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很不適合寫童話風格的東西啊....

 

 

 

 

一日,在幫忙萬事屋跑腿途中,小牛十四路過附近的公園時,看到一隻孤伶伶的飢餓小貓。
心地善良的他停下來想摸索食物,但只掏得出自己每日配給的美奶滋。
『只能給你半瓶喔對不起~』

 


打開瓶蓋,正想擠出來的時候,小牛被人制止。

 

『吃美食,怎麼能不用東西墊著呢?』

 

一個溫柔的聲音接近,拿出雜誌來墊在貓咪面前,然後再引導小牛倒上去。
不過可惜的是貓咪並不領情,嗅了一嗅,便突然跳開、離去。

 

 

『唉呀...好可惜......』
小牛捧起雜誌,處於捨不得又覺得吃下去不妥的尷尬中。

 

『沒關係,就當作獻祭給美奶滋精靈的禮物,祂也會很高興的。』
這個一身黑衣金邊制服還配刀的黑髮男子摸了摸小牛的頭,再十分慷慨地給了他兩瓶美奶滋,催促他在日落前回家。

 

『沒想到......還是有好人的。』
而且知道美奶滋精靈,小牛十四的心裡暖了起來。

 

 

在遇到知悉美奶滋精靈的人之後,小牛十四的運氣似終於好轉。

萬事屋的清掃工作在樓下的老婆婆出言制止素行不良的訪客後比較不複雜;眼鏡兄會在買菜後偷給一點零用金,然後從開春以來一直對任何事務都不耐煩,只是每日盯著月曆上某個大紅圈焦慮的銀髮雇主,大功告成似的在該日期前劃上最後一個X後,拍拍小牛的頭說出「他回來的話,美奶滋的勢力會更無法無天吧?」等他無法理解的話語還多賞他一瓶美奶滋。

 

小牛內心懷抱著『也許會發生奇妙的事』的想法,迎接又一個工作日。

 

「去拿你喜歡吃的然後趕快來結帳吧!」
這天是採購日,萬事屋一行跨入一個日常戰場:超市。
在眼鏡兄的吩咐下,小牛十四提著籃子和零用金奔往調味料區。


『哇~好多!這三瓶......啊、錢不夠......』
被各類不同用途的美奶滋種類迷得眼花撩亂,竟一時猶豫了起來。

 

 

『鮪魚口味的和土司一起買能減價25%,找個人幫你就應該可以買下那三罐。』

善良的路人給予建議,豁然開朗的小牛在道謝時發現,這個人一點都不陌生。
黑制服的黑髮男子對他笑笑,示意他趕快去搶購土司。


不過提起購物籃的小牛十四正要離開時,一種許久未見但又熟悉的氣味突然竄到身邊,危機感令他不由自主地閃至黑髮男子的腿後。

「十四郎!我要這個、買給我!」
搖晃在手上的是一盒草莓牛奶,跟小牛差不多高度的一隻銀捲髮小虎以他霸道的聲音向黑髮男子做要求。

 

『不行!給我放回...盒子上為什麼有血跡?你又抓傷了誰?』
說著就像是要拔刀的黑髮男子很生氣,但是此刻小虎的注意力完全落在其他地方。

 

「我的十四!終於找到你了!>3<」
說著就要撲上小牛,只是在那之前被另一人的黑靴一腳從頭踏下。

 

「混蛋!那最後一罐草莓牛奶是我的!」
黑靴的主人搔著自然捲、接走小虎手上的草莓牛奶時手臂的傷口還滴著血,這才注意到面前站著的人。
「啊、十四提早回來了>3<...耶?拔刀幹什麼?我沒做錯事!」

 

『來得正好!你腳下那隻是你的了!我受夠自然捲了!』
「什麼叫是我的了?難道...十四你身上為什麼都是剛那不明生物的味道?!QAQ 他剛還抓傷我!」
『哼、抓的是你就算了!出差時撿到那隻扔也扔不掉,自然捲都是難纏的傢伙!』
「別怪罪到自然捲!我可是好好收留了我撿到的那隻!」

 

像是夫妻吵架般的兩人這時才注意到小隻們的狀況:被踏在銀時腳下掙扎不停的小虎,和一直緊抓著黑髮男子褲管不放的發抖小牛。

 

『喂、你,叫十四是吧?
  你想回萬事屋跟自然捲一起住嗎?』

雖然黑髮男子的問法有瑕疵,但小牛十四很迅速地搖了頭。

 

 

『那事情就解決了!
  小牛我就帶回去、哪能容得你們自然捲們繼續欺負他、哼!』
黑髮男子把小牛購物籃內的美奶滋倒進自己的籃子裡,抱起小牛從容離去。
『喜歡美奶滋夾土司嗎?走、我們去買~』

 

「喂喂你踩夠了沒有很痛耶!」
終於抓到力道翻身站起的虎銀,本想去追美奶滋組但又被一臉陰沈的銀時牢牢抓住。

 

「看在你也是自然捲的份上給你25字內解釋清楚你跟我家十四是什麼關係(▷д◁)」
「你也一樣!!!」

 

 

趴在黑髮男肩頭遠遠看到這幕的小牛十四不知道該不該感動,小虎銀是為了找自己而追來的嗎?
雖然當初是為了逃開他而到這個世界,可是終於在這個世界看到小虎時竟然又有一點點高興。


好亂、搞不清楚了啦!
不小心煩惱到輕咬上黑髮男肩膀的小牛一會兒才驚覺、道歉。


『沒關係!你不用怕那個裝腔作勢的小子、就算他是虎也不用怕!
  下次如果他欺負你,就狠狠地打回去、聽懂沒?
  我會教你。』

 

 

 

 

小牛十四直到回到新住所,才知道這位黑髮男,是人稱"鬼之副長"的土方十四郎。

 

 

-- 待續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