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說的話太多,先一個一個來好了

首先,我只看了300,直接看,我大概又好幾個月沒有看連載了。

很久沒有這麼嚴肅地論銀魂了。

 

 

才不久前我寫過這篇([銀土] 芙蓉篇 / 白夜叉的成長),探討現在的銀時與「白夜叉」之間到底成長了多少

當然我因為個人經歷會特別著重面對此類處境時的處理方式,而且按照我過往豐富的收屍(ACG)經驗,我必須說、阿銀處理的方式「非常傳統」。

記得當寶島少年剛開始在台灣出刊的時候,我國一,那時台灣漫畫正在從無版權時代進入版權時代,那一年也是我們學校最後一年的「常態分班」,於是當時班上男生買了我可以順利跟他們借來看。
記得那時我拿到的第一本,就是一位老婆婆在跟一個墨鏡壯男打鬥中不幸身亡的片段,那時我幽白的進度只有單行本第七,完全銜接不上,所以我看完也沒有太多感想。


當時我相信「哀兵必勝」,但是即便是悲憤之下(的腎上腺素)也無法引發實力的話,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也許是對方太強,或者是自己自亂陣腳,所以我當時學到的是「要冷靜」的教訓。

正因為在原作300之前我自己寫了那篇對自家阿銀的成長解釋,也醞釀了自家芙蓉篇的場景三年,所以我才在看300之前對原作的阿銀有了一定的期望。

 

對我自家的角色來說,有這樣的期望並不是第一次。

05年在撰寫DN同人文的時候,其中這一篇(是一系列推理的其中一篇,個人的DN站遺跡由此去)之中,渡爺爺對白月講的話,應該是最能夠表達我想要說的事情。

 

(在目睹應為密室卻是殺手犯案現場,滿是血跡且浸泡在血池的L的景象後,白月與渡爺爺的對話)

 

「那種出血量..龍崎..還活著嗎?
….是殺手的話...可惡!!」
捏緊了手背,月咬牙切齒地說著。
之前明明還悠閒地一起研究家書的,為什麼現在?!

不、更重要的是、他如果可以殺龍崎,就代表殺手已經入侵搜查本部!
月繼續往下推算:如果龍崎倒下,能指揮搜查本部的人還有ワタリ和他。
若殺手知悉此事,那麼兩人就是下一目標!

「ワタリさん,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出殺手、找出他的消息管道 – 看是總部的監視器還是哪裡被他入侵了 - 否則你我都很危險…」


『夜神君,我還沒有放棄龍崎生存的可能性,所以不會丟下龍崎不管。』
意外,老者的語氣很堅定。

「我、我沒有說要丟下他!」
反駁時,月感受到相當深度的猶豫。
不明白自己為什麼這麼篤定殺手已經達到目的,彷彿是來自最純粹、最直接的認知。
「只是、殺手過去不曾失手…只要能知道長相跟名字...」

ワタリ緩緩站起,以悲傷但嚴謹的神色面對月。
龍崎的生死要由專業醫護人員定奪,不是搜查總部的任何一人。
我不像是夜神君這麼相信殺手,我依然相信正義必勝。
And above all,我相信龍崎。』

月突然覺得很諷刺,在此危急的時刻,ワタリ明確指出他跟自己的不同:月折服於殺手的能力,ワタリ則仍然選擇相信身為人的龍崎。

 

 

 

我想我圈紅起來的話語,
可以解釋「為什麼」我對300裡阿銀的舉動是感到非。常。失。望

 

回頭說我前面提到阿銀的處理方式「非常傳統」的地方,因為當年的幽白的幽助,單行本10還11,初次讓我看到寶島連載的內容上,他就正在處理類似的事情。

但是幽助並沒有做錯,他是親眼確認了幻海婆婆的死亡(那是真的死透了沒救了一眼就可以看出來了),然後才狂飆的。
所以我並沒有責怪他「不夠冷靜」。

 

我對300裡的阿銀的失望,來自於他對「表象」的解讀。

 

今天看到地上一大攤血、對方狀似沒有生命反應,是的,應該驚慌,
但是阿銀你今天並不是專業醫護人員,對方是不是死透了你不能輕下判定。
你怎麼可以就在沒有進一步確認的情況下直接把對方的生命力存在的可能抹殺掉,直接認定對方的生死?你哪裡來的權力
哪裡來的專業?

 

 

 

何況這裡是大江戶,是有著天人科技的大江戶,
我敢說醫療技術比現實的我們都還要進步,為什麼這麼輕易地放棄希望?
為什麼不多相信對方一點?

 

而後,發飆中打不過敵人,所以受傷,還在自己的滿身血污之中像一隻青蛙一樣爬著到對方腳邊,然後狀似倒下,作為句點。

 

阿銀啊、今天登勢婆婆要是原本還有救,
被你這樣一攪和也完全沒救了是真的。

 

最有機會第一線去搶救重傷病患的人,先倒下了是怎樣?

為什麼不能忍下敵人全部無聊的挑釁,先把人救走了再說,
何況事後如果要尋仇,相信只要有心,天涯海角絕對都找得到仇人在哪裡。

為什麼就是忍不了那五分鐘?
這樣的你,在我眼中、真的就是根本沒有長大的孩子。

 

 

阿銀、我對你在銀魂300的種種堪稱「不成熟」的作為感到很失望。

 

一直以來,阿銀的處事風格是我很讚賞的。
至少在初期,阿銀在很多場合表達出來的豁達和成熟,都是讓我喜歡上他的主因。

 

現在很明顯像是開倒車回去了,說不傷心、不失望是不可能的。

對300的感想大致上如此。
現在跳脫開來講整體。

 

在300出現之前曾稍微耳聞朋友說「最近銀魂有走回"主線"的嚴肅感」,坦白說,現在動畫確定完結只能靠原作的狀態,聽到這句話我只有滿滿的恐懼。而在看到300之後,那份恐懼更成形了。

 

一直以來,JUMP上的漫畫主角或多或少必須追求強大,於是重要角色的便當就成為主角偶爾必須吃下的養分,這是為了成長所需、為了變得更為強大,所以不得不為的一種安排。

 

但是對銀魂主角來說,他從來不需要(持續性)追求強大。

那麼是到如今才突然走回JUMP的傳統路線是怎麼回事?

 

 

是空知真的不想畫了?

還是故事的最後、結語是空知挖著鼻孔說「啊~因為被說了"偶爾也要嘗試一下傳統路線"於是這麼做了,真無聊哪~」?
如果是這樣我可以原諒他。

 

在已經確認沒有動畫滋潤生活的時刻,不希望連未來動畫再開的最後一絲可能(即原作之持續存在)都抹煞。

 

坦白說,心情、非常沈重。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