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程有點出乎意料之外,來看看這會狂飆去哪吧~

 

這是阿銀「沒救了」的路線(啥)

啊對、雖然我好像吐了最近某結尾動畫的結局,請不要誤會,我並沒有看該動畫,我真的是中立的ww

 

「拜託!是土方先生的話、一定能理解的!」

 

看著對方把腰彎得那麼低,任何形式上的拒絕、推託話語也會因此緩下來,就算那是人人敬畏的鬼之副長土方十四郎的話語。

 

 

土方的期望落空了。
將近一個禮拜,不但沒有看到某個自然捲負荊請罪,甚至巡邏時也不見人影、一點訊息都沒。

是真的如近藤、總悟所說,換銀時沈迷於二次元世界無法自拔?
用金融的講法就是替眾人還債然後自己宣告破產、好一個捨身覺醒解救宅男結果自己墜入深淵的路線啊!

 

土方雖然想過要找個時間去萬事屋嘲笑一下銀時,把過往受過的氣趁機加倍奉送,行動上卻遲遲未定。
『只是太忙了...而且我比較有風度!』地這樣安撫著自己到好不容易靜下,卻在一日下午收到部下通報:有萬事屋的客人來訪。

是自然捲的話鐵定翻牆才不會走正門,對此已經心裡有底的土方正確地推斷出在會議室等著的人不是銀時,而是新八。

 

「拜託!是土方先生的話、一定能理解的!」
與其說是低聲下氣,不如說是已經篤定土方非幫忙不可,新八迅速報上這一週來的發展。

 

大會結束後,在競賽中站上頂點的銀時發現他面臨了最棘手的狀態。
明明是能讓人認知到再怎樣的神調教都是反映了對現實的絕望,本來也應該破解的幻象竟仍糾纏在身邊,令銀時不知如何是好。
情況好像回復到尚未調教平子的時期,而且更為嚴重:銀時往往一覺"醒"來發現人正在廚房裡燒熱水煮拉麵,而桌上滿是等著下鍋的食材。
開頭幾日銀時還算有自己的意識,在新八提及要不要找土方時強烈拒絕,聲明「現在還沒有心力應付到那邊去」。

儘管已經看不見平子,自知是事件起因的新八不愧是道場繼承人,自覺需負起責任。
然途中新八回到家隨即被阿妙以觀察為由隔離監禁數日,確定他並非是喬裝後才被釋放出來,等他再度回到萬事屋時,驚覺大事已不妙。

 

說著要去找傳說中的天人彩虹辣椒來研發店內究極拉麵的銀時,怎看都是把好端端(?)的戀愛遊戲玩成了拉麵店經營遊戲。
諷刺的是沈溺在遊戲世界的銀時,反而辛勤得像是奮發向上的好青年。
新八一人攔不住雇主又搶機失敗而想求援時,幾日來都在幫忙試吃各類口味拉麵的神樂,早已經摩拳擦掌同意將萬事屋銀時改為萬事苦樂軒來統一大江戶了。

「土方先生,這種感覺您曾經熟悉過,就是您被妖刀憑依的時候...
   阿銀這種狀況恐怕也只有請您出面協助才能解除了!」
新八小心地選擇用詞,幾次與土方打交道的他,逐漸學會哪些話比較不會刺激(?)到土方的拒絕神經。
「阿銀已經放話說要一年內擴張店面一百間,這樣不眠不休下去會出人命的啊!」


是對現實中的事業不滿,所以創造出了巨大的幻象來滿足?
不、銀時絕對不是這樣的人。
所以、是真的被附身了吧?
還打算跟用想像創造出來的安慰性女角一起開店?自然捲的腦袋真的一點自我都沒剩下了嗎?

 

『用現實對抗幻想嗎?哼、』
將部下送來的茶餅淋上滿滿的美奶滋,土方的聲音裡壓抑著即將爆發的自信,
『我會讓他見識到什麼才是現實的夢幻料理的!』

 

 

 

-- 待續

 

(新八內心OS:「土方先生,您的方向好像錯誤了=﹃=」)

 

(作者內心OS:「竟然有(中)?!」)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