四把你就地正法喔!
阿銀「這麼說的話你就真的是大猩猩囉大猩猩!

所以近藤是大猩猩不是男人XD(誤)

是說如果一切後果由阿銀承擔也的確是總體傷害最小的。
不用賠上土方在自己隊上的形象、不會擔心未來會有女人抱著小小十四敲屯所門、如果事後土方惱羞成怒不用擔心阿銀會被土方幹掉(因為幹不掉XDD)

而、也許我家近藤知道,最瞭解土方的,應該非阿銀莫屬。

以邏輯來說非常完美的契合。
如果我未來真的有興致回頭開寫這篇H....再說吧XD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