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有正統的兩年後篇章的同人了XD

上回寫的是啥啦(哭)

『唔......真糟糕......』

 

半睜著眼,初步判定周圍沒有需要立刻移動的危機之後,土方緩緩吐氣,想把混亂成一團的思緒理清,不過腦內最鮮明的影像盡是不願回想起的不堪。

 

會被總悟的行為打動也未免太......一定是因為他提到美奶滋蓋飯的關係......

但十五郎是什麼啊可惡!!
怎麼會那麼輕易地落入陷阱?崩壞的速度和程度完全不落人後啊!

實在是......

 

「真的很糟糕哪~
  如果最後新八沒有卯起來打倒疙瘩,阿銀我可不知道能不能對十四下那麼重的手呢~」

 

闖入視線的,是自然捲笑得很詭異的臉。
他拿著杯子在旁邊坐下,因杯內熱氣瞇起的紅眼讓人抓不準意圖。

 

 

『你!你都...?』
「看得一清二楚、鉅細靡遺喔~
  十五郎很可愛嘛!原來十四想要那樣的孩子啊?」

 

再一次,加深的笑意。
雖然是躺著,土方覺得背毛豎了一片。

 

『並沒有!我是、不會有家庭的......』
鬧劇中最無法面對的片段還被最不想要知情的對象全盤掌握,就算知道是被迷惑了也不會因此原諒自己的土方一下子不知所措了起來。
想爬起才發現自己睡在陌生的床上,房內是簡潔的擺設,大概是銀時找了附近的旅館先安置了。

 

「這麼說就太傷人的心囉~阿銀我收的孩子不都很可愛嘛?」
對於戀人究竟能對他人心軟到什麼地步,當時只是抱著有趣的心理旁觀。
在土方拒絕阿妙的迷惑時還短暫地高興了一下,接著卻立刻接受孩子的存在還取名之後,銀時的心情馬上變得哭笑不得。

 

『那、不一樣......』
想辯駁血緣與否並不會造就差異,但土方也不禁質疑起自己內心深處還以為這輩子能過"平凡日子"?
不過土方似乎沒有發現,這種回答聽在銀時耳裡,是意味著土方並沒有直言拒絕與他組成家庭。

 

「不過、要是我跟十四的孩子是那樣的直髮,阿銀我可是很樂意的。」
於是愉悅地看戀人的秀眉因此皺得更緊了,銀時笑笑決定打斷他的胡思亂想:把水杯遞給土方督促他喝完後收走。

 

『那只是疣的幻象、一點都不真實!
  話說你為什麼沒事?果然是因為太廢柴所以連疣都看不上你?』
不想再隨著自然捲的話題起舞,土方總算找到最有力的立場狠狠反擊回去。

 

「完全不對吧十四~
  放長假回來發現被大家拋棄了之後,阿銀我可是馬上振作起來努力裝傻演戲想融入大家。
  結果阿銀我難得這麼上進卻沒被疣認同可是很受傷的呢!」
雖然如果自己也被入侵,故事就要改寫了,但內心更多的是啼笑皆非的不平衡感。

 

『噗—』
土方不禁笑出來,銀時的語氣其實並沒有刻意的哀怨,自己一瞬卻覺得被疣嫌棄的他很活該的...可愛?
『既然如此你就繼續"長進"下去看看會不會變成疣啊!到時我可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的。』

 

「那我就不客氣了 きゃー(♥´д`♥)」
沒想到竟然能看到戀人超難得的笑容,就算本來還真的被疣或是土方的選擇啥的打擊到的鬱悶心情也突然一掃而空。

銀時拋下手邊的雜事神速奔回床鋪、三兩下將原本整齊的衣物脫到"STAND BY"的狀態。
土方根本來不及反應,本能性想退開卻碰上牆壁的時候才發現自己身上只剩下貼身衣物,而、另一邊是蓄勢待發的自然捲。

 

 

「所以就請十四好好地讓我長進吧~
  說好了兩年份喔~ (*´Д`*)´`ァ,、ァ ❤」

 

 

『等等!不要在這種地方有上進心!(▷д◁)o彡゚ 』

 

 

-- 完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