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魂350訓後續www

不確定寫多短,好難掰OTL

「所以、土方先生要不要對老闆表示點什麼?」

 

 

吐著煙霧只是懶懶地回瞪一眼,土方自知此刻除了沈默只能沈默。

 

當一早發現真選組三巨頭少了自己以外的兩位、並接獲近藤又在假日中出動公務車的消息後,土方心裡也有底:八成是那個"我的嫁天下第一"的武術會的日子了。
下午見近藤無精打采的模樣只好慰問一下,沒料到上司馬上如被戳爆的氣球嚎啕大哭了起來,拼命詢問自己日前的種種舉動可不可悲。
雖然尚是白天,只得叫部下拿酒來行灌醉之法取得寧靜。

 

不過麻煩依舊輪番上門:看來也與往常氣勢不怎相同的總悟將遊戲機記錄的決賽實況錄影畫面拋到面前強迫收看。

『我還要工作要做!給我看女人的影像也不會動搖的!』
什麼覺醒、什麼與現實戰鬥產生的愛!
司儀先生的口才跟想像力也未免誇張到該開除了!


「喔?沒想到土方先生沒有玩遊戲也能看到實體?
   還是說真不愧是前宅男的土方先生,精神領域還處在裂縫之中容易受影響?」
總悟明確觀察到土方的眉間在看到銀時擁著平子說「這是我的女人」時緊了會,於是笑容裡不禁多了一份對土方的挑釁,
「嘛~所以、土方先生要不要對老闆表示點什麼?」

 

不清楚總悟掌握了什麼證據,總之他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
在近藤沈迷時期,僅透過遊戲機畫面看到交往中女性的影像;剛剛能看到銀時與實體大小的女性角色互動,原以為是會場特設的機能,現在看來並非如此。

 

扔下一句「遊戲機還在老闆那裡唷~」,總悟輕巧起身,愉悅地等待又一場可看的好戲。

 

 

『就叫他不要回來了!』
確定總悟離去,土方狠狠地回上一句,內心卻的確拋不開銀時和那個女孩進入賓館房間的影像。
就算知道那是遊戲、是想像,是潛意識的投射,還是無法不在意它表現出來的形式,與銀時曾經對自己的言行、承諾中有多大的出入。

 

過去兩人關係數度風雨,幾乎每一回都是在銀時的解說和保證,外加秉持公正精神的自己寬容下才得以過渡。
這回內心的翻騰、與其說是嫉妒或領域(?)受到侵犯之危機感等土方自認完全不熟悉的心理作祟,他認定更像是在等待銀時本人要如何自圓其說。

 

『哼!你最好有膽來見我!』

 

-- 待續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