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土吧上對於「為什麼要寫同人文」的回應

 

 

 

OOC我總覺得是個很大的帽子,怎麼扣都可以,其實。

再怎麼小心設定模擬,總會開始跟原作有了距離,更有時候原作的設定是在自己做完設定之後才冒出來的(我家的話差異最大的莫過於松陽老師的個性,我設定好幾年後,空知自家的松陽老師設定才出現),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我寫文最根本是希望彌補自己內心的遺憾。
「啊、應該可以這樣走下去的」這樣下去,所以可能沒有「開始」但是一定會有「結束」、「畢業」,那代表了自己對於這對孩子已經有了交代,「這就是媽要你們經歷的過程、而你們能夠在這樣的過程中成長、到最後不管面對什麼都能安然通過。」

更 多時候我是因為看到了「結尾」,疑惑它的成因中,開始寫文、去瞭解/創造「以前的他們是發生什麼事情?」等到角色的一些細微設定慢慢成形之後,「我家的銀 時會這樣、絕對不敢這樣」「我家的土方是這樣看世界的,他會這樣做」,寫文、看到畫面的難度會降低、會變得比較容易。所以我家的銀時喜歡火柴(因為松陽老 師)、我家的土方原先不是MAYORA(因為三葉)等等的設定是這樣來的。

不管怎樣設定、衍伸,最終,還是要對得起自己、對得起角色。
這是我的原則,我也一直在努力實踐它。

也希望,在我寫完銀土畢業文(代號芙蓉篇)時,孩子們能對我說「謝謝,不虛此行。」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