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進度一直卡住。

於是這篇還是不能完結XD(多跑了預訂)

 

然後土方生日快樂///

 

在真選組屯所住下的小牛,覺得完全到了新世界。

 

入住當天就表明想要工作的小牛總是不被當一回事:被叫近藤老大的大猩猩摸頭說可愛抱著玩丟高高,或者是被頭上戴著眼罩的褐髮娃娃臉青年拿金屬筒狀物追擊,然後再被暴跳如雷的黑髮男子搶下解救。

 

「保護得這麼周到...土方先生終於有母親的自覺了嗎?」
『什麼跟什麼!你對客人的態度才應該檢討!』

 

亂局待夜晚向出入房間頻繁的羽毛拍先生搶下端茶水的工作才稍微安心。
『我等等就會睡了,你先鋪床。』

乖順地按照指示鋪完兩人的床,小牛卻選擇依偎到男子身邊,看著勞碌命的黑髮男子在處理大小事務中還不忘對自己的關懷,身為孤兒的他內心湧現一種從來沒有的情感。

 

『好像媽媽,好香......』
然後,就這樣安心睡著了。
當晚小牛夢見跟著他在美奶滋樂園裡搭乘マヨ碰碰車,在マヨ之海幸福地漂浮。

 

 

在屯所的生活與小牛十四過往經歷的牧場生活完全不同。
早上先隨土方晨練,待土方辦公時便隨羽毛拍先生見習;有時下午隨土方去巡邏,看他跟自己的前雇主吵架;或者是被大猩猩拎去一間有很多大姊姊的店被稱讚很可愛,再隨著被其中一位大姊姊打得鼻青臉腫的大猩猩回屯所。

 

日子雖然平和、周圍人都對自己很和善,小牛十四卻仍覺得內心有些失落。

 

『這地方,聽不到風的聲音呢。』
沒來由地,思念起被自己拋下的牧場同伴、可以親近草地、森林的日子。
還有,習慣吵吵鬧鬧不甘寂寞的虎銀總會把大家都聚集在一起......

『哼!才沒在想他呢!』
小牛嘟了嘴,試圖完全不去想自從入住屯所之後就沒看到虎銀的事情。

 

 

 

「你們來的世界是什麼樣子?」
羽毛拍先生親切地遞給小牛紅豆麵包,招呼他在堤防邊坐下。

 

小牛說了一會兒便因為思鄉而消沈起來,慌得羽毛拍先生是努力解釋,
「因為你的同伴總是只說著你的事情,其他都沒說啊!」

 

虎銀掉落到這個世界時,恰逢正在將軍避暑別墅的真選組。
一開始他被懷疑是刺客,中途又被將軍的妹妹擅自抱去收養引起大騷動。
而當被問及來此目的、原屬居住地時,都只回答與小牛十四相關的情報,
「我是來找我的十四的!」

 

『我、我不是他的!只是在他家的牧場工作...』
「是喔?這樣的話就說得通了。」

 

羽毛拍先生說一開始虎銀固執得不肯從任何人手裡進食,包括公主。
寧願餓肚子也聲稱「我只吃十四給的食物!」,希望眾人幫他找到小牛。
當然真選組不可能分出這等人力進行搜尋,所幸眾人馬上發現虎銀對鬼之副長土方釋出濃厚善意,於是在公主的堅持下,由土方暫時看守虎銀。

 

『才...沒有......』
小牛十四回想過去在牧場上與虎銀的點點滴滴,慌亂地發現盡是他摸取自己做的食物的印象。
難道虎銀會一直在等自己做餐點給他?
距離上回在超市的不期而遇已經數週,雖然在這世界,虎銀應該不需要為了保護牧場而跟其他動物打架,但...

 

小牛十四至此驚覺自己到底拋下了什麼。

『幫、幫我!』
「咦??」
『我需要牛奶!很多!』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