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不鎖慢慢發.......

楔子

即將破曉。
歌舞伎町燈紅酒綠中的某間全暗小公寓房間裡突然閃出強烈白光,
然後熄滅。

接著是一名男子的低聲慘叫。

「啊哇哇...糟了!你、你什麼都沒看見...
  欸?先暈過去了?有那麼舒服嗎?
  啊嘛、沒被發現就好。」

不久,從公寓門走出一位銀白髮色的青年,對著尚未散發出熱度的朝陽打個哈欠搔了搔自然捲,

「唉、再怎麼討厭突發還是得上工哪!
  天使真不好當!」

青年自十四樓的高度,縱身跳下。

 

 


 


 
「土方先生,你今晚又用塔羅牌誤導了多少少女?」
褐髮娃娃臉的青年表情狀似親切,說出來的話可截然不同。

『我的顧客OL居多,判斷力與少女截然不同。
  何況要說誤導是沖田先生那邊的吧?解夢大師?』
土方用手梳了被門口微風吹亂的瀏海,吸引了些仍駐留於店門口的小姐們的目光,不過本人毫無自覺。
「嘛嘛~今晚不要也以吵架收場哪!
  等等要不要一起喝一杯?」
進行午夜收店作業的店長近藤慣常性地打圓場,對他來說兩人都是鎮店之寶,常是來店客人指定的雙占卜師。
若兩人默契不好,對結果也會有所影響。

『不了老大,今晚我想早點回去,這幾天沒睡好。』
土方按了微痛的太陽穴,企圖怪罪到平時造成失眠的罪魁禍首。
不過他自己明白,這回不是那個自然捲的問題。
話說又一陣子不見那傢伙了......


「多串君~幫你送宵夜來囉!」
走上兩條街,迎面而來的是笑意滿盈的銀捲髮男子,從打扮看來是剛下班的牛郎:廉價的西裝和些微的酒味。
他遞給土方一個冒著熱氣的紙包,很理所當然地和土方並肩走在一起。

『我沒說我要...』
「是你愛的美奶滋夾可樂餅喔~快趁融化前吃了吧!」

總是...被自然捲洞悉先機,土方沒好氣地瞪了銀髮男子一眼,
『坂田銀時,今晚你睡沙發。』

「耶?食物攻勢竟然沒效?」
『從來就沒管用過!』
說著像是違心之論,土方帶著點不甘心咬下充滿熱度和香氣的愛心宵夜。
到底是怎麼會跟這個黏人的銀髮牛郎糾纏在一起的,從開頭就是筆爛賬。
同在歌舞伎町工作,占卜師和牛郎唯一的共同點只有下班時間。

銀捲毛從某天開始固定出現在某些點慢慢滲入自己所知的生活領域,而他也在自己表明『討厭牛郎』的發言後仍是不溫不火地繼續。
然後,在某個沒防備的時間被搭上,就再也推不開了。

仔細想想,自己對這個人,除了姓氏、食物和....以外,幾乎一無所知嘛!雖然一半也是自己沒問的關係......
得出灰心結論的土方啃完舔淨了袋內的美奶滋,領著銀時進自己公寓。
 

「每次看你能住在這裡就覺得很不可思議,一般人都會內心發毛的。」

此處位於高級公寓的十四樓,原本以土方的薪水應該是住不起的地方,
卻是事故屋。當初土方看在地點方便,價格低得可以接受便以『我不怕』為由承租下來。
也許是運氣好、氣場強,幾個月下來也平安無事。

『你就算看到怪東西也不用跟我講。』
土方已經換好睡衣,對著進門後就輕鬆得彷如進入自家開始打理採買物的銀時說著,並亮了手上的牙刷,
『我要進行儀式,不准打擾。』

「是是~」
打從第一次得知土方有這習慣就覺得他可愛斃了。
銀時燦笑著揮手,轉身繼續清理冰箱。

說是"儀式",就真的只是刷牙而已。
差異在土方會刷得很仔細、刷出很多泡沫,然後吐在洗手槽內觀察,
謂之泡沫占卜。

這世上有人用茶葉用咖啡渣,用各種千奇百怪的物品來設法窺探未來,
泡沫應該算是比較不奇怪的一種吧?

「怎麼了?今天看得特別久?」
『沒事。出現新圖案需要時間解讀而已。』

令土方困擾的不只是牙齦連續幾日出血妝點了泡沫,而是整體的卦象讓他不明由地不安起來。
『我先用浴室,沒意見吧?』

「儘管用吧!反正我也要走了~」
銀時表露出深刻的無奈,亮出過時的BB。CALL。
「臨時有個舊客戶非得指名我~」

『哼!看來你想的脫身藉口還真不是每次靈驗。』
最初會搭在一起,也是銀時有求於土方,說是有討厭的客戶不想接,
就以「另外被指名出場」為由躲來土方這裡。

「它能為我擋住八成就已經夠感激的啦!」
湊近土方、在唇上偷吻後在被打之前輕巧地溜出廚房,飄到玄關上,
被一句『你別給我回來了!』送出門,關上。

「怪東西啊......」
若有所思地在門關上後朝"屋內"定定地看著,銀時神色轉嚴肅。
「越來越嚴重了,不處理不行哪!
  上次叫阿桂幫我,結果是查去哪裡了?真是!」

廊上的銀髮男子並未往電梯方向,而是毫不猶豫地踏向牆,下一步踩出了水泥的範圍,一躍、消失在十四樓的夜空中。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