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快跳過來!」



如夢初醒的土方,眼前同一個銀髮青年正對自己大吼。



踏步、起腳,不管兩人間的鴻溝擴展到理論上不可能跨越的地步。
看向青年的紅色瞳仁時,土方突然想起自己曾經對這人的信賴。



用盡全力才得以勾上銀髮青年伸出的手,但同一瞬間,手臂上的劇痛令土方大叫不已。
嗆鼻的窒息感、暈眩、熱度全部回沖了上來,土方開始猛咳,牽動身上更多的痛處和感受。




「回來了嗎?土方?」
緊擁住自己的自然捲把傷口抓得更痛,土方本能性想反抗,這才發現自己雙手仍被綁縛在背後,為什麼?



不能行動、傷口、火場……銀時?



「別動!出去再說!」
看起來頗狼狽的自然捲將自己打橫抱起,以他的身體為自己隔開火焰和
輻射熱。火場明明很暗,他卻似乎把出路看得很清楚,沿路咒罵著什麼、踹開障礙物一路上去。



這個男人,什麼時候這麼可靠了?
不管了、你來了就好…..



「忍著點!再一下……」
被最後一道關卡 — 鐵門 — 阻隔的時候,以肩膀撞了幾下卻徒勞無功的笨拙模樣讓土方想笑,在下一個不小心碰到金屬時為它的高溫詫異。




這溫度會燙傷的,你不痛嗎?銀時?




世界在巨響之後開闊起來,強光和冷風大量灌入與之前完全不同的訊息,一時土方的思緒全被淨空,分辨不出東南西北紅豆或美奶滋。

銀時懷抱的溫度、附近的人的騷動一下子飄得好遠、好遠…….





「十四、十四!聽我說!
還記得有一次我在旅館拿出的潤滑劑嗎?
你嫌那個草莓香味太重,
我答應你下次潤滑劑用美奶滋口味的好不好?」






什….?





「還有還有!
你一直想要試試看的小手馬鞭我買到了!
說好了要來綑綁PLAY的~」






我明明嚴正拒絕了……






「啊對!那款特製皮環的Love Chair!
我終於等到店家降價了!
我會用我一個月的薪水買下來送給十四當生日禮物!
這樣以後可以一晚換十種體位十四都不會累的!」





喂喂不要胡說八道……我才沒要那種東西!
你、你這個稱讚不得的混漲自然捲….







『混、蛋……不要再說了!打你喔……』

真正使力了才發現綁縛已經被撤下,自己的手正被銀時緊緊握住。
搖晃的視線顯示是在顛簸的救護車內,旁邊的護理人員已經在幫自己伸張正義:吼著「不要妨礙急救」、「別讓病人激動」數度撞開自然捲,就差也幫他打一針鎮定劑。





「沒事了,就這樣緊緊抓住我就好了。」


銀時綻出很勉強的笑容,他看來非常疲倦,好像隨時會崩潰倒下。
眼神裡卻是相當滿足的,這令土方不解,可他也沒力氣提問。



強烈的一晃一頓,救護車停下、後門打開。
銀時被護理人員推到一旁,消失在視線裡。



「好好抓住這個世界吧……」



隱約地,聽見他的聲音這麼說。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