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感傷(喂)

 

曾經、

晚上熱門時段同時間ALERT跳出四、五窗生放送,

左看右看都是手心手背的肉,搞得要錄音也不是要消音也不是,只好約好了不同本命的朋友各自把自家的顧好了再來檔案交流,

「你才五窗?我這裡八窗^q^」

那是現在才加入的人難以想像的盛況。

 

 

生放送的魅力何在?

我自己的感受,是娛樂者(翻唱歌手)與聽眾間的無距離。

 

可以期待打招呼時,他會回應。

期待說「今天我生日」,他會祝福、甚至接受點歌。

期待一起看恐怖電影,聽他安慰或說感想。

期待看生放主怎麼破壞自己的形象(笑)

期待出各種難題看生放主怎麼應對

 

也許,生放主今天會開鏡頭、

也許他會讓大家看到手、臉、頭髮、房間的一部份、寵物、最喜歡的玩偶,

也許他會秀出在LIVE收到的禮物、會唸出卡片上的內容,會試用/食用收到的愛心食品。

也許他會拿起樂器為大家演奏、生歌、找尋下一首可以上傳的歌曲,

也許徵求觀眾的協助一起來寫替換歌歌詞。

 

 

這些生放送所造成的期待,是我覺得翻唱歌手與一般商業歌手間的最大差異。

 

因為他們可以在個人意願內做出想要的事情(此論大部分開窗時候),所以像是PKT曾經的形象破壞窗(聖誕樹搞笑),顯得很親切。

就算知道生放送有其「表演性質」,還是會因為生放送的內容而逐漸為翻唱歌手們除了「歌聲」的愛之外,

也愛上他們的「個性」,愛上這個「人」(而不見得是偶像崇拜)。

 

 

然而這些「好康的」,在翻唱歌手們逐漸因為生活重心改變、人生規劃,或者是真正出道、受到事務所保護後,數量開始減少。

就某種層面來說,盛況不再。

只留下我們這些極其幸運能躬逢其盛的人緬懷。

 

 

我會一直記得amu舉辦的歌手盃俄羅斯方塊大賽,見證那些歌手們在談笑間用方塊絕地大反攻的魔術打法。

我會一直記得阿五曾經一晚到處串門子到幾乎天亮,那時他怎麼跑都有朋友家的窗可以呆。

我會一直記得PKT的聖誕樹裝跟屁股裝、記得海斗的插棒遊戲和他絕妙的配音、記得咪醬的恐怖電影窗和各種短片欣賞窗、記得阿五的こまらじ、

 

最後,我會很不想說的(因為覺得說出來就看不到了),

我想我會一直記得阿蓮家曾有的熱鬧景象:七、八位直接間接因為阿蓮而認識的翻唱歌手,在他家做料理、打麻將、玩遊戲、比腕力、各種搞笑、一路生歌卡啦OK到天亮。

 

我在追的時候就知道這些有一天一定會消失,我只能把握現在。

然而想想「有一天」其實已經近得令人恐懼,像是現在。

 

 

當然,新的翻唱歌手會崛起,繼續用自己風格帶領生放送培養觀眾/聽眾,

我所懷念的也許只是,那些曾經讓我ALERT生放窗跳得目不暇給的夜晚罷了。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