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送土方被送進急診室、確定安全後,這麼多年以來第一次感到"虛脫"的銀時掙扎著在旁邊的椅子坐下。"假髮、假髮"地叫了幾聲,直到開不了口。

好累喔!老師!
當守護天使都要這麼累嗎?

銀時嘴邊是自問自答後的笑,閉眼靠上牆停止吸氣的模樣若是人類能見,定會趕快把他也送去電擊急救。

一陣。





「他……交給你了。」


「嗯、放心吧!銀。
……這次,希望你回得來。」







 
在過往的記憶裡浮沈了很久,反覆於那些不願回顧的悲傷。
幾度、土方繞著想逃避,最終睜開眼,看著不認識的天花板感到異常孤寂。

工作上的同僚、友人甚至是較常光臨的客戶都來探望,病房裡滿是鮮花及探病用花籃甚至手寫信件,但它們都沒能填補土方內心的空虛。






銀時,下落不明。




醒來第一件事就是詢問醫護人員,僅證實銀時並未入院,在自己昏睡途中也不曾出現在訪客名單中。

彷彿人間蒸發、彷彿他從來不存在。
焦慮轉為哀傷、轉為無法獲得答案的憤怒,然後被心中毫無底限的坑洞吞噬了一切。



直到一名不認識、怪裡怪氣的長髮青年來訪。
他巧妙地支開所有醫護人員,甚至是隔壁病床的病人及家屬,只剩下兩人。




「你好,我是<綜合果汁武士>,我帶來我的創作,目前到9-3。
有空的時候看看松子可以讓傷口迅速痊癒!松子無所不能的。」
再度自我介紹為桂的青年,在病床旁正襟危坐。




「你願意聽一個故事嗎?主人公是個銀髮自然捲的故事。」



 
故事如何起點並不重要,如同夢境總是半路切入。


在同一老師教導下的三個好友,在選擇職涯時都走了不同路線。
曾經堅定說不會走上與老師同一條路的銀髮青年,愛上了一個黑髮青年,並為他做了許多不曾有的改變。



說巧不巧,這名黑髮青年在幼時受惠於那位老師。
當銀髮青年得知時只是淡淡地笑笑,畢竟這種緣分可遇不可求。



銀髮青年的工作常會招來許多危險,他瞞著黑髮青年很多事情其實是為了保護他,可惜在無法解釋下,兩人之間的距離擴大了。



然後,黑髮青年陷入了危險。
雖然肇因並非是銀髮青年與他危險的工作,而是來自黑髮青年更早以前的因緣際會,稍晚趕到來解圍的銀髮青年依舊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他走上了與逝去的老師一樣的路。
那條為了堅持原則、保護認為該保護的人,而不惜被降級、奪走能力和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記憶的路。




『所以銀時的工作是?』
「以人類的話來說,應該是天使一類的存在吧?」




很像是在現實中難以理解的概念,在桂的解說下竟然變得很理所當然。
銀髮的天使……對自己來說的確是的。



「啊、抱歉這麼晚才說真正的自我介紹:我是負責這區的死神,桂小太郎。」
『咦咦咦咦?!你是認真的?』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